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瞬雨
瞬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2,437
  • 关注人气:3,9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疯狂的新大陆——Motorola的信仰危机

(2008-03-18 10:33:32)
标签:

motorola

nokia

创新

信仰

蓝海

6西格玛

铱星

乔布斯

高尔文

布朗

赞德

it

分类: 《IT的屁股》评论
《新财经》2008年5月号转载

    五百多年前,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整个欧洲为之疯狂。
    六十多年前,Motorola发明对讲机,二战盟军为之疯狂;四十年前,Motorola的转发器从月球发回阿姆斯特朗的第一句话,整个人类为之疯狂;三十年前,Motorola的寻呼机和第一代蜂窝电话又让全世界无线通信用户为之疯狂;二十年前,高尔文宣布实施6西格玛,全球制造业再一次为之疯狂。
    如今的Motorola,有什么值得我们为之疯狂的吗?说实话,除了质量尚可嘉许,今天的Motorola让我们失望透顶。新CEO布朗上台才没几天,就传出Motorola手机部门或与北电或与中兴合并的消息,总让人感觉就象是一个破落贵族开始变卖家里的古玩字画一样。还不用说远的波音和麦道、戴姆勒和克莱斯勒,仅仅只看通信业界,诺西、爱马和阿朗的大合并都没有起到1+1>2的效果,甚至远远<2;在我看来管理和资本运作上的手段、细节都不是最重要的,对于Motorola来说,最大的对手既不是Nokia,也不是三星,而是其自身的管理层;最大的危机既不来自市场,也不来自于资本,而是来自信仰。

创始人是一种信仰
    不久前带领阿里巴巴风光上市的马云说:“阿里巴巴最初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我。”他说得没错,电子商务网站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商业模式创新和营运方式创新,而高技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创新技术本身;而这样的创新大多数时候来自于创始人的独立思维,甚至是顿悟似的灵光,而非源自管理层(尤其空降兵一样的职业经理人)的群体智慧。
    对于以创造力为本的企业来说,创始人对企业的影响就象宗教言说一样,“以超越实在的方式面对现实”(德,E.Jüngel语);所以对企业来说,创始人就是"上帝之子"。我不是家族企业结构的支持者,但是老高尔文历次遥遥领先于业界想象力的大手笔和小高尔文对6西格玛系统的创造却不能不说是一系列的杰作。当时小高尔文和他的Motorola面对的是势如不可挡的以精工制造著称的日本企业。他向着天方夜谭般但却无庸置疑的目标出发,发现并创造了一个几乎不可超越的质量主题,并成为全世界的榜样。
    作为一个终端用户,也许我们很难体会这样做有什么激进可言。然而传统的设计和制造水平只是满足售后的一般维修服务需要,高尔文开启的是产品质量和企业管理历史上一个最有价值的篇章;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篇章仍未结束。6西格玛显现了强大的号召力,包括GE在内的无数企业竞相学习和实施6西格玛,完美的质量成为了产品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让质量从附属的无足轻重的地位解放出来。在高尔文那里,质量就是产品,就是坚定的企业责任。
    我们曾经看到失去了乔布斯的苹果一天天枯败、溃烂,也看到找回了乔布斯的苹果重新发芽、开花。我们正在关注着杨致远归来的雅虎能否柳暗花明,我们无法想象一个后盖茨时代的微软会迎来什么样的未来。Motorola,一个市场经济下的家族领导企业,能够引领无线通信科技数十年,能够在管理学上创造出“6西格玛”的先进理念,这已经是惊人的智慧和奇迹!对于Motorola来说,高尔文就是一种信仰。

创新也是一种信仰
    远在《蓝海战略》提出之前,Motorola就一次次成功地实践着蓝海战略。每一次Motorola从蓝海中登上新大陆,都足以使全世界为之疯狂。
    如今,手机部门随着时间地推移,越来越成为Motorola的负担;Motorola却不合时宜地在3GSM大会上信誓旦旦地强调如何重振手机部门。看起来这是在与Nokia们做不折不扣的白刃战,换个说法:血战红海。也许剥离出来反倒是一件好事,但前提是Motorola必须先找到新的蓝海。IBM就是这么做的,所以它把曾经辉煌但业已成为发展累赘的PC部门卖给了联想。
    也许恰恰因为Motorola曾经是一个成功的家族领导企业,所以离开了家族的血脉,也就没有了企业的精神。当小高尔文黯然离座,当“Motorola”变成“Moto”,那个神话般的Motorola就已经离我们而去了。不得不承认,两音节的“Moto” 比四音节的“Motorola”更上口,这个小小的改变,方便了称呼和记忆,也方便了广告宣传,所以我也曾经为它品牌形象的改变而欢呼过。但这种改变,同时也说明了它无法再通过其科技上的巨大优势,从容应对Nokia们的凌厉攻势,转而只能在品牌营销和市场渠道方面下功夫。携手法拉利推出的品牌手机、ROKR摇滚、廉价大路货,这些都只能让Motorola离自己的信仰渐行渐远。
    我不是危言耸听,我只是感叹Motorola对创新的遗忘。那个发明了对讲机,为盟军创造了一个个战场胜算;那个发明了寻呼机,为百姓生活创造了前所未有的便利;那个推行了蜂窝电话,为人际网络开创了缤纷时代的Motorola,已经离我们而去了。曾经请教业界著名的项立刚老师,在蜂窝电话(无论模拟、数字、3G或是Wimax)之后,下一次革命性的产品是什么呢?项老师没有给我正面的回答。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似乎应该问Motorola,因为正是Motorola在此之前创造了一次又一次革命性的无线通信产品。然而,随着铱星的陨落,Motorola银色的翅膀已经失去了光泽。
    说创新是什么,远不如说创新不是什么来的容易:创新不是循规蹈矩,创新不是墨守陈规,创新不是按部就班,创新不是井井有条。海德格尔认为,由于理论对实践来说,通常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因此大部分时候会低估实践的力量和重要性。我们看到在这个作用的驱使下,Motorola创造性的思考和执行能力渐渐退化为一种技术性的行为;然后,技术性的逻辑性、演绎性等特点,加上一系列原则,便开始对创造性构成束缚。
    只要有信仰,Motorola原本完全能够承受比铱星更艰难的失败。为什么我这么认为?可能很多人都忘了Motorola与Intel关于芯片主导地位的持久战;680X0和80X86在技术和市场上长时期棋逢对手,打得难解难分;而AMD、TI等等,只是80X86阵营中几粒棋子而已。680X0的失败都没能有摧垮Motorola的信念和意志,铱星又能算什么?铱星计划的失败,是资本和市场的残酷,也是Motorola经营策略的失误,但更是Motorola失去创新理想的开始。

资本不是一种信仰
    铱星这一局,Motorola输了;数字手机这一局,Motorola又输给了Nokia们。Motorola似乎到了走向衰落的滑铁卢之役。在我看来,铱星本来只是某一次尝试的挫折,是应当被作为成功之母而存在的失败;而数字手机之役也只象珍珠港事件一样,应当被Motorola作为换取将来太平洋战争全面胜利的契机。然后就是从这时候开始,Motorola放弃了实验室文化,放弃了大刀阔斧开拓未来的勇气,转而在华尔街提线木偶般的职业经理人的“有效管理”下进行“颇有成效的改革”。在我看来,刚刚离任的CEO赞德只是麦克里尼阴影下成长起来的畸形儿,除了善于用一次次的裁员迎合华尔街的短视,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创新天赋和人格魅力。
    从孙正义与杨致远的合作开始,我们仿佛在互联网时代又看到瓦特蒸汽机的“资本+创新”神话一个又一个上演。然而资本是短视的,创新却注定是长远的,矛盾这双方在绝大部分情况下是难以调和的;如果真的司空见惯,也不用歌颂这些少有的合作成果了。资本按照经济学规律办事;然而就经济学的传统来说,宏观研究货币与交换,微观研究决策和竞争。并没有哪一个经济学理论能够对创新做出自己的解释。资本之于创新,如同路人之于街头艺人。欣赏,则给予一两声赞美;同情,则施舍一两个铜板;漠视,则匆匆而过。年、季、月报,即使是天才的乔布斯,也不能每次都提交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更何况空降加空谈的赞德。


    Apple依靠乔布斯已经重振旗鼓,Yahoo尚有杨致远可以重新出山,Dell也可以重新掌握Dell的大局,Motorola有谁呢?就像战后法国面临的意识窘境一样,Motorola一段时期以来的失败并不是某一个项目的简单结果,而恰恰是这段时期指导公司决策行为、却对竞争对手的入侵束手无策的战略本身。简单地更换CEO,然后按照同样的战略重新投入竞争是没有意义的。
    创新企业除了创新,没有别的出路。谁也不能保证Motorola的未来命运一定能够光明而久远,而是必须作为陌生的前景、需要冒着死亡危险去探索。“重拾信仰”意味着与那些力图用自己难得的天分和代价高昂的奋斗,去换取一丁点儿未来希望的人并肩而行;而这恰恰就是信仰为企业承担的存在义务。Motorola虽然没有一个可以期待的小小高尔文,但是我相信,只要找回高尔文船长的精神,重新树立坚定的创新信仰,发现下一块令人疯狂的新大陆,也许就像哥伦布竖起一个鸡蛋那样简单。
 
疯狂的新大陆——Motorola的信仰危机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