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撷芳主人
撷芳主人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4,689
  • 关注人气:4,1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明代端午的应节服饰

(2017-06-29 18:04:51)
标签:

服饰

历史

文化

分类: 拾得
       刘若愚《酌中志》里记载,明代宫廷每到端午节时,要在门两旁安放菖蒲、艾盆,门上悬挂吊屏,画有天师或仙子、仙女执剑降五毒的故事,样式与年节所挂门神相仿,一个月后才撤下。到初五日午时,饮用朱砂雄黄菖蒲酒,吃粽子和加蒜过水面,还要赏石榴花、佩艾叶、合诸药、画治病符等。皇帝驾幸西苑,看斗龙舟、划船,或到万岁山前插柳,看御马监勇士跑马走解(在马上表演技艺)。除了这些丰富的节日活动,宫眷内臣从五月初一日到十三日均需穿着“五毒艾虎补子蟒衣”,作为端午节期间的应节服饰。
       不同节令穿戴相应纹样衣饰的做法在宋代已非常流行,陆游《老学庵笔记》云:“靖康初,京师织帛及妇人首饰衣服,皆备四时,如节物则春幡、灯球、竞渡、艾虎、云月之类,花则桃、杏、荷花、菊花、梅花,皆并为一景,谓之‘一年景’。”其中“艾虎”是端午节最有代表性的纹饰。
       所谓“艾虎”本是用艾叶扎成的虎形,古人认为五月是“恶月”,斯时“暖气始盛,虫蠹并兴”(崔寔《四民月令》) ,疫病开始蔓延,人们制作艾人、艾虎,希望能驱鬼魅、除毒虫、辟瘟疾,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中说:“五月五日……采艾以为人,悬门户上,以禳毒气。”隋杜公瞻注云:“今人以艾为虎形,或翦彩为小虎,粘艾叶以戴之。”此风至宋时犹盛,并将艾人做成了泥塑的张天师像,“以艾为头,以蒜为拳,置于门户之上”(吕希哲《岁时杂记》) 。艾虎也变成天师的坐骑,二者结合后的造型愈加威猛,魏掞之《失调名》词有颇为生动的描绘:“挂天师,撑著眼,直下觑。骑个生狞大艾虎。闲神浪鬼,辟惵他方远方,大胆底,更敢来,上门下户。”天师、艾虎的周围还放置了被当成祛除对象的毒虫,组成寓意完整的画面,吴自牧《梦梁录》卷三载:“内司意思局以红纱彩金盝子,以菖蒲或通草雕刻天师驭虎像于中,四围以五色染菖蒲悬围于左右。又雕刻生百虫铺于上,却以葵、榴、艾叶、花朵簇拥。”相似的内容还见于周密《武林旧事》:“(端午)插食盘架,设天师艾虎意思山子数十座,五色蒲丝百草霜,以大合三层,饰以珠翠葵榴艾花,蜈蚣、蛇、蝎、蜥蜴等,谓之毒虫。”京城士女皆用织物和纸剪成艾叶或直接将真艾簪戴于头上,叶间同样饰以天师、艾虎与蛇蝎草虫之类,王珪《端午内中帖子词》之“钗头艾虎辟群邪”即是谓此。艾虎还被装饰在丝织物上,《梦梁录》曰:“五日重午节……御书葵榴画扇,艾虎纱匹段,分赐诸阁分、宰执、亲王。”宋宁宗杨皇后《宫词》亦有“内家衫子新番出,浅色新裁艾虎纱”之句。用艾虎纱制成的衫子便被称作“艾虎衫”,李石《长相思·重午》词曰:“红藕丝,白藕丝。艾虎衫裁金缕衣,钗头双荔枝。鬓符儿,背符儿。鬼在心头符怎知,相思十二时。”在端午日穿艾虎衫是当时很重要的节俗,以至于出现了“似嫌无艾虎,不肯换生衣(夏衣)”的情形。
       到了明代,用于时令节日以及各类吉庆场合的服饰被划分为专门的类别——吉服,其款式与常服、便服相同,但衣身多使用高等级或应景题材的纹饰。明代吉服的典型装饰有两种:一种在前胸、后背处饰以方形或圆形的补子(又称“胸背”);另一种是通身织绣云肩通袖膝襕纹样。《酌中志》提到的“五毒艾虎补子”属于前者,而“蟒衣”通常为后者样式。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收藏了三件明代刺绣五毒艾虎补子,图案以中线分为左右对称的两半,应是对襟衣(比甲、罩甲或对襟衫袄)前胸所用,只是未经剪裁。其中两件均以老虎、艾叶和蜀葵为主体纹饰,辅以蜈蚣、蛇、蝎、蜥蜴(壁虎)、蟾蜍等五种毒虫,上部为祥云,底部饰山石海水(图1、图2)。北京昌平明定陵出土了一件红暗花罗五毒方补方领女夹衣,是明神宗孝靖皇后在端午节穿着的吉服,衣身残损严重,但可以看出是罩在衫袄外面的对襟式比甲,补子部分保存相对完整,前襟左右各缀胸补一片,图案及工艺与宾大博物馆藏件相似,后襟背补为一整片,居中绣一蹲卧猛虎,抬爪回首,长尾上卷,额部绣十字纹,周围饰蜀葵、艾叶、山石与五毒等(图3、图4、图5)。故宫博物院所藏洒线绣蜀葵荷花五毒纹经皮,以黄色直径纱为底衬,用红色衣线绣菱形锦纹地,又以各色衣线和绒线绣出花纹,上部为彩色祥云,下部是蜀葵和莲花,蜀葵叶上饰一对蜈蚣和一只蝎子,相间排列,这件经皮原本可能是补子或衣料的一部分(图6)。
       还有一类吉服补子以龙蟒鸾凤为主要元素,应节纹样则点缀在龙凤周围,既凸显了帝王后妃的身份,又体现出节日的气氛。宾大博物馆的另一件五毒艾虎补子在中线两边饰以一鸾一凤,昂首相对,展翅若飞,鸾凤下方绣一对小虎及艾叶、蜀葵等,五毒分列左右,蟾蜍、蛇在凤侧,蜈蚣、壁虎、蝎子在鸾侧(图7)。龙纹五毒艾虎补子的构图大体相同,对襟衣胸补多为一对侧面升龙,背补饰一条正面大坐龙,老虎伏卧在底部山石上,四周衬以艾叶、五毒。由于龙凤处于最醒目的位置,使得整体图案充满了强烈的宫廷气息(图8、图9)。
明代端午的应节服饰
图1、五毒艾虎补子(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藏)
明代端午的应节服饰
图2、五毒艾虎补子(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藏)
明代端午的应节服饰
图3、孝靖皇后红暗花罗五毒方补方领女夹衣 正面(定陵博物馆藏)
明代端午的应节服饰
图4、孝靖皇后红暗花罗五毒方补方领女夹衣 背面局部(定陵博物馆藏)
明代端午的应节服饰
图5、定陵方领女夹衣(比甲)示意图
明代端午的应节服饰
图6、洒线绣蜀葵荷花五毒纹经皮(故宫博物院藏)   
明代端午的应节服饰
图7、鸾凤五毒艾虎补子(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藏)
明代端午的应节服饰
图8、龙纹五毒艾虎补子一组 (香港万玉堂藏)
明代端午的应节服饰
图9、龙纹五毒艾虎补子 (香港万玉堂藏)
       相比补服,以“蟒衣”为代表的云肩通袖膝襕纹吉服更加华丽精美,衣身在前胸、后背、两肩处饰有柿蒂形的“云肩”,从左右肩臂部至袖口各饰一条“通袖襕”,前后衣襟下摆处饰横向的“膝襕”(短衣则无),明人常根据纹饰特征将这类吉服称作通袖袍或膝襕袍(图10)。万历十年(1582年)四月二十日,明神宗赐给首辅张居正“大红五彩五毒艾叶双缠身蟒纱及胸背各一件(《神宗显皇帝实录》卷一百二十三)”,均是端午节吉服所用。“双缠身蟒”是指云肩部分饰有一对过肩蟒纹,亦称“喜相逢”,《酌中志》云:“按蟒衣贴里之内,亦有‘喜相逢’色名,比寻常样式不同,前织一黄色蟒在大襟向左,后有一蓝色蟒由左背而向前,两蟒恰如偶遇相望戏珠之意。此万历年间新式(图11)。”明神宗赏赐的蟒纱以蟒纹为主、五毒为辅,与龙凤五毒补子的设计相似,而纯用艾虎五毒为装饰的云肩通袖膝襕纹也是必不可少的式样,王恕《纠劾奸人拨置中使扰乱地方奏状》提到的苏州府机户所织“彩妆五毒大红纱”便是此类。这种大红纱每匹值工价银一十五两,但采办之人只付给银六两五钱,机户要赔银八两五钱,织好的成品若看不中便又令其重织,“每匹反要机户解扛银五两,负累机户,掲债破产,苦不可言”。王恕颇为不满地指出:“且五毒者,艾虎、蜈蚣、虾蟆、蛇、蝎也,以五彩绒组织此五物于大红纱两肩、胸背、通袖、膝襕之上,其为淫巧竒怪,古所未闻。其费工料,每匹可织常纱十余匹,其妨农废业尤不可言况。此物止用于端午之一日,其他日皆不用,又况此毒物,人皆见之必以为不祥而憎恶之,今织之于衣,非至尊所宜服,亦非宫中所可服。不知本官暴殄许多天物,害虐无数烝民,织许多件数,将何为也?观此一事,则其平昔不以财为财、不以民为民可知。”从王恕的话中可以看出,吉服匹料的织造工艺精细繁难,人力物力成本都非常高,但宫中对应节吉服极为重视,需求量有增无减,内外官员往往借机盘剥百姓,使得社会矛盾日益加深。明代宫廷吉服不仅数量大,品类也很多,南京御史孟一脉在给明神宗的上疏中列举了吉服的诸多名色,如遇圣节有“寿服”、元宵节有“灯服”,端阳节因衣身饰五毒而被称为“五毒吉服”。明后期奢靡之风盛行,进一步刺激了各阶层的吉服消费,史玄在《旧京遗事》里说,京师妇女“尚袨服之饰”,元旦、端午必穿纻丝或纱质的新衣,以此相夸,节日过后就将衣服典当,不去取赎,次年过节又穿新的,因此常是一身新。
       吉服的首饰、佩饰也大都使用应景的题材。江苏江阴青阳明墓出土了一对五毒艾虎纹金掩鬓,外形呈云朵状,方向相对,簪首用整块金片捶揲而成,以山石、松树为背景,中间是一采药仙人,端坐在老虎背上,周围有象征五毒的蜈蚣、蝎子和三足蟾蜍。《天水冰山录》“金镶珠宝首饰”项下有“金镶天师骑艾虎首饰一副”,大约是张天师仗剑骑虎斩五毒的形象,这对掩鬓上的仙人被发跣足,双肩与腰部围着兽皮或草叶,一手提篮,一手握锄,与常见的天师造型不同,具体身份还有待考证,但其属于端午节首饰当是没有疑问的(图12、图13)。
明代端午的应节服饰
图10、四兽朝麒麟云肩通袖膝襕袍(山东博物馆藏)
明代端午的应节服饰
图11、万历明黄缎洒线绣金龙花卉纹吉服袍料(故宫博物院藏)
明代端午的应节服饰
图12、五毒艾虎纹金掩鬓(江阴博物馆藏)
明代端午的应节服饰
图13、五毒艾虎纹金掩鬓局部(江阴博物馆藏)
       宫中内官每逢节庆,皆在官帽中央插戴铎针,以金银、珠翠或珊瑚为材质,按照节令、场合选用不同主题,新年为大吉葫芦、万年吉庆,元宵为灯笼,端午为天师,中秋为月兔,重阳为菊花,冬至为阳生、绵羊引子或梅花,万寿节则用万万寿、洪福齐天之类。魏忠贤擅政后,让绦作编织五色五毒绦子和珍珠牌穗,在端午节时悬带,牙牌也改为白玉或碧玉玲珑牌。因五毒绦上缀满小珍珠,颜色偏白,近似丧礼所服,故而又加上青红宝石、珊瑚以及黄绿琉璃珠等,错杂纷乱,颇不雅观,有识者将之视作“服妖”,认为“带珠者,待诛也”(图14)。
       民间则依然保留着宋代士女簪戴天师(艾人)、艾虎的习俗,只是天师的名称有了变化,崇祯《嘉兴县志》载:“五月为恶月……妇女剪䌽作小偶曰健人,佩之。”嘉靖《夏津县志》:“仲夏之月,五日……小儿系䌽丝,人戴艾虎。”嘉靖《江阴县志》:“(端午)妇女簪艾虎、佩灵符以辟邪。”此外,人们还用彩帛、通草做成老虎和五毒的形象,缀在大艾叶上,悬于门首。故宫博物院藏有一幅明人绘制的《春景货郎图》,虽是表现“春景”,但画中却有许多仲夏端午的节物,如伞盖下悬挂的一件绒线符牌便画着艾虎图案,另一边还有一串艾虎形杂佩,小虎回首挺身,踞于艾叶之上。符牌主要是给儿童、妇女佩带,艾虎形杂佩则应是被艺术化了的通草艾虎之类挂饰(图15、图16)。
       明亡之后,“五毒吉服”随着冠服制度的改易而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但在童装和各类应节物品中,五毒、艾虎仍作为端午节的重要象征元素被传承发展着(图17),到今天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民俗艺术里最具个性的节日符号。
明代端午的应节服饰
图14、内官的牙牌与牌穗(《明宣宗宫中行乐图》故宫博物院藏)
明代端午的应节服饰
图15、明人绘《春景货郎图》(故宫博物院藏)
明代端午的应节服饰
图16、明人绘《春景货郎图》局部(故宫博物院藏)
明代端午的应节服饰
图17、山东蓬莱剪纸“艾虎”门花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