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182,532
  • 关注人气:285,6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BEFORE THE DARKNESS(连载九)by小E

(2006-08-27 22:00:28)
分类: 原创故事
 

BEFORE <wbr>THE <wbr>DARKNESS(连载九)by小E

 

第二天,他把那个白痴船长放了,下床伸了个懒腰。如果说在N7-143上有什么比较舒服的地方,那就只有船长的舱室了。
“你是谁?”船长站在厄尔的身后,手中镭射炮的炮口对准了老王的头,“你是什么?”
厄尔也懒得转过身去,因为船长会说“别动”。但是这艘船的原主人其实是在假装镇定,以十有八九猜到厄尔身份的人心里可以说是没了底。关于“操控者”的书实在太多,而且它们简直把金星人捧上了天,“操控者”的不可战胜性让所有人的心里都打造好了一块碑,上面刻着对金星人的无穷恐惧和无尽敌意。但是这一次。自己身后的那个白痴错了,厄尔·王不是金星人。
他迅雷不及掩耳地夺下船长手中的武器并在一秒钟内将它变成了废铁,“现在我们可以谈谈,和平地,”他说,“N7-143是我的了,你被解雇了。”
已不再是船长的船长点点头,退到墙边,重复着那个问题,“你,你是什么?”
无际的黑暗就在那人心里,很好。这是第一步,标准程序的重要一步:让你的猎物恐惧。下一步就应该把他给杀了,但厄尔和他的同类不一样,他是人变的,所以有人性,他把那个人放了。
N7-143已经停留了很久很久,等得不耐烦的人大喊大叫着,很有耐心的或已经没有力气不耐烦的人们静静等待着,飞船的驾驶舱没有人进得去,因为需要DNA鉴定和密码,而且也没几个人懂得开船;孩子们很天真地追逐玩耍……原船长与他的同伙叫特尔的会合了,两个人开始把堆积在垃圾场的尸体扔出去。被雷射麻醉光击中的船,所有动力系统都已全部失灵,好比一团破铜烂铁。但能源还是有的,所得做的就是修理,而且得人手修理,这就是今天这个世界上技工仍然存在的原因。不消说船上的机械人都报销了,但会修理船的人没几个,尽管只需修理好引擎等动力系统,让飞船走就行。厄尔算了算,船长、特尔、一些难民和自己一起干,至少也要一百个小时。
两个小时后,一艘国民警卫船降了下来,什么都没说便伸出脱钩来钩住N7-143。当N7-143开始移动的时候,厄尔·王满足地笑了。
 
为了不被地月雷达和探测器找到,五大舰队的所有船只都具有隐形能力,能量盾全朝着地月方向。太阳能面板全部打开以吸收足够的能量来打仗,舰队呈分散队形为的就是不浪费太阳能。星际入侵战,除了钱,能量是最为宝贵的,这一点火星舰队明显处于劣势。但过了航程的一半距离后,它们会分散,当然是不想引起任何的注意。带上伪装变成星际旅游船零散地降在地球和月球的旅游区上。另一方面,火星的通讯基地则不停地向其余八大行星及其卫星发送友好信号,做着它们一直都在做的事。
不过不是全部的地面通讯人员都在为入侵作掩护,熬了近百个小时的人自然去睡觉,还有其他的一些在玩闲余游戏,也有逛奥林匹斯山之类似地方的,但像井上这样在空余时间里偷偷向冥王星询问关于不明物体的情况的人应该不多。上校冒着很大的风险,一旦被查到,不仅仅是处分那么简单,他是会受极刑的。用麦克卡蒙的话说就是,在火星人生死攸关的点上,居然不以最高宗旨为火星服务,罪行是背叛!
上校不想管这么多,凭自己的直觉他充分感觉到冥王星人的信息比火星的利益更加重要,因为这东西关系着整个太阳系,他不可掉以轻心。如果说这么做是错的话,那么上帝的眼睛肯定是瞎的。于是他决定赌一把,扔出了自己的色子。
他发出了一连串询问信息,主要是询问不明物体的其它具体情况和最新状况,当然采用了自己刚从冥王星人和佛雷德里克那里学到的伪装技术。做完这些之后,他关掉计算机,来到走廊,观看外面的风景最好的地方。透过玻璃,他看见一个文明如何将红色变成绿色的全部过程,这让他感到欣慰。火星与地球打了几十年的战,当然迄今为止都是些小打小闹,但改造是从来没有停止过的。感谢杰克·威廉森,他创造了“改造”这一词。井上认为,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所做过的最漂亮的举动。改造,不仅仅意味着一个新地球的诞生,人类外星殖民技术的成熟化,它还是一个标志,标志着人类不再幼稚,因为这是一个有创造力量的种族,而且可以将这种创造力量发展到整个宇宙。但是弱智仍然是存在的,为了一些利益毁灭创造力量的人。“为了全火星”的口号好像很有正义感,但上校认为,麦克卡蒙只是想多要点地图罢了。战争,好像都总跟这些玩意儿有关系,新地图上的新东西,至少是值钱的东西。
火星,不是殖民化最好的地方,但它会是太阳系绿化得最好的地方。人类现在生活在玻璃罩的防护内,但总有那么一天,会有鸟在空中飞翔,真正的天空,而不是玻璃罩修得很高很高的那一种。大气层,比地球更鲜亮,有气候变化,有海风,有很多很多……大约再等上一百年罢。
井上的心从来都是美丽的,上将说要这样保持下去,“这不是特殊,”吉米说,“这是在证明即使是在最邪恶的地方,最黑暗的年代,也总存在着希望。”听上去,井上像个天使,他的父母常这样跟他说:“你会是美丽的,像天使一样。”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吧,好像并不太遥远。
“机器人”多吉特无声息地走过来,递给井上一份文件,将宁静的美妙感觉杀了个精光,“这是地球的最新资料,伦敦发生了暴动,导火线是‘爱因斯坦’大学,那里从来都不稳定。甚至还传来那里有金星人入侵的信息。首长认为那里是进攻的最佳地方,一旦月球沦陷,伦敦就是切入点。”
井上随随便便“哦”了一声,接过文件转身走向自己办公室。月球的沦陷将是必然,地月之间从来战火不断,月球有难,地球不会搭理,更何况五大舰队要搞的是暗袭。但金星人入侵听上去怎么都像无稽之谈,原因是金星人甚至没有获准建造太空基地呢,他们连一艘太空船都没有,怎么入侵?除非有时空穿梭机。对这些,井上见怪不怪,他打开光脑,真正关心的东西将在几个小时后出现。
 
那个女人肯定是个医生,因为在她帮助下小冷现在就可以爬起来到处走了。这艘船并不大,但足以容纳两间起居室,一间客厅,一间厨房和一间厕所。冷自永还发现,这个女人是少有的全能者,会做很多事情,打扫卫生、医疗术、绘画,还有弹琴甚至还会做饭。而当今世界上,会拿枪的一般是不会有什么厨艺的,炒菜不错的应该是厨师。他们互通了姓名,她叫薇安·德克塞尔,是在海底出生的进化人(但她没有告诉冷她是什么进化人,小冷也懒得问),在亚特兰蒂斯二号毁灭之前一直生活在那里,对艺术有特别的爱好。而她随随便便就猜出了伦敦暴动的导火线很可能就是小冷,原因是:“太简单了,不要命的逃跑方式,只有遇上鬼了的人才会这样做。而且冷自永这个名字现在在整个欧洲都传遍了。”她笑了笑,“估计现在整个伦敦时都在通缉你这个小子。不过别担心,你现在很安全。”
那也不见得。“对了,你有听说过一个叫厄尔·王的人么?”
薇安摇了摇头,“他是谁?你亲戚么?”
冷自永差点气晕过去,“他妈的,伦敦暴动真正的导火线应该是他才对,这个混蛋还真会隐藏!如果我告诉你他有可能是个操控者呢?”
薇安笑了,她笑得很好看,这让小冷自然而然想到维多利亚·坎顿,她也是一个很爱笑的姑娘,而且让他感到有些不自在(这可能就是小说中的“丝丝爱意”吧)。“你在发梦吧?”薇安说,“金星人会跑到地球来?”
“我知道这很幼稚,”小冷搔了搔头,“你且先不管他是怎么来的,听我说……”
一段很长很长的故事,配合混乱的天空交通,还有不时冒出来的火光,总让人感觉极不自在。现在他们早离开伦敦了,但不消说,暴动会牵动整个欧洲的。很难想象,不过是一个大学出事,怎么可能引起这么大的效应。也许蝴蝶效应一说还算不太假,再加上现在的地球本来就已经足够混乱了,有很多人还巴不得来这么一次暴动哩,他们蠢蠢欲动,多年的等待终于有了回报,于是联邦警察出动了,以暴治暴,越治越暴。
冷自永是一口气说完的,他吃惊地发现他竟然不需要喝上一口水。
德克塞尔也很吃惊,没有人会对操控者不熟悉,所以冷自永口中的所有迹象都指出厄尔·王是操控者。她稍稍想了一会儿,突然问道:“你是说你没有杀希尔?”
“当然不是,我只是给了他一下,不可能致命的。”
“你没有打瞎他的眼睛,或者扭断他的脖子?”
“没有!我甚至不知道埃瑞克·希尔死了。我只杀了一个门卫,其余的都只是被我打昏或者打伤。对于那个把我关了n久的警长,我只是撞了他两下,不可能杀死他的。我连他的头都没有碰到,怎么打瞎他甚至扭断他的脖子。你说的都是真的么?埃瑞克……如果说是厄尔杀的,那么他肯定认为希尔对他构成了威胁。这是可能的,希尔一直在查操控者的事。一个操控者要杀人实在是太简单了,让我背黑锅自然同样简单。”
“这倒也是。”薇安点点头,“但你还没有解释你怎么会痊愈得这么快。既然你说你自己只是普通人,那你怎么可能逃得出来,这一切你不觉得很怪么?你是在骗我么?”
猜忌,在这个世上是非常普遍的。小冷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但是事情就那么发生了。没有任何飞船的金星人来到了地球,我,一个小小的一米六身高的自然人干掉了一个门卫(一级战士)。有些事情我自己也讲不明白。而你又为什么帮我呢?你一定老早就知道我是导火线了,你应该把我送到毒气室,你还可以捞上几千万呢,现在有些人巴不得这样。”
“你把这个世界看得太冷了,孩子,相信我,希望总还是有的。”她是一个曾经受过苦的人,一个曾经的家园被毁灭的人。冷自永历史不好,但谁都知道那个美丽的大西洲现在成为了第二个“曾经存在”的神话。她说完后,随手拿起一块画板,画画去了。
有些人就这样,尽管现实是如此的痛苦,然而他们愿意生活在自己快乐的空间里,永远做一颗流星。遇上这种人是小冷的运气,因为这些人不愿意看见别人受苦,所以他们常常伸出援助的手,然而在2354年,这种帮助往往是无用的。
对小冷自己来说,他自己也不清楚是不是需要帮助。但是他开始想一个人,很想很想——维多利亚·坎顿。
“你愿意送我回去么?回到‘爱因斯坦’大学。”
 
 
PS:看完之后请留言 谢谢  你的建议和意见将使我更上一层楼。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