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瞬雨
瞬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2,135
  • 关注人气:3,9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复活:另类搜索批判

(2008-07-07 15:07:25)
标签:

达尔文

进化论

搜索引擎

捍卫

人肉搜索

鲍曼

it

分类: 《IT的屁股》评论

 《幽灵与复活——搜索引擎必须为互联网的生态环境污染负责》之二
《互联网天地》特约.系列评论
 

 

还有什么是不能被搜索的?

    搜索已经进入一个另类搜索的演化阶段:人肉搜索、DNA搜索等等,层出不穷。其表现的高效性和准确性既人为之兴奋,也让人为之担忧。人肉也好、DNA也好,另类搜索的共同基础是搜索引擎对存储在不同空间区域和不同范畴的数据无孔不入的挖掘和捕捉。

    从社会学研究的角度看,之所以有如此众多的人肉搜索事件热衷者,潜在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人们都有一个正义感情结,而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很难找到一个表现舞台;或者在现实中因为可能对自身安危有潜在危险而不敢挺身而出。然而人肉搜索却恰恰可以利用局外人身份,利用细小的商业或道德裂缝找到大规模的集中释放和宣泄的机会。人肉搜索提供了一个迅速从局外人转变为局内人角色的机会;而这个机会,在一个和谐发展的年代,代替战争行使了战场和斗争舞台的作用。有没有人真正想过,被搜索对象虽然不是无辜,但其固有的合法权益是否被侵害?其“罪行”是否被夸大?对其实施的惩治是否过当?谁应当是这种惩治的判决者和实施者?

    而对于不断推陈出新的新领域新类型的搜索方式,搜索引擎惯用的说法是“网站管理员可以在一个特定文件中,对于是否允许搜索引擎进行相关搜索做出规定,搜索引擎不会违反网站管理员的意愿”。在我看来,无论从隐私安全还是信息权利的角度来讲,这都是一个强盗逻辑。我们也许可以换句话来理解搜索引擎的立场:您可以在自家门口悬挂[不许偷盗]或[不许抢劫]的招牌,否则,我们将视为默许

    著名社会学家齐格蒙特.鲍曼曾说“入侵者的定义,就是事先没有领地,或者没有按规定的程序、备案方式并受安排和监督,也没受到邀请,就出现于公共和私人空间的人。”另类搜索无疑是一个入侵者,支撑另类搜索的技术力量,无疑是搜索引擎的技术强权和技术霸权,利用自身技术高于其他人的优势,侵害不知情者的权益。

 

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复活

    当自然哲学的达尔文进化理论演变成社会达尔文主义之后,迅速成为帝国主义和种族主义政策的哲学基础,甚至为种族灭绝提供了理论依据。在19到20世纪初,社会达尔文主义将达尔文的生物进化理论应用于社会实践当中,它看似逻辑清晰、条理鲜明的论证给无数人的家园甚至生命带来了灾难和毁灭。

    与自然进化论的角色相似,搜索引擎作为学习和生活的工具出现在互联网的发展应用当中,其积极意义是有目共睹的。搜索对于互联网资源的有序性和效率追求,实现了从内容到结构的升华,将随机的、零乱不整的精神生产以一种自适应线索的方法有机地组织起来,对由于偶然原因产生的思维产品起到了联系和保护的作用并创造了查阅和重用的可能。但是当自然搜索演化为面向社会领域的社会搜索的时候,其边缘性和潜在冲突便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重视。随着人肉搜索、DNA搜索这些有可能深切影响社会认知的搜索领域不断衍生,我对搜索引擎抱有越来越大的不信任感。就像英国哲学家埃塞雅.贝林那个著名的提问“我在多大范围内是主人?”一样,在搜索引擎的触角越来越深入我们的生活、居住甚至心灵空间的时候,我们必须要考虑是否需要开始寻求或者捍卫“一个人或一群人在不受他人干涉和强迫的情况下从事活动的空间”。

 

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复活:另类搜索批判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