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康康妈妈
康康妈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0,907
  • 关注人气:3,2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特别想知道那首歌的歌名

(2017-05-28 14:43:42)
标签:

自闭症

强迫

分类: 职高生
我特别想知道那首歌的歌名

“他又在纠结歌名了。你们上午不是去重庆小面馆找到那首曲子了么?”我问康康爸爸。

“是找到了,谁知道怎么回事,他又觉得不是那首了。”

“你是怎么找的?”

“前台那个服务员很忙,那么多人吃饭。不过还很热情地把手机里的歌放给他听,他听了以后觉得有一首是,很高兴,我们就回来了。”他回答。

“是啊,我在医院还收到他发的微信,说找到那首歌了,歌名叫<</span>没有你陪伴我真的好孤单>。还说他很高兴。”

好在,那天晚上他纠结了一下自己就过去了。我暗自高兴,以为这件事情轻松过关。

 

五天以后。星期四晚上。

 2—3—5--&&**%#@。我特别想知道这首歌的歌名。”我的天,他又想起那歌名的事了。准备忽略他,让他自己去折腾。唯一的线索是他这一句五音不全的哼唱,后面半句还听不出是中文还是外文。

他决心很大。百度,各种组合搜索,IPAD下载QQ音乐……

悄悄观察着。试听了无数首,还是没有找到。

“我特别特别想知道那首歌的歌名。2—3—5--&&**%#@。”半夜了,还趴在电脑前搜索。非常焦虑。

 “儿子,来,妈妈告诉你,搜索一首歌的歌名,需要什么条件。”心平气和,唤过他来。

这时候,心平气和比什么都重要。

一两句完整的歌词,或者准确的哼唱两句……都没有。那肯定是搜不到了。

“我特别特别想知道那首歌的歌名。2—3—5--&&**%#@。”那倒是哼了两句,可那五音不全的哼唱,再精准灵敏的听歌识曲软件也识别不出来。

他哭了起来,一脸痛苦。

看起来,今天晚上如果找不出这歌名,我们都别想睡觉。

“你再想想,那句歌词是什么?”我希望能够找出一点有用的线索。

2—3—5--,加错了所有。”

“你确定是加错了所有?”终于有点线索了。

把这句歌词输入电脑,出来了好多屏歌名,一首一首放给他听,不对,还是不对。这么多,哪听得完啊。我也焦虑了。

爸爸安抚加唬弄,让他赶紧去洗漱睡觉。

终于可以暂时安宁。我也赶紧躺下。半夜12点多了。

 

迷迷糊糊听到他从卫生间出来,又在跟爸爸说。实在忍不住,扯着嗓子喊他快睡。他蹬蹬蹬跑到我房间,带着哭腔:“妈妈,我特别特别想知道那首歌的歌名。2—3—5--&&**%#@。”要平时,睡得迷迷糊糊被吵醒,肯定窜火,可一看他满脸痛苦,我哪敢窜火,还立马清醒了。

 

“儿子,来,”穿着睡衣,牛高马大壮汉一个。他过来坐在床边。

“妈妈特别理解你,找不到那首歌的歌名肯定很难受。”这共情得随时用啊,态度是端正的,同情是发自内心的。“可是今天这么晚了,也没有办法了。要不这样,明天上午妈妈带你去重庆小面馆拷所有的歌,带着笔记本电脑,行不行。”

“带着蓝色的移动硬盘。”他一听去拷歌,脸上的表情马上轻松了。

“不纠结了,明天去重庆小面馆拷歌,全部拷回来。”他愉快地强调。

“妈妈,我去睡觉了,妈妈晚安。”情绪好了,什么都好。

事情有时候就这么简单。满意地重新躺下。

一夜无梦。

 

第二天上午,他心情愉快地起床,干活,做家务,一个人去菜市场买喜欢吃的瓜子。快到中午时分,他提议去重庆面馆拷歌。

“快中午了,面馆吃饭的人肯定多,那个姐姐肯定很忙,没时间给我们拷歌,要不咱们下午上完烘焙课再去,4点来钟,人少,怎么样?”凡事要用商量的办法。

很爽快地同意了。当然,同意的原因是因为我说如果中午去重庆面馆就只能吃重庆小面不能吃他昨天晚上定的麻辣香锅。

“我儿子越来越进步了。”同意之后,他表扬了自己。这话我常说,后来变成他说了。

 

我特别想知道那首歌的歌名

“你好,小姑娘我们又来了,还要麻烦你,不好意思哈。”

 “没事没事。”前台的小姑娘很客气,迎了过来。

“实在不好意思,我儿子特别认真,他觉得你手机里的歌都不是,就想搞清楚,这几天天天上网查。”我把笔记本电脑放在饭桌上,继续铺垫。

“你是用什么放的歌?”

U盘。”

“太好了,都在U盘上啊,那我都拷一下。”

小姑娘送过来U盘,一共85首,不多不多,原本以为至少几百首。

 

拷歌之前,我拿出特意准备的《康康的世界》。

“我儿子的书,送给你。”

“康康快过来,给姐姐签上名。”那家伙早已知道了姐姐的名字,娴熟地写上:**姐姐,谢谢您关心我。签上自己的大名。力透纸背名。

姐姐特别高兴有点吃惊地收下了赠书。我趁机简单介绍了一下青年人的情况。要不然,这么突兀地去面馆拷歌,人家表面不说心里也会觉得奇怪呀。可不是么,厨房煮面的师傅都出来看热闹了。嘿~嘿~

送完书,青年人迅速趴到电脑旁边,开始一首一首听。他很聪明地只听一个开头,觉得不是就迅速换下一首。听了几首都不是,他又要过姐姐的手机,在手机上听。为了满足他尽快得到答案,我取下车上的SD卡,把面馆的85首音乐全部拷进去,在回家的路上,他就可以听一部份了。

听了一路,都不是他的“2—3—5--&&**%#@”。苦着脸,又纠结上了。

回家,打开笔记本电脑,坐定,陪着他一首一首听。晚饭先不做了。

先跟他确认,“2—3—5--&&**%#@”是男歌手唱的,所以女歌手的就不听。我负责按顺序播放,为了更严谨同时让他体会到这个过程的不容易,让他听一首在本子上写上歌名,并作上记号,不是想找的那首打叉,一首又一首,有的听开头他就说不是,有的听半曲,有的熟悉的歌看了歌名直接跳过……听了大约三十来首,他又开始烦燥了,记录歌名的字越写越乱,简直就是狂草,伸手过来抢鼠标。这时候,如果我不能够继续淡定的话,就前功尽弃。

 

 “你的这首“2—3—5--&&**%#@”是在重庆面馆听的吧,好,重庆面馆所有的歌85首全部都拷在电脑里了,你一首一首听,你要找的歌就在这85首里面。” 必要的时候,还得给他讲点道理。

“不是在重庆面馆听的。”他开始要找茬。不能接他的茬。

“好,我帮你拷回来了这些歌,现在你一首一首的慢慢听,就能找到你要的歌的歌名。如果没有耐心听就找不到。我累了,要去休息一下。你继续听哦。”我不紧不慢,说完站起身离开。

想了想,担心他一生气删我电脑里的文件,就在旁边的罗汉床上躺下,眯着眼睛假寐。

他不耐烦地又听了几曲,大声地恨恨地说:“那首歌的歌名就是<<没有你陪伴我真的好孤单>>!”

我知道不是,他是给自己找个台阶。

我特别想知道那首歌的歌名
把写歌名的纸从本子上撕下来揉一团扔进垃圾桶。


“我去玩电脑了,晚上不饿就不吃了。”爸爸在叫吃饭。他用不吃饭来抗议。

谢天谢地。我下去吃饭了。一会青年人下来了。提前告知中年人不用主动提这件事情。“2—3—5--&&**%#@,那首歌不是。”一脸痛苦难过外加生气。

“儿子,跟你说个事哈。你还记得以前你玩的游戏猴子射气球么?玩不过,你也纠结难受,后来爸爸告诉你那个游戏是整人的,甭跟它较劲,是不是?还有,有一首歌名叫<</span>你是我王乖乖><</span>你是我面乖乖>,这歌名在哪能够找到?都找不到,是爸爸编的。所以,甭跟他较劲,都是整人的……

“都是整人的,甭跟他较劲!”他哭着恨恨地重复。

这场歌名风波就这样结束了。

谁知道,下一场较劲又是什么呢?

 

PS:想起前些日子一位远在南方的妈妈对我说的:“还诊断什么自闭症,干脆就叫强迫症得了。”她那高功能的成年自闭症儿子,也时刻在考验着她的智慧和耐心。

还有一位北京的20多岁的自闭症孩子,因为要吃几年前在北戴河吃过的一种糕点,爸爸不得不驱车几百公里去北戴河购买,结果淡季店里不做这样的糕点,爸爸请求人家帮忙,出高价,替儿子购买回了这糕点。

一个小年龄的自闭症孩子,总去超市买一种火腿肠,有一次超市促销,原本10元一根的火腿变成8元一根,这孩子在超市门口打滚哭闹不干……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