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清
李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37,506
  • 关注人气:1,9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权力干预彩礼和酒席开支贻害无穷

(2017-03-02 11:40:58)
标签:

巨野县

彩礼

红白事

媒人

大操大办

分类: 时事评论
权力干预彩礼和酒席开支贻害无穷

文/李清

2016年4月,山东巨野县出台《关于进一步规范移风易俗工作的意见》,大到彩礼,小到香烟,官方都有了严格的指导标准价,如彩礼不超6万元,媒礼不超2000元,酒席不超10桌,每桌不超12个菜,10元的香烟,15元的酒……如今,偶有在外人员回乡操办婚礼想突破标准,都被村里的红白理事会坚决叫停。巨野县一位村支书表示,“这是规矩,谁也不能破。”县文明办主任表示,由于彩礼的隐蔽性也给监督带来了难点,实现一刀切仍需时日。(北京时间网3月1日)

毋庸置疑,近年来一些地方出现“天价彩礼”,一些家庭办红白事时大操大办,给不少娶妻家庭、赴宴村民造成了经济压力。尤其是经济较落后的一些农村,这样的现象成为普遍风气后,让民众颇有意见,对此理应进行一定的引导,促使婚恋、设宴方面做法回归正常。

然而,很多人家要的彩礼高了,办酒席花的钱多了,巨野县政府部门就出台文件,对彩礼甚至酒席的菜肴、香烟都作出具体规定,这样的做法是严重不合适的。这是公权力对公民个人生活的不应有干预。换句话说,权力的手伸得太长。毕竟,某个家庭嫁女儿要再高的彩礼,办酒宴花再多的钱,只要花的不是公款,也没强迫别人消费,都是个人自由。我家的婚宴上用什么烟什么酒,凭什么要按县里定的标准,烟不能超过10元一盒,酒只能15元一瓶?

当然,按县文明办的说法,《意见》不具有强制性,但是,对“不听劝阻仍严重违反规定操办婚庆事宜的村民”,《意见》给出了“制约办法”。比如,哪一家为红白事办宴席,村一级红白理事会“第一时间介入”,建专门档案详细记录每一笔开支明细,“对问题早引导、早发现、早纠正”。看起来,并没对村民进行强制,但所谓的“红白理事会”会长由村主任担任,还到村民家里“查账”“劝导”,而且“规矩谁都不能破”,实际上已经构成变相强制。所谓通过“指导性价格”对村民“形成压力”,村民“无人不听从”只是敢怒不敢言。

从实际效果来看,婚恋、宴席等方面的风俗,从来不是靠强制能成功改变的。当年,国民政府曾“废除旧历和禁过新年”都没能成功,更不用说结婚彩礼、谢媒钱、家宴费用这些纯私人的事情了。巨野县要求对媒人开展职业道德教育,提倡免费牵线,若收费最高不超过2000元,实属荒唐。媒人从事婚介完全是市场化行为,收费多少可以由市场决定。一位媒人帮婚恋困难者成功结婚,为什么不能给媒人高额感谢费?婚恋网站上的VIP服务,收费上万元的都有,如果有当地居民愿购买这样的服务,巨野县是否也要“提倡”婚恋网站免费牵线?现在对给彩礼、办酒宴的开支设限,将来要不要也对买房子、买衣服的开支设限?巨野县“规范移风易俗”的做法,之所以能够取得“成功”,重要原因是当地比较封闭,地方政府和乡村组织比较“强硬”,如果到发达地区搞彩礼、酒席“限价”,会完全不可思议。

如果我是巨野县的村民,办宴席时因为“规矩谁都不能破”,可能会无奈接受红白理事会进驻和监督,但我会想尽快逃离这个缺乏法治精神的地方。为什么一些地方“民风不好”?其实与治理者是有很大关系的。为民间彩礼设定标准,不能真正解决“娶妻难”问题还是小事,更大的不良后果是,把社会现象都视为民众的问题,什么都要由政府去“管”,容易造成公权力不断膨胀扩张,让地方法治和社会进步裹足不前,永远停滞在传统“官治”社会。“谁都不能破”的彩礼、酒席开支“规矩”,表面上看是回应“百姓需求”的好事,但这种新式“规矩”与过去一些乡村将犯规村民沉猪笼的野蛮“族规”,在内核上并无二致。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