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冰城馨子
冰城馨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562,245
  • 关注人气:147,0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坐着轮船去旅行

(2010-05-07 08:34:26)
标签:

海上航行

坐船旅行

大海

旅游

分类: 祖国各地游

音乐《日光海岸》

 

坐着轮船去旅行坐着轮船去旅行

文/冰城馨子

 

可能是这几天看“图行天下系列图书”旅游介绍看得多了,梦中都有了海水的味道。那溅在记忆中的海水不咸也不涩,细细地品味一下,到是有份淡淡的香甜。

 

对海水的味道的感觉是十六年前的冬天。那年,我与他还有朋友一行七人,乘着巨大的客轮从深圳去了海南。也许就是为了在大海上航行,坐着轮船去旅行。

 

去。

 

午后从蛇口登上“宝利”号客轮,放下行装我们就兴致勃勃地跑到了轮船最高层的甲舨上。看着粗大的铁链卷着泥沙,从海底一节节地拔了有十几分钟后,轮船启锚了。站在高高的甲舨上,欣喜地眺望着大海。然后我跑到底层船头做迎风飞扬状,回头频频招手致意、留影,兴奋得像个小燕子一样地在轮船上飞来飞去。

 

岸边旖旎的风光渐渐地隐去,满眼里开始只剩下水天相连的大海,还有跟着轮船时而高高飞翔、时而轻轻驻足的海鸥。记得那天天色有些阴郁,天将海水映得灰暗,但初次海上航行的兴奋,让我觉得灰蒙蒙的天水一色有种朦胧的美感。

 

海上航行的最初兴奋过后,我们带着备好的酒菜,去宽敞的四等散舱边纳凉边边吃晚餐。坐在这里既可以看闭录电视,还可以观望大海,更有音乐和海浪声的陪伴,那种感觉用惬意二字来形容绝对是恰到好处。

 

暮色渐渐覆盖了大海,好象把海风也包裹起来了,船舱里开始慢慢地热得透不过气来。我们的三等舱根本无法入睡,于是我和他跑到二层露天甲舨坐在象牙白的靠椅上乘凉。漆黑的夜色没有一点星烁,偶尔只能看见远方隐隐发亮的航标灯。黑黢黢的夜色中,想象着我们的船是如此的孤单,我真有点害怕,借着若隐若现的光亮,我看他平静安详地望着远方,视线似乎像要穿透这黑暗,那一刻我的心突然就安定下来。

 

我们更多的时候是在沉默,静静地谛听着不时传来的海浪声,那“啪——哗——”的海浪敲击像一曲激昂的小夜曲,打破着这夜的寂静。我们的轮船象大海上一栋漂浮着的楼房,孤独却充满了气息。

 

坐着轮船去旅行静默地感受着海风怡人的吹拂,不知道过了多久,睡意终于袭来。夜深时回到舱内只是昏昏沉沉地睡了一小觉,我们又爬起来跑出去看海上日出。这是前晚的约定,他说海上日出一定很壮观,我说那我就坚持等到看日出,困得实在挺不了的时候我说早晨我一定起来。结果他醒了,把我叫了起来。当霞光冲破阴云露出太阳羞红的脸庞时,我们望着万丈红霞照耀着的如缎海水,欢呼——没好意思雀跃起来。

 

经过将近二十个小时的漂泊,四周还是海水一片。看久了浑天一色的海水,感觉视觉有些疲劳,还有点孤寂。这孤独有与世界隔开的慌恐,还有一叶飘舟无所依赖的单调。

 

在终于可以隐隐地看到海岸的时候,轮船停泊了。被告之:不能进港,静候等待。船内顿时有些搔动,这时船已经晚点快两个小时了,很多人气急败坏地叫嚷着为什么不让进港。而我这时却非常地平静起来,因为我已看到了岸边隐约的房子和树,那里有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只须等待,无论多久,因为希望就在眼前。

 

我与同行的七岁的小女孩儿楠楠玩起了捉迷藏,我们在船舨上跑着,我们看着围着船飞起飞落高叫着的海鸥笑着。有意思的是楠楠称我“姥姥”,她口齿不太清便叫我“袄袄”,楠楠“袄袄,袄袄”地追着我,直到客船开始启程。

 

半个小时左右,我们终于到了期待以久的海南——海口。十二月,正是哈尔滨冰天雪地的时候,可海口的气温和热情一下就冲击了我们——远远地就看到一个大横条幅:“热烈欢迎哈尔滨XXX夫妇一行来海南岛观光旅游!”,朋友在等待我们三个多小时之后,送给我们这个意外的惊喜,顿时让我们快乐无比。

 

回。

 

结束了四天畅快的海岛旅游,因有大风回蛇口的船停泊,我们只好改乘大吨位的“金莲”号至广州。因临时改乘,上船的时间很紧,几乎是用百米冲刺的速度杀进“金莲”号的。

 

启航的时候气温很适宜,但走了没有多时船身开始摇晃起来。我跑到船舷上向外望去,只见海水象一匹脱缰的烈马,无所顾及地狂奔,咆哮滚动的巨浪似乎要争脱海面。船身剧烈的摇动,我们赶快回到船舱里躺下。

 

这时船身更强烈地摇摆起来,躺在床舱里,感觉象躺在一个巨大的摇车里,前后左右剧烈地摇摆,一直开始昏天黑地的翻腾。这时,同来的邵大姐开始强烈的发晕,躺在床无法动弹,不时地呕吐。我也实在忍不住了,摇摇晃晃地跑出去呕吐。原来甲舨上也有不少人和我一样,面对着海上的风浪所颠簸,人在这时真是有种无助的感觉。这时他赶了过来,看到他在我的身边感到好大的安慰。

 

呕过之后,感觉稍稍好了些。可回到船舱看到同行的朋友们,真是吓坏了我。四位全部倒下,只有我们夫妻,还有七岁的楠楠还能走动。说来也怪,平日我的胃不好很容易呕吐,但这次吐过之后到是好多了,可能是适应了船的摇晃,没有晕到在床。

 

坐着轮船去旅行平时身体很好的楠楠妈晕得厉害一点不能动,考虑如果肚子里没东西更容易晕,于是我和他带着小楠楠去轮船的餐厅就餐。没有想到的是偌大的可以装上百人的餐厅舱里只有十几个人,记得我们点了四个小菜,还要了两瓶啤酒,然后在晃床一样的感觉中吃了一顿特别难忘的晚餐。直至多年后,这顿简单的晚餐还常常被想起,因为我们在吃完饭后,穿过几个散舱,看到一些从海南退役回来的军人不少还在呕吐,躺在床上起不来。到现在我也不明白我这小身板,那天怎么那么的经折腾。

 

那一宿是如何过来的真是难以想象。怕同行的朋友们空着肚子更昏晕大劲了受不了,一会泡点方便面让他们吃,一会又拿桶、收拾。反复的折腾无法不昏,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晕乎呼地昏睡过去。

 

第二天上午,航班在晚了3个多小时后终于到了广州。进港时船上的人们沸腾了,经过二十多个小时七级台风的洗礼之后,重新回到陆地坚守的土地,回到喧闹的人群中,真让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那时,我对生活了30多年的坚实土地,有了更加深厚的感情和重新的认识。

 

这次海上航行已经过去十六年了,但每次看到大海都会让我忆起这段经历。不禁感慨:大海如同人生一般,充满着变化和色彩。时而风平浪静、一帆风顺,时而海浪翻滚,困难重重;航海就和人的生活一样,是旅行也是跋涉,是等待也是重逢,是痛苦也是快乐;航海的过程,是一个拚搏的过程,也是一个战胜的过程。人生的意义不也是一种在搏击中生存,在战胜中完成的过程吗?

 

(这是一篇由日记改写的小长篇,发生在1994年12月中旬。偶然想起,记之以留作纪念吧.第一张照片是当年在船上拍的,记得当时拍了好几片大船的,但没有找到)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