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瞬雨
瞬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2,437
  • 关注人气:3,9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梅杜萨的政治——支持一个杀毒者的英雄主义

(2008-08-11 14:41:37)
标签:

梅杜萨之筏

杀毒

流氓

英雄主义

it

分类: 《IT的屁股》评论

梅杜萨的政治——支持一个杀毒者的英雄主义

 

    去年夏天,杀毒软件的谈资还只是诺顿与卡巴的误杀,今年夏天已经热热闹闹地升级到瑞星与360的口水大战。这看起来早已不再是一个小小的争执那么简单,而是俨然杀毒软件的政治角逐。

 

    病毒的产生和飞速“发展”使由计算机创造的信息技术理想受到了挑战。个人计算曾经从信息革命中获得生存意识和自由期待的力量,事实上却同时创造出了依附着灰色(甚至黑色)经济利益、使解放变成掠夺、使工具变成了罪恶的病毒产业。将用户从病毒折磨中解脱出来的那些人似乎并未兑现他们的诺言。随着病毒软件应运而生的各种杀毒软件,虽然立场、观点各异,但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发展模式。

    “狡兔死,走狗烹”、“鸟尽弓藏”,中国古老的经验不断地提醒我,思考或者探求整个病毒和反病毒产业(抱歉,我把两个“产业”合在一起来看待)的利益供求。也许我不该用恶毒的思路去揣度病毒与反病毒的利益伴生关系,但只要反病毒软件的角色依然镶嵌在病毒产业的链条中,我就无法相信那些冠冕堂皇的话语不是谎言。

 

    作为一个软件公司的技术总监,我曾在很长时期内坚持不安装杀毒软件。理由是多方面的,不仅有上面谈到的利益伴生关系,而且还有对各种产品的使用体验问题:金山的产品准确有效,但作为服务所耗费资源的很高,这让人很不爽;江民的产品稳定,技术上总感觉跟不上时代;瑞星我就不多说了,从它的杀毒卡(我记得是1994年吧)开始,我一直没有认同过它们的产品思路。所以即使偶尔染毒,我也大都是手工清除。

    但到了熊猫烧香和机器狗时代,我感觉我跟不上病毒制造者的脚步了,这才安装了360安全卫士,并使用至今,而且推荐了很多朋友安装。杀毒软件和防毒软件其实从来没有过本质区别,就像消防队一样,防火和灭火是一件事情的两个方面。360是一个从未给我制造过垃圾的软件,一个完全免费的软件;它是一个杀毒者应有的颜色。

    从3721到奇虎,我个人感觉周鸿炜完成了从一个流氓到一个英雄的转变。得道还是顿悟,我无从得知,我只知道,能够剥离市场经济的主体化利益偏见,把握产品发展与社会责任的共生关系,并揭示在信息时代背景中竞争问题所面临的困境,他就有了启蒙者的思维闪光。

 

    启蒙和哲学是现代性、一个始终被反思的现代性的根源。不是遭遇风险和受到损害的用户数量,而是遇险和受损的社会特征——公司竞争的排他性,导致了单纯的技术灾难成为一个社会问题。病毒产业的问题可能不仅仅是病毒制造者与反病毒软件开发商的问题,而是全社会的技术道德的问题。

    信息科技本身就是风险科技。开放社会所带来的创新的速度已经是人类不可控的力量,而网络的发展导致的信息泛滥使得真正的思想创新湮没在无边际的信息海洋中,而信息侵犯和恶劣的信息安全状态使得人类的非物质自由千疮百孔。几千年来,人类为抗击风险做了不懈的努力,从大航海时代开始的保险业如今几乎涵盖了社会的各个方面,从汽车到旅行,从福利到投资。但是,IT新技术的蓬勃发展彻底将保险业甩在了后面,有哪家保险公司能为网络海啸般的病毒发作保险,又有哪家保险公司能为虚拟财产的损失保险?没有保险,风险就随时可能降临,并且没有补救的方法。一个病毒能崩溃掉的不仅是一台计算机,它甚至能崩溃掉一个网络、一个公司,甚至一个产业。

    我们乘坐的“梅杜萨之筏”尚未靠岸,下一次的困境却已经成倍扩大,直至汪洋;这是能否从中获得拯救的关键时刻。我们翘首以盼,一个英雄主义的坚守者和创造者,能够将我们带到也许是遥遥无期的信息自由的彼岸。

 

梅杜萨的政治——支持一个杀毒者的英雄主义

 

http://www.mirrorcity.net/soft/MirrorAd01.gif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