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和运超
和运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8,119
  • 关注人气:8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绝塞狼烟》第六章之二

(2011-07-16 12:18:28)
标签:

历史

文化

西域

和运超

金代

绝塞狼烟

辽代

分类: 香草天空(文字、心情)

 《绝塞狼烟》

               和运超 著

 

  第六章  血战雄州


     律淳望着左企弓,眼眶略显湿润:“左爱卿……可湘阴王眼下并未蒙难,他确实还活着……”左企弓顿了一顿,似乎有些明白耶律淳的心思,道:“陛下本性仁善,不错,湘阴王虽曾是大辽天子,可他误用奸臣,朝纲败坏,激反贼虏,其他州县也民变四起。只有陛下所在南京一地,民心所向,兼容各地百姓,无分族属,亲如一家。民心向背正是王道所在啊,陛下在社稷危亡之时挺身而出,湘阴王如今岂能怪罪陛下应天时,顺民意之举?”耶律淳连连点头,气息少顺,左企弓接着道:“万望陛下不要多虑,国事艰难,只有义无反顾,为了大辽社稷,即使担下一时污名又何所惜哉!”耶律淳一怔,左企弓见他有些不解,道:“陛下,远的不说,这南朝天子姓赵陛下是知道的,可当年本是周世宗之柴家后人在位,而那赵家天子宋太祖不过是周世宗身边的一员武将。这周世宗之子年纪尚幼,当不了天下之主,宋太祖为了安稳社稷,不也一样背下了欺负孤儿寡母的污名吗?可是他也换来宋朝百年基业,大丈夫处世,有所为有所不为啊。”
     耶律淳轻叹一声:“唔,周世宗,朕知道,这人很是厉害,在南京一带曾连夺大辽三关,要不是他死得早,南京当年是不是能守住,只怕还是未定之数。”左企弓也点头道:“陛下通晓古今,所言不差。周世宗智勇双全,堪称一代雄主,与那宋太祖本不相上下,可惜后来宋太祖改变策略,去征讨南边各邦,放弃与我大辽争雄。当然,其实这是因我大辽享有天命,福泽绵长。这赵宋天子倒也算识时务。”耶律淳听了呵呵一笑:“我说司徒啊,你这后面一句只怕是自欺欺人吧,什么识时务,你都说这赵匡胤是个英雄了得之人,才干谋略不亚于周世宗,他可以为了天下大业夺了人家孤儿寡母的大位,怎么可能因为什么天命之说,放弃夺我燕云之地?”左企弓一时语塞,“这……微臣愚钝,还望陛下开解……”耶律淳道:“想来当时赵宋新立,主要是周世宗连年征伐,留下的家底不够,向南边开疆拓土,可以快些充实起来,方能再与我大辽争雄。这可不是什么我朝享有天命福泽,而是宋太祖深谋远虑的缘故。”左企弓道:“陛下英明,微臣佩服。”
     耶律淳笑道:“好了,今日说得够多了,朕明白你心思了,你去吧,朕也该去想想给萧干、耶律大石嘉奖的事了。”左企弓道:“是,那……陛下,这移驾大内的事……微臣该如何准备?”耶律淳站起来,顿了一顿道:“唔,等萧大王,大石他们回京就办,也是振奋朝野的一件喜事嘛。”左企弓行礼退下。
    耶律淳对着天空深吸一口气,缓缓移步到书房前,呀的一声推开房门。侍从跟着后面,知道规矩,立在外面守着,耶律淳慢慢进去,一一看着屋内的陈设,自从病倒以来,已经十余日没有到这里,仿佛嗅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 走到里间,无意间在书房瞥见铜镜,镜中照出鬓边白发,端详着自己的相貌,虽然已经六十,但早已不是过去那一般丰姿照人,恍恍惚惚中,瞥见墙边挂着一幅铁八卦,耶律淳猛然一惊:多少年前初到燕京留守时,一位全真道相士就说过,必将富贵之极,然天命有限,六旬是一关卡。耶律淳愣在了书桌前,心道:“富
贵之极,富贵之极!……李处温、左企弓、虞仲文等人真有见识,而朕今年正是六十啊……”耶律淳仍望着铜镜,脑海里浮现起湘阴王的面容,点头道:“罢了,既然天命有兆,如今朕已大病初愈,就看朕如何过这一关吧。”当即坐在案前,叫道:“来人,准备拟旨。”
 
     黄昏时分,一骑快马奔到了涿州城下。
     这常胜军都管押郭药师早预料该是天锡皇帝的嘉奖到了,满脸堆笑的命人请天使从城门外的馆驿到城内官署相见。哪知道回报说圣命难为,要趁夜直奔拒马河的大寨去,随后犒赏会先到涿州,务请他这位都管押大人看顾。郭药师听了虽然面上不做声色,但心里很是意外。
     郭药师随后让探马跟去拒马河边,明着是及时了解两军有何需要,涿州方面可以随时支援,暗里则是打听耶律大石和萧干情况,了解两人是否背着自己另有什么谋划。郭药师身为渤海人统帅,与那些契丹人将领可不一样,即使那萧干是库莫奚人,但库莫奚本就是契丹族别部,从契丹立国不久,就列入了萧氏后族,可以说和契丹人没多大差别,在辽东故地至今还有奚王府,如今萧干在耶律淳眼里,是最为倚重的人,名份上还在领兵打了胜仗的耶律大石之上。但渤海人则完全不同,渤海是靺鞨人分支,算下来倒是与正在热火朝天攻伐辽国的女真人是近亲。渤海在辽东立国也长达二百年,从大唐最强盛的玄宗天子在位时就独霸一方,直到辽太祖与东丹王耶律倍纵横大漠,将海东之地完全纳入契丹所有。渤海人在辽国的地位又哪里能和真正的契丹人和库莫奚人相提并论?如今郭药师身为区区怨军详稳,被一直放在这里闲置不受器重不就很说明问题了吗?要在这样的情势下立足,郭药师如何不多盘算一些,这也是他为人谨慎的地方。
    他派出的自然是心腹之人。静候天使前脚离城,隔了约摸一盏茶工夫,一拨哨兵也跟着相继出城。
    这些人中有前赴几路宋军打探的,也有分往耶律大石和萧干两军寨的,这一队人马也约有几十人,在夜色下策马奔出一阵就各奔东西,片刻间就融入了墨色一样的山林中,只远远听闻阵阵马蹄声远去,偶尔激起林中的枭鸣或山头的狼嚎,荒郊野外地听来有些不寒而栗。
    当探马赶到耶律大石的大营前,东方已经微露晨曦。接连两日的雨水已经停止,泥泞的路面四处可以瞥见泛着光亮的积水。马蹄踏过溅起阵阵泥浆。
    营寨前辽军已经在匆忙装备,探马赶到军中,却见耶律大石一身鲜亮的明光铠甲,手里拿着干粮,一边啃着,一边出大帐,抬头望着天空。身边一个军汉,像是同他说着什么,大石挥手比划了一番。
 那人命人领着大队辽兵上马。探马见大石从护卫手里接过三尖两刃刀,也跟着来到一匹枣红马前,身旁一个护卫道:“大人,这匹红马是萧大王赠给大人的,大王祝愿都统大人领导大家打退宋军。这马来自西域,神骏异常,今日跟着大人第一回上战场,定能相助都统大人旗开得胜。”大石正笑着,瞥见探马奔来,便问哪里来的,探马只得说明情况,大石点头道:“你且在营中歇息吧,眼下我们奉旨要彻底追击宋兵,确保涿州安全,好了,弟兄们,走!”
 
    那一日,萧干在拒马河西面预先设伏,阻击宋军东路的辛兴宗大军,打破了种师道与童贯的计划。耶律大石大获全胜,但知道种师道老于沙场经验,急忙收回兵马不敢轻易进入宋军地面扎营。
    萧干也回防拒马河,与大石和先锋耶律术薛形成三角之势。静候一夜,然后分路约定合围种师道的兵马。萧干为左翼奔袭在前,大石与术薛沿大路追袭,一路径直往雄州而去。
    大石养足精神,拍马追上队伍,前面耶律术薛早已迎候多时,左右萧达鲁、萧遏鲁两兄弟已经跟着队伍冲在了前面。大石见术薛拎着大刀很安静的在等他,不禁笑道:“奇怪了,术薛,追击宋军不是你日盼夜盼的吗,怎么这时候你偏偏待在后面?怎么,难道这样的林间小路居然把你给难住了?”术薛咧嘴一笑:“大人说哪里话,我是要向大人请旨意。耶律术薛本是一个前哨,大人器重我,提拔我做先锋大将。今日为国立功,我这就带着兄弟们杀过去,大人别赶来后面鸣金收兵啊!给我一天工夫,现在太阳出来,今日下山的时候,我务必要夺了雄州城报答大人!”
     大石听了笑道:“我说术薛兄弟,有这份心意耶律大石非常感激,不过能不能夺城不是那么要紧的,要顾念手下兄弟们,去吧!”耶律术薛抱拳,拍马带兵跟了上去。
    大石领着后军,不过半个时辰工夫,就听见远处鼓角声传来,跟着就有人回报两军已经厮杀起来。大石忖道:“杨可世已经被杀败,萧大王也把辛兴宗一万余人打散,前锋王渊身负重伤败回,此刻要一鼓作气彻底击垮宋军,解除对南京的威胁正是时机啊!但毕竟种师道和童贯还有数万兵马压阵,要看我军如何过这一关!”当即看了一看四周,前方似乎视野越发开阔,大石要护卫拿出地图,旁边耶律松山拍马而来,叫着:“大人!”
     大石立刻拿着地图道:“松山来得正好,萧大王那边可截住了宋军?杨可世顺着范村会合辛兴宗,萧干如果奔袭位置不确,可能会面临两处兵力夹击……”松山道:“大人,宋军此刻有溃败之势,我军正可以一鼓作气,彻底打退宋军的进犯。”大石点头:“我也有此意,这么说萧大王没有让杨可世辛兴宗反扑?不能让他们有侥幸……”松山摇头道:“萧大王让萧斡里剌诱敌,他们以为两军会合是我们败退了,正以为能够杀退我们返回雄州……”大石道:“好,那么,前面就是雄州城了?你随我领后军前往接应,我们与萧王爷会合,一举打败宋军。”松山点头,当即跟着大石同后军约八千精骑赶往前面杀喊声传来的地方。
    大石一面追赶,望着早晨的云层,东边的光亮透着过来,远处林间还有一些雨后的雾霭。身旁的契丹兵马踏着脚下泥泞的路面,耶律大石心道:“宋军种师道人马不过数万,雄州城的守军不多,如果见到他们是一败涂地,我辽军乘势推进,那么大辽在气势上就可以挽回一些,要是虞大人再成功说得西夏军出动就更好,甚至
可以一举解除为我后顾之忧。这种师道都败于我们,南朝眼下应该还没有比他更厉害的了,我们可以一心一意回过头对付北面的贼虏。天佑我大辽,我们没那么好欺负!”

未完待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