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182,532
  • 关注人气:285,6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BEFORE THE DARKNESS(连载四)by 小E

(2006-08-22 19:45:44)
分类: 原创故事

BEFORE <wbr>THE <wbr>DARKNESS(连载四)by <wbr>小E

 

 

 

 

 

火星,绿化工人们仍在工作,海滩上躺着来自各地的旅客,而首长正为吉米上将刚才打来的电话发愁。

一叠厚厚的草稿,由想象家们直接联入计算机,输进去的。短短的十分钟,他们居然想了这么多?吉米轻轻地吹了一声口哨,将草稿交予多吉特,“少校,去整理一下,我要清晰的答案,明确而且猜想成分不多的。”

“是,将军。”少校是个小个子,但无疑是吉米主管的辖区内最优秀的分析员。

吉米有些头痛了,他想了很多,列举了很多种情况,但似乎没一个是讲得通的,那些机械笨蛋连重量是什么都不知道?单单一个直径拿来干什么嘛?唯一的好事是他们还有四五年的时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刚刚收到另一份来自冥王星的讯息,说什么这件事几百年前似乎发生过,而人类却把资料给删除了。一切变成团团的雾,在雾中的航行无疑是最困难的。如果这些机器脑袋儿所言是真的,那么是谁删除了这些资料呢?叛徒,还是入侵者本身?如果这些资料被删除了,那么机器人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将军,”多吉特从电脑是走了出来,对外面的漂亮景色一点儿也不理会,“分析完毕。”他手里拿着薄薄的三页纸,面情严肃。这种家伙,即使有个美女脱光了衣服张开双腿站在他面前,他可能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还真快。吉米接过分析单,粗略看了一下,这些想象家居然认为是外星人入侵!那可是他列举的诸多情况中第一种被排除的,当然,这种情况只要有点想象力的都会想出来。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太阳系就曾经遭到了一次外太空生命的入侵,而入侵资料却给删除了……得了,谁知道那些钢铁家伙说的是真是假,也许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不明物体哩。上将点了点头,突然觉得膀胱有些胀,这见鬼的,不该来的时候偏偏遇上鬼了。他将稿子交给少校,“请火速交予首长,不要输入网络,亲手交给他,将计算机里所有相关资料清除,并给那些想象家清除记忆。”

“是。”少校不是变种人,倒像是机器人。

 

“你果然来了,还真守时。”维多利亚嫣然一笑,轻轻坐在自永的对面,顺手端过咖啡杯,一口饮了下去。

这是什么?第一次约会?有那么快么?才认识不到一个小时……小冷不自在地“嘿嘿”两声,“那当然,你……昨晚没睡好觉?还是口渴?”

“也许两者都有,也许都没有,也许只是有些兴奋。”她说话也是轻轻的,敲击着冷的心。

自永先做了一个深呼吸,“你感到兴奋?”

“你不太会说话,对吧?”维多利亚向后一仰,“哈哈!你一定是个孤寂的人,这也难怪……”她的声音梗塞了,“……弱……弱者……”该死,说这些干嘛?“对不起,我的意思是……这不是一个公平的世道。嗯……喝杯咖啡吧?快凉了。”

冷自永没说话,因为无话可说。他也一口饮尽,万万没有想到谈话会弄成这个样子,不过没关系,这话实际上并没怎么伤害他,正如她所说,他是个“牛皮匠”。于是搔搔头,说:“有的时候,体会下层生活是一种难得的幸福,你知道的,更多感人的故事来自平民窑。”他不自在地偏了偏头,“我在发神经,你别介意。”

“不,”她的笑没有了,却体现出一种独特的成熟感,“只要我们争取,会好一些的。”

“如果不呢?”

“至少,我们争取了。”

有好一会儿,冷自永没有说话,只是按下“请再来杯咖啡”的按钮。咖啡巴的气氛一向是热闹的,在这么热闹的气氛下似乎不该谈论这种话题。那,谈些什么好呢?看着装满咖啡的杯子从桌子底下慢慢升起,而空杯子则慢慢降下去。“说吧,维基,我可以叫你维基么?”

她眨了眨眼睛,引人如醉的微笑再次浮上来,“可以。”

“你为什么要交我这样的朋友,我的意思是你应该是不会缺朋友的,为什么想到交上我这样的,没什么朋友也不想交什么朋友的人。”

“嗯……我也不太清楚,也许我太喜欢交朋友了,所以与何种类型的人交往我无所谓,也许我就喜欢我的朋友名单中什么样的人都有,也许……嘻嘻……也许你这人还不错,你说你不太想交朋友,却和我握手,怎么回事?什么打动了你?我的美丽?”

撒个谎,“你并不十分美丽。我见过许多女人,很多都比你漂亮。”

“你一定是第一次与女人接触,对吧?”维多利亚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向后一仰。

真他妈一针见血!她不会是个读心士吧?还好我没想关于性方面的事,该死,我想了么?我想了吗?这么漂亮的女孩儿,她还是处女么?哦!“啊……没什么,喝了点……”他端起一杯咖啡,这不是酒,“我有些兴奋,不过没关系。实际上,女孩嘛,谁都会接触的,只是你有些特别……”哪里特别?让我想一想,呷了口咖啡后,“你很自然。”

“什么意思?”

让我看看,没有口红,哈!太棒了!“你没涂口红,也就是说你和别的女孩不同,她们用钱来将自己变得美丽,而你是一种自然的美。”没涂口红,这倒没错,她有隆胸么?她有细腰么?谁知道她家里面有多少减肥工具、药水……瞎猜了。

“你真有趣。”她突然接过他的咖啡杯,“我父亲是个医生。”

“噢。”看样子太令我失望了,我母亲才是自然的,小冷傻笑两声。

“心理医生。”

“啊?”自永再次搔头,“我的意思是,你父亲是个……进化人?”

“不,他是心理医学博士,大大的一个头衔,让一个普通人暂时保住了自己的饭碗,当然,读心士比他强得多了,不过他真的懂得很多,也教我很多。你父亲……哦,对不起……”她喝下咖啡,似乎没注意那是小冷的杯子。

冷自永看在眼里,什么也没说,“没事儿,但我记不得父亲的职业了。”

“母亲呢?”

“也是。我记性一向不太好,所以我成绩很差。”

她笑了,“你少逃两节课就不会了。”

小冷无话可说,“当时你找安琪儿和她男朋友做什么?”

“私事。”

“哦。”

“你还想找什么话题么?”她将手中的杯子还给他,“就从这杯子说起吧?这是你的杯子。”

她知道?“有什么好谈的?”

“不会吧?这杯子的来历,做成杯子的材料,杯子做什么用,等等。就算不说这些,对于我为什么喝你的咖啡,你总该有些想法吧?这是你的杯子,然而我喝过了。”她有些不自在地笑了笑,“好吧,我先说,我喜欢你。”

冷自永哭笑不得,他将剩下的咖啡喝完,问道:“我能知道为什么么?”

“你很特别。”

这女人,跟我的口气差不多啊,“那是我的话。可以告诉我我有什么特别么?”

“你喝了我喝过的咖啡,证明了什么?”具有磁性的声音,似乎要将小冷拉向某个地方。

“什么也没证明,这是我的杯子,我喝我杯子里的东西,好像没什么稀奇的。”得了,小冷,别再装了,你喜欢她,老实招了吧?

维多利亚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你在撒谎。”

没有什么为什么,她都说了她学过心理学,而冷自永的眼睛可以向任何人告诉他的一切,“你在回避问题,为什么说我很特别?”

“如果我说了,你会吻我么?”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邀请?我们认识了多久?可以发展成为情侣么?我想要个女朋友么?冷自永不得不承认,每当他看见男男女女手牵手,肩靠肩地走在一起,他是嫉妒的、怀疑的,然而一切疑问今天便可以解决,有个女孩喜欢自己,那就够了!小冷所需要做的就是接受她,好好待她。今天是他的幸运日,一切似乎太顺利了。“可以。”他不再假装自己的感情了。

“我不知道。”说完她“嘻嘻”地笑了,看看手腕上的表,“我该走了,下次什么时候见?”

“啊?”

“就下周的今天吧?这个时候的这个地方。我明天得去北边,你知道的,心理辅导,我的主修专业,我是个很无聊的人,对吧?今天对不起了,再见。”她站起身,轻盈地走出了咖啡吧,留下小冷一个人发愣。

 

他已经删除了五个人的名字,包括肯德尔,现在韦恩的代替者。这是理所当然的,肯德尔的实力同样十分强大,他要杀死博士的嫌疑自然就是这样可以代替韦恩的位置,然而他被排除了。策划这次谋杀的是位操控者,这一点似乎可以明确。操控者一般是读心士的进化者,但关键是学校里的读心士似乎都没有达到这层进化,莫非他已经跑了。这是非常有可能的……下一位是厄尔·王。埃瑞克轻轻一笑,这家伙虽说通过了所有五级考核,然而论实力他还只是个四级读心士,这样的家伙能进化成为操控者么?不一定,不能掉以轻心。他打开厄尔的档案,很清白,没什么犯罪记录,除了上一次为了帮助一个叫冷自永的学生而滥用超能力外,没什么大碍。然而一个操控者要隐藏自己的形迹哪怕是罪迹也是十分容易的,而暴露这一次过错也许只是为了掩饰,向所有人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读心士。”埃瑞克对自己叹了口气,我似乎太多疑了?

暂且休息一下,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了一通,突然觉得这个厄尔非常可疑。他的年龄,他的身世都非常不确定,五十岁的家伙长得像二十多岁,而他以前的档案、身份,甚至于照片都消失了,他手中的档案只是说在三十多年前的战争中被烧毁了。这太不确切了,谁能肯定真是这样?他又看了看厄尔的档案,再看看其他人的,又觉得不只这家伙一人可疑了。他还是一点儿线索都没有。

按照学校的规定,看过的档案得立即销毁,仅只留下计算机独立网络上的不用清除,也不能清除。在销毁了所有读心士的档案文件后,埃瑞克点燃一支烟,靠在椅子上想了一会儿。眼睛顺着玻璃向下,直到监控系统的显示屏上:档案室门口站着两个家伙,不远处还有警卫晃悠晃悠的。他按下回放按钮,慢慢等待奇迹的出现……

整整三个小时,警长没合过眼,疲倦难当,他要了杯咖啡。

来了!自己心中的话重重敲击着他的五脏六腑。一个小个子,蹑手蹑脚地晃向档案室,令埃瑞克感到奇怪的是附近的警卫似乎根本就没看见他,继续巡逻着,就连档案室门口的两个读心士也像呆子一样一动不动。他按下定格,将其中一个读心士居中放大,来了一个特写。老天啊!她的眼睛是散乱的!警长立刻拿起移动电话,就在拨号的时候,一个警卫走了进来,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我来值班,监控走廊。”

埃瑞克缓缓站起来,退到警卫的身后,目光一刻也不离开这个家伙。警卫坐下来,点着鼠标,横横地一拉,正午12 点到13点所有录像被圈了个正着。警长在他点下删除键之前给了他一下。

一分钟后,警卫散乱的眼神恢复了,他正接受读心士的审讯,而埃瑞克则在档案室戈壁的房间里转着。的确有操控者,而且还在学校里,就在警长的眼皮底下袭击了一个人!读心士现在做的大部分是徒劳的,大量的资料表明,操控者的袭击者要不是失忆就是不知道当时为什么那么做,小“科学怪人”就是个例子。那个警卫在操控者控制下的任务是删除12 点到13点之间的录像,莫非操控者——那个小个子就是操控者?警长立刻走进档案室。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过后,约翰森睡眼朦胧地出现在警长面前,后面跟着几个保镖。“拜托能告诉我在凌晨3点把我叫醒的原因么?”

这么晚了?警长按了按太阳穴,“校长大人,认识这位么?”他递给约翰森一张照片。

校长看了一眼,“好像是个学生,有什么问题么?”

“我想他就是操控者。”


 

PS:看完之后请留言 谢谢你的建议和意见将使我更上一层楼。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