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182,532
  • 关注人气:285,6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BEFORE THE DARKNESS(连载五)by小E

(2006-08-23 11:56:46)
分类: 原创故事

BEFORE <wbr>THE <wbr>DARKNESS(连载五)by小E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啊!银绿色的墙,散射着阳光。所有的建筑物都高耸入云。天空是美丽的蓝色,老天!四个太阳!两个黄色的,一个偏绿,一个偏红,想必是一颗蓝巨星和一颗红巨星,所以才显得那么大。在太阳光魔幻般的照射下,天空中飞翔的交通工具像是有生命一样,时而透明,时而反光。这是一个绿化得非常好的城市,他看不见水泥地,或者之类似的烂玩意儿,那是美妙的草坪,每一根绿色都是幻化般的所在,上面有露水,有生命。是的,有些昆虫,在冷自永的打扰下跳开了。这草还真奇怪,它们不长花,倒生出像脑袋似的东西,上面没有眼睛,就一张嘴,随着风一张一合的。冷自永站起身来,不停地问着同一个问题,“我在哪儿?”
 
这不像是在太阳系,这些生物小冷从来没有见过,太阳系只有一颗恒星,这些也不是任何人类或机械人的建筑风格。
 
突然一声非常刺耳的哨音,拖得长长的,只叫得冷的心口痛。他捂住耳朵,看见无数光束向天空冲去,接着一块巨大的陨石,斜斜地在天边划过,燃遍了天空,接着轰得一声,将冷震醒了。
 
这一次,他没有坐起来,甚至没出什么汗。冰冷的天花板,昏暗;窗外的火光,是那样的辉煌,混乱的辉煌。他回想了一下梦里边的一切,清晰得近在眼前,而以前他一般是记不住的。非常的奇怪,就像今天一样。“顺利得不可思议!”他远远地感到,得到什么,必将失去什么,这种情况他以前验证了好几遍了,这一次会如何呢?
 
饭厅永远都很挤,人山人海的。冷自永和霍尔特好不容易才挤出一条道子。虽然有时候“热狗”很讨厌,不过这个时候,有个一米八的当靠山,小冷会比较安全。霍尔特赶走了一桌的女生,随随便便坐了下来,还招呼了一下小冷。
“你还在做进档案室的梦啊?”
 
小冷用最快的方法嚼着食物,用最别扭的方式说着话,“没有了,反正已经进去了。”
“什么?”“热狗”“嘿嘿”了两声,“别吹牛了,要不你怎么会在这儿?”
“有人帮忙嘛。”
 
“谁?”霍尔特吸了两口烟,没等小冷开口又说:“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没人会帮你的,当然还有你老爸和你老妈,不管怎么说,我是不太喜欢撒谎的……”
“热狗”的话被一个挤过来的女孩打断了,他瞪了那姑娘两眼,但她没理他。
“你还不走?”霍尔特扬了扬手。
“等等,是维多利亚,维多利亚·坎顿,我的朋友。”小冷突然大声说道,马上又沉寂下去,意识到刚才的举动不太符合自己的性格。
霍尔特立刻改变自己的态度,笑嘻嘻地露出了门牙,“哦,对不起,”他将身后的一张凳子拉出来,“请坐,请坐。”
 
维基当仁不让,一屁股坐了下去,对冷笑着说:“看样子你交际还是蛮不错的嘛。”
小冷苦笑,“要说可以刚好到朋友这一步。不过朋友也就他一个啦。当然,现在又多了一个。你不是说下周见么?”
“甭提了,汤普森,我们的心理教师被警察抓走了。老天,据说有个操控者来到了‘爱因斯坦’,还杀了人。”
 
死的人是韦恩吧?操控者?一切顺利的不可思议?小冷搔搔头,“那是什么?”他第一次发现霍尔特也有扮“白脸”的时候,“热狗”几乎准备要大叫了,但他突然压低了声音,细细地说:“别引起恐慌。”然后眯着眼睛看着冷,“你不知道是什么?”
好像有一点儿印象,“是什么?一个变种,对吧?”
 
维多利亚不敢相信地眨巴着眼睛,“不会吧?”接着又笑起来,“那我来告诉你。操控者,即心灵控制者。他们可以控制别人的思想,让他们的袭击者为他们做事,这就是他们的可怕之处,他们可以随心所欲,而你永远别想抓住他们,因为你会成为思想的奴隶,即他们的奴隶。那是三十年前的事了,人们将他们赶走,不然炸毁整个太阳系也在所不惜。一个邪恶的操控者是魔鬼。不管怎么说,人人都爱自由,更不用说思维上的自由了。据说操控者其实是读心士的进化,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将所有的读心士都抓去的原因吧?”
“是么?”
霍尔特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怪就怪在操控者都是金星人,怎么跑到这儿来的?”
冷自永正准备说“有什么不可以?”突然想起太阳系人都知道的一条规定:金星人永远不能够拜访其他任何行星及其卫星。凡违反规定者将被立即处死。“所以‘一切顺利得不可思议’是什么意思?”
维多利亚连想都没想,“一本书,大名鼎鼎的厄尔·多斯特写的,就是关于金星人的。怎么啦?你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
档案室门口的守卫、四下巡逻的警卫,都是被操控了?这么说这个家伙在帮我,为什么?他是谁?厄尔·王?老天,他叫我一直走,不会有事的,莫非真是他?厄尔·王——厄尔·多斯特,他不会也是那个作家吧?突然有一只大手在他的肩头按了按,他回过头去,看见一个警徽。
警察老爷是个粗嗓门,大嘴巴一张,“你,跟我走。”
 
他被带到校长办公楼,发现所有的读心士都在那儿,连“科学怪人”两兄弟都在。不过他没被带进人群,反而被带进一间很小的屋子,没有窗户,就一张床,桌子和椅子,外加个调节空气比例的电调。像间牢房……
牢房?冷自永呆了一呆,没听说过擅自进入档案室要蹲监呀?这时一个大汉走进来,肩上的警徽是三星的,一个警长?想象家吧?
 
埃瑞克走进来,凝视了这个小子一会儿,没觉得自己头脑有什么不对劲儿,他开口了,“你知道为什么要删除昨天12点到13点的档案室走廊录像么?”
该死!因为那时我就在那儿。谁要删除它们了?“想必你都知道了。”
“谁让你来的?”
“我自己,想查看自己老家在哪里。”
“你知道操控者?”
小冷点点头,“刚刚知道是什么,怎么了?哦,对了,当时可能就是他在帮我,让我可以自由进出档案室,估计删除录像就是为了掩饰他的存在吧?”
“我也这么想,冷自永。”警长脸上的皱纹扯成了一个微笑,“但那家伙很聪明,之后我没有线索了。说吧,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厄尔·王么?如果他就是操控者的话……嘿,等等,维基说操控者是读心士的进化,一个看他脑子要看几个小时的家伙能够进化成那么玄的东西么?“我也不太清楚,说真的,我不知道谁才是操控者。”看着警长不太满意的表情,冷自永只感到脑袋有些昏沉,不过一会儿又好了,“听说他杀人了?”
 
老家伙点点头,“他让他的袭击者,波尔·佛朗肯斯坦杀死了著名心理学者韦恩博士。这家伙是个疯子,我希望你不是。”
“你不会认为我就是他吧?”
警长大手一摊,“也说不一定,不过在事情真相弄清楚之前,你最好待在这儿。因为你的嫌疑最大。”说完后,警长走出去了,自动门无声地关闭,紧接着一道上锁声。
“你认为如何?警长?”约翰森脑门上冒着汗,似乎从来没有停止过。
 
埃瑞克深吸一口气,“要我说,我只能说这可能只是个想家的孩子。当然,也许他把我控制了,可能也把他控制了。”他指了指站在不远处的读心士,“怎么样,肯德尔?”
大师级读心士点点头,他心中已经有了个名字,“警长,红的和白的都一样。”
“什么意思?”
“意思是不管级别。我认为即使只是个四级,也是有可能进化成为怪物的。”肯德尔说,并且尽力在自己的思维周边形成屏障,只希望挡住潜在的操控者。
 
不用肯德尔提醒,埃瑞克第一个想到厄尔·王,谜一样的人物。厄尔曾经帮助过一个人而滥用超能力,那个人现在就在密室里。他再帮他一次也不是不可能的,问题是这次他用上了心灵控制术,而且就在杀了人之后,这明显是为了暴露自己,这家伙打的什么算盘?操控者的模样一般比实际年龄年轻几十岁么?这个不清楚,但是厄尔·王是必须得查的。如果他真是个操控者,那么埃瑞克的行动将处处碰钉。况且这家伙的心灵控制术一定厉害到了几点,开什么玩笑,在控制了两个五级读心士之后还可以控制档案室附近的所有警卫?警长开始有些头疼了,“肯德尔,你怎么看?”
“我认为杀死韦恩的原因可能是他是唯一有能力抵抗心灵控制术的吧?博士一旦做好了心灵屏障,五个五级读心士都别想钻进他的脑袋。但这没什么意义呀,如果说博士会暴露操控者的身份的话,那他现在就自己暴露了自己。一定是别的什么原因。”
警长没有多想,肯德尔所说的杀人原因他已经想过了数十遍,“那他一定是想做什么事而韦恩可以制止他。”他停了一下,“也许,肯德尔,你会有危险。”
 
他还很安全,他知道,但不会永远安全。厄尔·王轻轻敲打着桌子,眼睛扫过在座的所有人:米歇尔·道格拉斯,四级;她的哥哥汤普森·道格拉斯,五级;戈登·卡利拉姆,四级,和欧阳晴子,四级。每个人的面前都有一杯茶,他们被告诫少吃油腻的东西,这会影响他们的判断能力,“蚀脑者”最看重的东西。这些人他并不放在眼里,他找到了一个新敌人,这家伙挡住了他,他的控制术失败了。
此时,作为一个读心士的他,感到了某处的屏障,硬邦邦厚厚的一层,那下面一定是偷看小冷脑袋之后得到了的秘密,肯德尔。不过没关系。他饮了一口茶,开始觉察到五个人待在同一间房的无聊。“好了,朋友们,做个游戏,如何?”
五分钟后,他们玩起了读心士之间特有的游戏,思维大战。有趣的游戏,普通人根本就看不懂,所以无法体会其中的乐趣,不过对厄尔来说,这只是一个障眼法,让在座的四位分心,而那些想方设法想偷进他大脑的家伙会发现他正在玩。
晴子在大脑里用一篇文章编成一幅画,向众人展现出千年前的人类文明,一个盛大国家的华丽国度,而这篇文章显然就出自这个年代。汤普森却在她的画边上竖起了城墙,安上了大炮、士兵,然后攻城战开始了。厄尔并不想加入这场战斗,他宁愿化作一只鹰,在空中俯视人类史上始终是最残酷的竞争方式,戈登则成为他的同伴。道格拉斯先生的妹妹背叛了他,从内部打击这支庞大的入侵军队。然而汤普森用屏障将自己的妹妹团团围住,让她的思维力量出不去。在大脑的画面中,叛军的头儿给关进了大牢。然后几十块巨石由投石车上弹起,砸碎了一边城角,军队冲了进去,惨叫声不断,战败的晴子自己清除了自己的思维力量,相当于守成的大将自杀了……
汤普森撤销掉束缚,听着米歇尔的大叫,太不公平了,哥哥是五级读心士,而我跟晴子都只是四级。
道格拉斯先生笑了笑,但你们有两个人。
要三个人才叫做公平,对了,厄尔,你这个家伙怎么就不帮帮忙?
他是在坐山观虎斗,也不知道他从中捞到了什么好处,晴子较为冷静些,汤普森,历史不是这样的。
那我刚刚改变了历史。汤普森的笑由想的变成了做的。
你认为呢?厄尔,你还没发表什么意见哩。另一个观看者问道。
还算精彩吧?他将自己的思维深深埋在这个想法之下。现在的首要目标是杀死那个叫埃瑞克·希尔的,但这混蛋要不是跟约翰森待在一块儿就是去套冷自永大脑里面的东西。小冷他无法控制,而校长身边的保安可以防范他的力量。看样子这事儿得自己动手才行了。先改变目标。
 
汤普森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你在想什么?
记录下这场战争,尤其是妹妹背叛哥哥的那一段,当然汤普森的处理方法很漂亮,我想我学会了许多。
这家伙,就不知道捡些好听的想么?米歇尔厥起了嘴。
十九岁的姑娘就已经是四级了,她将成为自己新的敌人,一点儿也没错。厄尔回到座位上,在自己脑海中呈现一幅海边的景色,沙滩、海浪、椰子树、傍晚。都市人所梦想的那种地方。
 
四个人陶醉在了其中。两个女生穿着比基尼,戈登和汤普森弄着篝火,厄尔遥望大海。远处的红霞,灿烂的星空,那就是厄尔曾经的家,一片辉煌。然而黑夜始终都是要降临的,不过没关系,明天已经开始了,同伴们就在远方。两个女生踩着沙子下了水,击打着水花扑通扑通响个不停。就在这儿,王可以掀起一阵暴风雨,一个台风,这里没人有能力阻止他,他可以将四个人的思想全淹没在这片沙滩上。四个休克的人对他将不再构成威胁。但是他不能将自己的嫌疑扩大,一旦他这样做了,肯德尔定会感知到。他只是让大海刮起了微风,和谐的平静,和浪花拍打岸边的节奏感。他下了水,捕到几条鱼。汤普森的火已经升好了。
五个人在自己的脑袋里美美地吃上了一顿,然后仰望天空。米歇尔指责厄尔的星座图弄得不对头,厄尔却说他们在别的星球,于是弄上了三个月亮,远方天空还有个小太阳,只是太远,它的光根本无法制止黑暗。
但黑暗还是消失了,一团巨大的火球照亮了整个天际,插进了深蓝色的大海里……
 
汤普森第一个醒来,他救回了妹妹和戈登,但晴子已经陷入了休克。在她的脑海里,她被沸腾的开水烫死了。
厄尔缓缓将自己的头从桌子上抬起来,疼痛难当。他的眼前一片漆黑,这次下的赌注太大了,他可能瞎了。汤普森将他扶起来,察看了一下他的眼睛,老天啊,厄尔,这是怎么回事?
厄尔昏睡过去。

 
 

PS:看完之后请留言 谢谢你的建议和意见将使我更上一层楼。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