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瞬雨
瞬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4,608
  • 关注人气:3,9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1993年9月19日 绵阳水电学校来信

(2014-08-05 15:09:14)
标签:

it

回忆

分类: 《秋枫萝燕》小品散文

晓号:

收到你的信好高兴,迫不及待地拆开,一口气读完,尽管第一句英语到目前为止我还不懂,真不好意思,但仍然勾起了我刚进校的回忆。

好羡慕你,真的,我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何选择了中专,现在好后悔,好悲伤,看着往日的同学一个个成了大学生,只觉得命运同自己开了个玩笑。也许这就是命,我只好认了,以后就看自己如何奋斗了。

我们学校不适合女生,水电专业本是男人的天下,我学得很累,很烦,但也有乐。我们的课程包括设计、预算、制图、施工等,如果学得好,前途也不坏,而且它和房屋建筑相通,是比较吃香的专业,也可发财,但学起来就不那么轻松了。我开始来校时不懂事,大玩特玩,结果白白浪费了两年好时光,现在太后悔了。你千万别学我,千万不能放松自己,还要象高中一样,天天上进,脱颖而出,记住“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能行,晓号,我相信你,努力充实自己吧,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尽情挥洒自己,创造出一片光明的前景。

还有一年就毕业了,我大概是回家乡,刚好赶上家乡要修水电站,我想加入,在实践中充实自己,学得更好,懂得更多,把理论运用于实践。虽然会很辛苦,但我会锻炼自己,无愧于自己的良心。

晓号,大学生活一定很有意思,望多通信,告知一二,让我也分享一份吧!

听说大学里很复杂,你刚去,自己要小心,好好地磨炼自己吧。

才离开家,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一定会不习惯,多多锻炼身体,在外生病是最惨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好好干,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祝:学业有成!快乐天天!盼回!

同学:王竹

1993.9.15

对了,你的诗好棒!本人文笔一向笨拙,望多多指教。Ok!下次再谈。

 

接到王竹的信,让晓号回想起自己十字路口的两次选择,倍感庆幸。

在他写的信当中,竹没看懂“第一句英语”是“Haven’t seen you for ages”。这句稍微有点夸张,因为上次见竹是在一个月前,但在上次之前,确实有整整六年没见了,而下次见面至少在一年之后。

竹是重点小学的同学。到成都以后,除了发小先静,原本跟小时候的伙伴儿们都已经断了联系,没想到收了南航的录取通知书,父亲居然特许他专门回一次故乡,去看望曾经的小伙伴们。那几天,他就住在静的家里。

去看望班主任老师那天很凑巧,正好碰到十来个小学同学齐聚在恩师家里,好几个都是刚刚拿到录取通知书。当年的另一个好友考上了浙江大学,当年眼镜已经厚过瓶底的王牌学霸毫无悬念地去了上海交大……一干人笑声满屋,一直聊了个通天亮,恩师家的一大瓶雀巢咖啡被他们喝了个底朝天。竹在小学的时候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学霸,但那天晚上在众人的欢笑当中却总是有一点掩不住的失落和忧伤,从嘴角和眉梢淡淡地飘出来。晓号问过众人才知道,三年前她在同学们羡慕的眼神当中考上了水电学校,铁饭碗的诱惑那时候很多人都拒绝不了。晓号如果当年也选择了报考中专,凭他的兴趣爱好,大概会是去考坐落在成都三瓦窑的航空学校。

第二天一早,意犹未尽的几个哥们儿告别恩师,又凑到静家去打麻将。被高考压抑了许久的玩兴一下子释放了出来,累了就在点炮被别人换下之后跑到沙发上小憩两分钟,等到另一个人点炮下场,又被下场者叫醒继续鏖战,而换下场者小睡。几个年轻小伙子就这样一直搓到了晚饭时候。晚上去浙大好友家里吃饺子,晓号还被好友责怪考南航没有事先通知他,不然他也一定填报南航而不是浙大,那样两人又可以在大学里继续做哥们儿了。

第三天先静跟晓号去了小学启蒙的李老师家里看望。在晓号心中,李老师有着母亲一样慈祥仁爱的光环。小学一年级的语文数学都是她教的,受欺负的时候是李老师悉心呵护、闯祸的时候也是李老师给摆平……李老师有一儿一女,跟他们同班,关系也挺好的。后来李老师被调走去了另一所学校的时候,晓号发现自己不仅想念李老师,也想念李老师的女儿,不过一直搞不懂为什么,李老师的儿子也跟姐姐一起转了学,为什么自己不想念他呢。如果不是李老师调走,换了新班主任,他觉得自己后来一定不会想转学。楼梯上碰到李老师的儿子,大小伙儿风一样地奔下楼,打篮球去了,风中飘回来一个友好的招呼。

看见李老师的女儿,已经跟自己一样长成大人,跟李老师一样的齐耳短发使她在晓号眼中有李老师年轻时候的风华。多年没见,他有股追求她的冲动,小时候李老师那么喜欢自己,想来姑娘也不会讨厌。如果不是心里还揣着对丁香姑娘的念想,可能他真要厚着脸皮跟女孩表白。距离上次见面已经九年了,下次更不知道是何年月。他想阻止岁月的跌落,但是除了能一起拍几张照片,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李老师对他说,“你跟静都是很上进的学生,但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老实了,尤其是你。如果进了大学还不做出一些改变的话,将来出了社会要吃亏的”。这句话让晓号大出意外,小时候在李老师班上不都是自己在欺负静吗?而且过了这么些年,原以为自己早已操练得油嘴滑舌、刀枪不入,没想到还是被李老师看出来骨子里面那个腼腆的小男孩。

 

不过虽然小男孩腼腆,但他从来不羞于表达自己的主张。

一年级的一节语文课上,李老师教大家写字,生字当中有一个“练”,他觉得有哪里不对。

从小在外婆的教导下习字算数,外婆回重庆的时候母亲下班也教教他。“三岁就认得五百个字”,这是父母矿上的大人们对这个小男孩最津津乐道的话题,也是晓号那份自信最坚固的基石。这桩城南旧事,即使在他长到十来岁的时候也经常被人提起。同时被提起的还有另一句赞美:“还没上学呢字就写得比大学生还好”。然而过了十岁以后,每当听到有人提起这两件事,他总会感到身上一阵激灵;因为假如没有新的人生传奇被自己创造出来,那越是旧时的荣耀就越会变成未来的羞辱;长这么大,最怕就是方仲永的“泯然众人矣”。

那节课上,根据自己掌握的知识,他认为李老师对“练”字的教法是错的。没等下课,他举起了右手,胳臂肘弯曲成90度,标标准准地放在课桌上。李老师很诧异,因为从来没有遇到过主动打断自己讲课的小孩子。迟疑一瞬,李老师同意他起立说话。“李老师,练字没写正确,左半边是绞丝旁,右半边应该是个东方的东字”。“是个什么?谁教你的?”“是个东字,妈妈教的”。李老师听清楚了,“你先坐下,下课到我办公室说”。晓号不情愿地坐下,课间去了李老师办公室才整明白,母亲误将练字的右半部分当成了东字的“繁体”,自作主张地作了简化来教他。这无疑是受文革时期第三批简化字的困扰。

李老师没有责怪他。所以第二次,当李老师把“来”写成“耒”的时候,晓号又一次举起了小手,依然是那么的信心满满。这回李老师改正了自己的写法,她也受了第三批简化字的干扰。

 

其实最能表达自己主张的,莫过于对自我的未来设计。

拿到高考志愿表的时候,看着满纸恁个多空格,晓号的最初打算是只填写第一志愿,就南航。班主任老师不干了,假如上了分数线但没有被南航录取,那岂不是无谓地降低了学校的升学率,一定要把第二第三志愿填上才行。于是他在提前录取的第一志愿填上了国防科大,还是通不过。他问班主任老师,第二志愿第三志愿都填南航行不行?因为自己的打算是考不上就明年再考。得到回答当然是否定的,虽然老师也觉得只要发挥不失常,考上在意料当中,但万一他发挥失常,无谓降低升学率的事情是不能做的:“无论你选哪个学校,第二志愿、第三志愿都不能是空白!”

没有再跟老师争论,他回到教室老老实实地填上了第二志愿和第三志愿。填好志愿,距离高考还有半个月时间,从那天下午起整个高三年级停课待考。中午全班同学到学校旁边同学家开的餐馆豪饮了一顿。能喝不能喝的都在喝,喝到一半开始划拳,会划不会划的都参加进来,不会就现学,学不会就改棒棒鸡。女生输拳喝一口,男生输拳喝一杯,到下午四点已经喝翻了一片。女生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男生扶墙的扶墙,扶柱头的扶柱头,歪歪扭扭、偏偏倒倒地回到宿舍。

睡到8点钟晓号爬了起来,脑袋还是一涨一涨地疼得厉害。他打开自己的柜子,先给自己冲了一碗红星奶粉,下肚之后感觉舒服了不少,又给自己泡上一杯平时舍不得喝的好茶:锦城露芽,端着茶杯去了教室。他想拿出自己的志愿表再查看一遍。

教室里空“有”一人,同桌的女生、班上的第一名学霸正在看书。等他坐下,学霸忽然转过头问他一句:“你的志愿表是你自己填吗?”晓号很诧异,之前学霸已经一个多月没跟自己说一句话了,“当然!”

“为什么你要自己填呢?”又让他诧异了几秒钟,“我不自己填找谁填?”他觉得这个问题非常怪异,自己的事情难道要别人来作主?总不能让班主任老师来安排自己该考哪个学校吧?比如老师想让考北航自己还是填了南航,稳妥嘛。

“这么重要的事情,叫你爸妈填啊!”他又被吃了一惊,不想让一嘴酒气呛到学霸脸上,转过脸去重重地打了个酒嗝。

等回过神来,他转身来问学霸:“为什么要让他-们-帮我填?”,“他们”两个字他特意加重拖声,以突出自己的疑问。学霸开心地一笑:“因为叫他们填的话,要是考砸了就不怪自己了,就可以怪到他们身上!”

如果嘴里还有酒,晓号这一次一定忍不住会喷到学霸身上。他对学霸的想法彻底无语了,就像他第二天把志愿表交给老师的时候老师的无语一样。

志愿表交给老师的时候,老师的表情很怪异,然后一个字也没有多说。第二志愿栏,他工工整整地写上了“北京大学”,后面跟着的编号数字对应的专业是“地球物理”,“不服从调配”;第三志愿是“哈尔滨工业大学”,同样的不服从调配。
1993年9月19日 <wbr>绵阳水电学校来信

这是长篇小说《信》的第5章,随写随更新。能写多长?我不知道;要写多久?也不知道。因为只擅长评论,不擅长编故事,所以,名曰小说,实则我自己的亲身经历,隐去具名实姓而已。欢迎与我同学过、友谊过、纠葛过的小伙伴们,对号入座。

作者:瞬雨  经济观察家,自由评论人
《环球时报》特约评论员,《中国科学报》金融专栏作者,成都电台FM105.6《谈股论经》特约评论员,成都Merriheart(美丽心灵机构)心理治疗与青少年成长专家组成员

微信公众号:
1993年9月19日 <wbr>绵阳水电学校来信
长篇小说《信》——自序&目录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