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8,177,259
  • 关注人气:285,6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BEFORE THE DARKNESS(连载三)By小E

(2006-08-22 00:51:58)
分类: 原创故事

BEFORE <wbr>THE <wbr>DARKNESS(连载三)By小E

 

 

火星。

“如何?”吉米问道,焦急地搓着手。

井上点点头,“进展还算顺利,将军。我们运气好,佛雷德里克正好在研究这种加密形式,尽管还没有成功,但给了我很大的提示。”

“多久解开?”

“几分钟吧?”

“很好。”上将捂着下巴,想着那句短讯息的意思,什么叫“不明物体入侵太阳系”,该死的机器人,说话倒来倒去的。管他的,连这话是真是假都不知道。不过话说回来,冥王星处于太阳系最边缘,对观察外面的物体倒是不错。等等,如果话说的是真的,那么该东西应该来自现在的冥王星方向。该死,想这些干嘛?三十个想象家都在想呢。但他无法不去想。于是目光再次投向风景,又想起那一切,和平与战争,绿色与红色,信任与背叛……

“好了!将军。来看看吧?”

吉米回过神来,“希望是好东西。”

信息内容:你好!人类。

看了表面信息你们或许会有些困惑。不过那是真的,我们已十分肯定,该不明物体的前进方向就是太阳系。我们无法观测它的模样,只有探测光波的反射得来的信息,根据光谱显示,这个东西含有丰富的铁、铜,还有大量冻结的水和一些钙矿,可能是石头,直径三万公里,但它的目的十分明确,即使受到引力也不偏转方向,这让我们无法确切地对它下结论。不管如何,这东西现在离太阳系大约半个秒差距,以现在的速度——30分钟一天文单位,估计需要50000个小时,近2085天,那时的冥王星已脱离危险,但太阳系仍然是危险的,希望人类做好准备。由于不知对方是何物,冥王星将暂时不采取任何措施。

仅此表达对人类的关心。

什么玩意儿?连个署名都没有。“多吉特少校,叫你的手下打开DE频道,看看这条信息后再叫他们接着想。我要十分钟后立刻知道答案。”吉米对着对讲机喊了几句。

 

正午了,12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厄尔叫我直接进去就行,真叫人摸不着头脑,这怎么可能嘛?不管这么多了。冷自永匆匆吃完中餐挤出拥挤的食堂,快步向档案室走去。

操场上的人很多,大多是在运动,各种各样的运动,有打球的,有嚼舌头劲的,还有泡妞的,不过这些冷自永全不放在眼里,他正一秒秒地数着时间,直到迎面撞上一个大汉。他爬起身来,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波尔!

“科学怪人”气喘吁吁的,歪曲的嘴巴里迸出一大堆粗话,他身旁的警务人员打断了他,“佛朗肯斯坦先生,快走吧,警长等着呢。”大汉“哼”了一声,说道:“等教训了警察,老子再来修理你,我可记住你了!”刀疤眼睛一斜,又叽里咕噜地骂着走了。

虚惊一场!冷自永背脊都凉了。那头熊可以一巴掌就让我去见阎王。真不知道是运气太好还是太差,“再来修理你”这句话从波尔的嘴里冒出来可不是好玩的。不过此时,除了吁出一口气外,冷自永还剩五十分钟。他望了一眼老波的去向——校长办公楼,再加上警察,看样子麻烦不小啊。这对小冷来说未尝不是好事。最后,他又恢复急匆匆的脚步,向寻家再迈出一步。

档案室在9号楼,教师宿舍的旁边,厄尔告诉他了确切位置,五楼,523号房,有五个警卫,两个读心士,却加上“没关系,继续走就行”这句话。怎么会没关系嘛?他硬着头皮走进大楼,上了电梯,里面有个带警徽的家伙,不过像没看见他似的,倒让他心中不太踏实。他焦急地等待着,冷不丁冒出一句:“你一直在这儿守着么?”但那家伙却像个聋子,冷放弃了交流的念头,五楼一到便灰溜溜地钻出电梯,连看都不敢再看那警卫一眼。

一切似乎怪怪的,但又十分地顺利。至少他似乎没被怀疑。好兆头?他自己也说不清,眼睛开始搜索523的牌子。

就在那儿!两个大师级读心士,现在应该知道他在想什么了,但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心无杂念,什么都不要想。尽量控制住颤抖的腿,他稳步向前走去,每走一步,心中的把握就越小,步子似乎也越来越小,当他看见两个警卫向他走来时,他几乎拔腿就跑。

没事儿!怪事。他想了想厄尔说的话,突然觉得这位心理助理不简单。而他的脚步已错过了档案室的门。

突然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头,他吓得咬紧牙关,汗水直冒,整个人一下子僵硬住了。

“你是冷自永?”身后的读心士问道。

小冷尽量控制住声音,“是的?”

“你可以进去了。”

什么?冷自永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回过身来,凝视着这位变种人。读心士目光呆滞,像个瞎子,另一个也是。他胆子大了些,也望望走回来的警卫的眼睛,同样的呆板,眼神像死人一样无法聚焦,散乱的一团。

怎么回事?但他还是进去了,而且是溜进去的。

一间大房子。他往外望了一眼,“机械人们”仍然呆着。然后收回眼神,定视于一台计算机。他走过去,用生疏的指头敲击着键盘。那是一个本地网络,超强的防火墙可以防止任何黑客和病毒的入侵,至少可以防范已知病毒。而任何外地网站都无法进入该网站,就像与整个世界隔开了似的。他打开搜索框,输入自己的名字……

一分钟后,他就找到了答案,果然是东亚大国,吞比整个东亚洲的国家,他出生在长江边上,离出海口不远,一个叫做乌拉马的地方,是大城市上海众多卫星城当中的一个。但他没有得到任何与乌拉马有关的图片和介绍,只是一份简单的档案罢了。冷自永的名字,性别,年龄等。而他的母亲冷彤和父亲克萨尔·冷的情况也不多,但是他们死了。

他们死了?小冷慢慢坐到地上,无数画面用现在他的脑海中,清晰的、模糊的、自己编造的……他沉静了好久,才突然想起时间的问题,那是因为想起了幼时父亲给他买的时钟古董,据说是根据地球的重力加速度来制定的,每隔一秒钟摆动一次,除非地球消失了,否则不会停。五六岁的事情,他当时只觉得奇妙无穷,现在知道那不过是个单摆罢了。现在的时间是12:49,时间不多了。他立刻下了网,脚不停息地往外跑,那些呆子连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跑到操场,他大口地喘着粗气,心中念头无数,最后他决定,回乌拉马一趟,然后自嘲地笑了笑,又一疯狂的想法。

 

他就知道审讯佛朗肯斯坦没那么容易,校长咳嗽了两声,喝了口茶,干脆坐下休息。

那头熊简直就是一个无赖,什么方法都用过了,他就只有那么一句,“不知道。”已经排除了其他所有人的嫌疑,现在唯有他俩兄弟,做哥哥的虽然也非常强壮,然而从他的记录显示看来他还没小佛朗肯斯坦那么讨人厌,换句话说,现在坐在这里的这个无赖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因为学校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波尔无缘无故也会杀人。

“佛朗肯斯坦先生,”警长埃瑞克缓和了一下自己的声音,“请你说出你知道的。”两分钟后,他放弃了,对校长道:“请叫一位读心士来,谢谢。”

五级读心士肯德尔进来,面对波尔坐下。此时的恶霸开始摇晃起来,嘴里还哼着小曲儿,不过眼睛倒是盯着读心士,反而让肯德尔有些不自在。读心士立刻站了起来,“警长,我想我可能办不到。”

“什么叫做办不到?你可是顶级读心士。”

肯德尔看了看波尔,一个该死的刀疤脸,二米二的大块头,“他不让我进去。”

科学怪人“嘿嘿”一笑,“省点心吧?‘蚀脑者’,我对你这种笨蛋了解得很,要对付你轻而易举。”

门无声地打开了,又一个大块头走了进来,沉稳的脚步,严肃得像冰雕一般的脸,森德·佛朗肯斯坦,更强悍却也更理智。他四下看了看,最后对波尔说:“说吧,波,就像你告诉我的那样。不会有事的,我保证。”

看样子唯一能说服他和让他信任的也只有他大哥了,波尔将自己的声音调整到一种不符合他性格的调子,平缓而友善,“前天晚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起身,本来只是想去解手……”

“说实话,波尔。”森德用那双冰冷的眼睛看了一眼他弟弟。

“跟这件事又没什么关系……”他也看了一眼哥哥,“好的好的,不是去解什么手,而是想溜进某间女生寝室,干他一房间,整个晚上。”他停顿了一下,看看周围的人都有些什么反应,校长似乎感到很头痛,警察老爷们只是耸耸肩,至于森德,老样子,石像鬼一般。他接着说:“不管当时想做什么,反正我突然不想做了,径直来到学生宿舍的心理治疗室。”他做了一个无赖的表情,“没错,是我宰了这个笨蛋。”他突然得意地“嘿嘿”两声,“这家伙的脑袋就像鸡蛋壳,轻轻一撞就碎了。”看了看众人的表情后,他又沉静下来,“与我无关,我的意思是我根本就没有要杀他的念头。”他指着森德,“你知道我的,我从来不去招惹变种人。”

“他说的是实话。”森德的声音绝对在零度以下。

“但这不能排除你的嫌疑,”警长摇着手,“你刚才已经承认了,你就是杀人凶手!”

“不是……”

“而且你也知道如何对付读心士,一切似乎迎刃而解了。”

“不是!”波尔大吼一声,“他妈的等我把话说完再下结论!我只知道如何让一个‘蚀脑者’不侵入我的大脑罢了。”

“那就够了。”

“等等,我不管你们这些白痴怎么想,我已经说过了,我根本就不想杀他,是其他的一些事情,我的意思是我要杀他时,我根本就无法思考其他的事情,意思就是我就算不想杀他我也无能为力,喂!喂!带警徽的,听见我说的了么?”

“操控者?”埃瑞克看了看面已苍白的约翰森。

“什么?!”肯德尔也吓得站了起来。

“对对!”波尔笑着道:“和森德猜得一样,他昨天还说现在下结论还太早之类的,现在一切真相大白了,对吧?森德。”

石像怪没理他,也没说任何一句话。

“下令封锁么?”校长胆怯地问了一声。

“不,那会打草惊蛇的,况且操控者是封锁不住的。”

“哈哈,我可以走了?”波尔的话不像问句,倒像命令。

“坐下!你这意志力薄弱的家伙!”森德厉声道,之后又恢复了石板的表情。

真奇怪的两兄弟啊!埃瑞克叹口气,“操控者一般都会读心术,我们得小心,至于你波尔,如果你答应一件事,我可以不定你的罪。”

“老子本来就没罪!”刚说完这句话,波尔的肩头便被一只大手按住了,他无赖地白了白眼,“好吧?什么事?”

“帮助我们。”

 

冷自永一个人坐在教室里,百感交集,有喜事,有悲伤,还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生物老师带着学生去学校南边的林子里去了。但逃出来的小冷不觉得孤独,实际上由于找到家乡的去处,他还觉得满欣慰的。非常有趣的感觉。对了,厄尔·王是怎么做到的?档案室门口的两个大师级读心士和警卫变成了傻瓜,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嘛。一切顺利得不可思议,他记得在读过的哪本小说里见过这么句话,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他把屁股挪到窗子边,向外张望,操场上永远都是一个样,永远运动着,天空中也是这样,小冷已经上过那一课了,如何玩飞行器。不过有些人还是比较喜欢用最原始的方式运动。他现在在七楼,乘电梯下去要十秒钟,再搭地铁到林子,估计要两分钟,一节课一个小时,现在才过了半个小时,他还有时间,但做什么呢?找个人聊天?他最不擅长的;要不是厄尔被招去校长办公楼了,他会去问他个究竟;干脆出去打球,别瞎想了,他绝对不是体育活动的料儿;走去泡妞去!

他“哈哈”一笑,哪个女孩会喜欢一个身高只有一米六的笨蛋?

教师门“咔嚓”一声,吓得小冷大气不敢出,进来的却是个姑娘。和他身高差不多,不太高的鼻梁,嘴唇很薄但非常性感,使冷自永感兴趣的是她的眼睛,不大,但十分漂亮,碧绿色的眼睛,像他的母亲。古铜色的皮肤,估计是太阳晒多了,一个十分健康的女孩,成熟、美丽、性感。

“你找谁?”这种姑娘小冷见得多了,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各种各样的美体美容产品,可以叫一个畸形变成一个美女。而我的母亲是自然的,自然的美丽。

“人都上哪儿了?”声音很甜,甘泉一般,估计也是人造的。

“南方森林,生物课。”

女孩做了一个“噢”的表情,然后用十分诱人的声音问他,问的竟是,“你来偷东西?”

“他妈的妳在想什么?”小冷大骂一声,重重地吁出了一口气,“我是这个班的。”

“你逃课?”女孩摆出很感兴趣的样子,估计也不是什么老实家伙。

冷自永点点头,“你要告我?”

姑娘点点头,然后看着冷,见他没什么反应,笑了两声,“看样子你是个“牛皮匠”,一定是经常逃课?”小冷没理她,“好吧,我来找格桑·潘多拉和她的女朋友安琪儿的。”

“他俩不在。”意思是你还不走?

“我知道。”她甩了甩长长的棕色头发,笑道:“交个朋友?”而且伸出了手,柔润的手。

小冷呆了两秒钟,慢慢走过去,与她握了一握。该死的,他可是第一次这么触碰女人。双脚不免地有些打颤,这不比在档案室看见警卫和读心士来得好些,幸亏她没看见。

她又笑了一下,冷开始喜欢她的笑了,“我叫维多利亚,维多利亚·坎顿,安琪儿的双胞胎妹妹。”

“冷自永。”他尽量保持自己的声音不那么太过于兴奋,不过似乎失败了。坎顿小姐微微一笑。

他们在教室里谈了二十分钟,冷自永讲了很多,包括他是怎么来的,双亲的逝世等等,但是没讲厄尔·王和今天档案室的历险。维多利亚却始终像个谜一样,男孩永远摸不透女孩在想什么,甚至她是什么。

 

 

 

PS:看完之后请留言 谢谢你的建议和意见将使我更上一层楼。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