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颖欣Chris_Hu
胡颖欣Chris_Hu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283
  • 关注人气:2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怀素同学昨天在津的新扮相

(2010-01-04 16:30:46)
标签:

京剧

王圆通

贾怀胤

李派

老旦

李多奎

纪荀

王紫苓

行头

京剧服装

剧装

娱乐

分类: 中国戏曲

1号下午我参加了在天津商场旁边穆斯林餐厅的兰友聚会,晚上7点多才回到家。送走来津会晤的老人家,到麦当劳和一起送站的花友聊了一会儿。没有了赖以提神的刺骨寒风,一会儿我就睁不开眼了,只好告辞。站在回程的公交车上,几次差点睡着跌倒,直后悔没有打车。

 

本以为周日才来的贾怀素同学也在1号晚上到达天津,就住在天津商场附近,离下午聚会的地方很近,错过了。2号快中午1点时,我被圆通大士的电话叫醒,看到小贾早晨9点多发来的短信说前晚已经到津。小贾周日下午要跟他师姐在津办事,跟我和圆通大士约定3号上午10点西北角圆通大士门口公交车站见面。

 

龙行有雨,虎行有风,怀素同学出门更是有排场,暴雪加大风。2号下午下了一会儿雪,晚上基本化掉。夜里却下起了鹅毛大雪,直到4号凌晨才停,所以我们和怀素同学3号这一天的外出活动,漫天风雪贯穿了始终。

 

3号早8点钟,接到陈的电话,说今天活动,当时我还不知道外面大雪封路,还想着是不是一会儿跟王大士拉小贾一起去。稍作收拾赶紧出门下楼,一看小区里一尺深的积雪就心知不妙,在此非繁华地带怕是打车都没有,顺路的853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干脆不等,赶紧“加快”脚步直奔附近不远的863路公交总站,5分钟的路走了10分钟不止。还好,赶上了马上就开的一辆公交。车开了,速度如同蜗牛。好容易挨到了254医院门口,算算前面还要绕大弯,按这速度肯定迟到,这一带平时出租车很多,就下来准备打车走抄近道的直线。不想半小时多过去,一辆车也打不到,空车没有,已有乘客的顺路车也没有。在差20分10点的时候,终于先于旁边也在准备打车的两人拦到了一辆。差6分钟10点,我到了离约定车站不远的圆通大士小区门口,下车打电话问清楚王大士具体是几路车的车站后,告诉他路不好走,等他下楼怕耽误时间,我自己先去接小贾。整10点钟时,小贾来信说赶到了。因为路人都穿得严实,看不到脸,只在对面车站看到一个黑礼帽黑口罩打扮杰克逊差不多的,就喊了一声,果然是他。这样艰难的路况,大家都没有迟到,运气还真是不错。

 

同为李派老旦的爱好者,王大士跟贾怀素同学很聊得来。王是兰文云的学生,贾是李多奎大师的女儿李世英的弟子,而且悟性、嗓音、扮相都是上乘,所以王大士爱屋及乌,在《国粹生香》时托我给贾带去一件老旦头上用的黄绸条。王对行头很用心,为人也实在,所以不少私人物品置办了不止一份,虽然是好东西,多出来的留在身边也无大用,不如送给朋友锦上添花。后来王又想起自己还富余一对竹杖——湘妃竹和什么竹的我不懂,反正是好东西——和一挂嵌以蓝晶石、绿松石等的水晶朝珠,将来小贾唱戏时可以用到,就托我将来再去北京时给小贾带去。这次贾来津办事,正好可以顺路带回。

 

本来的计划是上午接到贾,把礼物送给他,中午一起吃饭,下午带怀素同学去名流茶馆和老城博物馆小梨园清唱,有时间的话再去小梨园旁边的广东会馆看看那个著名的老戏楼。上午小梨园的负责人李姐来电话,说大雪封路,回戏了。我跟王大士确认了下,名流下午应该还有,只是看这路况,去了名流怕是没有时间去广东会馆了。因为路况问题,陈那边的活动也来不及赶去,只好作罢。

 

虽然少了小梨园和广东会馆两个环节,天气和路况不好,我们三个当事人还是乐在其中。聊天时,王拿出自己新置办的私房行头给小贾看,从老旦蟒、老旦帔、老旦凤冠到龙头拐、绦子、朝珠等等,每一件都有他根据自己作画多年的艺术修养发挥创意的地方,做工上也是尽可能精益求精,可以说比专业的行头还要用心。给他做鞋的那位老先生曾半开玩笑说:“多爷生前都没有穿过这么好的鞋!”

 

这些行头里,除了凤冠上次拍照时戴过一回(之后又加了不少水钻等新的配备,和原来又不同了),其他的王本人都没有穿戴过一次,上次明场时这些行头还没有做来,用的是租来的行头。小贾对这些行头的样式和做工很喜欢,王就把凤冠和最新做得的香色蟒和黄帔拿给他一一试穿。贾带了相机,我给他拍照时灵机一动,既然是穿了行头照相,为什么不穿戴得完整些呢?旧时老旦都是清水脸,家里光线不似舞台灯光那样昏黄,手边没有油彩不化妆也不会不好看,干脆按需要的扮相穿戴齐全再拍。王和贾都觉得这个建议很好,三人一起动手,于是怀素同学的两组新扮相新鲜出镜!

 

怀素同学昨天在津的新扮相
小杰克逊变身最前卫的部落酋长。要是把旁边花瓶里的孔雀翎插凤冠上就更像了。威风!

 

怀素同学昨天在津的新扮相

什么叫做足下生辉?此之谓也。

 

怀素同学昨天在津的新扮相


怀素同学昨天在津的新扮相
这两张时还没有护领,但后一张的光线是所有照片里最好的,神态也很不错。因为行头是全新的,后摆有些板,穿久了就会柔软自然些。

照了几张觉得没有护领还是遗憾,王找来餐巾纸垫在衣领里面,远看居然可以乱真,不得不佩服王大士“设计人”的天才!

 

怀素同学昨天在津的新扮相

怀素同学昨天在津的新扮相

怀素同学昨天在津的新扮相

 

这顶老旦凤冠重达3斤以上,其做工绝不比青衣的凤冠省心,价值超过5000。珠子都是真珠,并加了水钻,远比塑料珠饰沉重,所以下垂挂件的垂度都很直。那些水钻在强烈灯光下的特定角度可以闪烁出五颜六色。相机的闪光灯强度不够,还是可以看到一点红色和绿色的反光。

 

怀素同学昨天在津的新扮相

怀素同学昨天在津的新扮相

上面的是大图里的截图,可惜当时没有想起来拍近影,细节不够清晰。

怀素同学昨天在津的新扮相

怀素同学昨天在津的新扮相

怀素同学昨天在津的新扮相

怀素同学昨天在津的新扮相

中午三人在西北角一家穆斯林餐厅用餐,要的火锅,王大士做东。这时王紫苓先生来了电话,说她刚从北京再次指导熊明霞的《棋盘山》归来,刚进家门,4、5、6三天天津中国大戏院的荀派专场又要公演,7号她就要再次跟着纪荀大军挥师上海,问我哪天去看戏,我说5号下午熊明霞的那场肯定去。

 

王紫苓先生是荀慧生、尚小云的早期弟子,嗓音细窄,但做派精到,武工出众,在京津两地的老观众中享有很高声望。荀夫人张伟君在世时五老合演的那两场纪荀演出,五老中王紫苓是除童芷苓和荀令莱(荀先生的女儿,戏份自然重些)以外的重要一员,足以说明她的造诣出色。虽然多年没有登台,艺业却更是精进,许多内行评价她的做工水平绝不逊于沪上荀派名家李薇华先生,要是有一条好嗓子,当能与童芷苓、赵燕侠相抗衡。可惜除了荀夫人张伟君在世时五老合演的那两场演出外,她的资料少得可怜。78岁的老人家,不计名分传授孙毓敏、宋长荣两位老师的弟子熊明霞这出濒临失传的《棋盘山》,反复指导,前后操劳了半年,最近这一次更是北京、天津、上海连轴转,要不是为了师父荀慧生大师传道,何用这般辛苦?年近八旬的老人冒着大雪在这样恶劣的路况下赶回天津,还不得休息,马上转奔上海,在京津沪三地作为幕后人员出席那个她自己不能上场的纪荀演出,默默奉献,我听了都心疼!

 

稍后常打电话来,说刚从陈那边的活动地点回到家里,车不好打,就不来我们这边聚会了。我二黄王、贾饭后出来很久也是打不到车,只好乘公交车前往文化街的名流茶馆。下午3点钟,我们赶到了名流,因为天气和路况恶劣,这时观众还很少,唱家也大部分没来,王经理正在犹豫是不是开演。不开演,观众这里天气还来捧场,不能对不起他们;开演,演员不到位,也是难事。王和琴师马金璐先生事先约好,我是这里的熟客,把王和贾介绍给这里的王经理,看到我们几个来了,也都会唱,王经理和乐队商议,马上开演,戏份照开。乐队的几位骨干谦让了半天,说既然已经来了,还正好有外地的唱家来,大家玩个开心就是,酬劳不要也罢。这一幕让我很是感动。

 

开场的打通,武场都很卖力气。虽然天气不好,观众不多,明知道收入有限,他们还是拿出十二分的热情和气力,激情饱满,振奋了在场的每一位观众,掌声喝彩声不断。

 

打通结束,我第一个登台清唱,一段梅派《西施》的“水殿风来”,一段张派《春秋配》的二黄。然后怀素同学清唱了《探母》的“宋王爷”、《望儿楼》的慢板以及《大登殿》的两段,字正腔圆,端庄大方,比11月参加《国粹生香》时又有了很大进步,获得了前后台的一致好评。考虑到这样的天气下,王经理和乐队成员如此付出为大家服务,我在怀素演唱时破例献花篮4只,王大士献花篮2只,说不用给唱家提成,作为对乐队和场主的感谢。王大士很久没有唱了,本来不想演唱,因为当天唱家稀少,还是在我和主持人的撺掇下登台清唱了《打龙袍》的流水和《钓金龟》的原板,难为他那么久没有唱了,词儿居然还顺得很,没有洒汤漏水的地方,唱得很规矩,也是很受欢迎。可惜我忘了小贾的相机也有录像功能,在他演唱时没有拍摄,离开时因为天冷急着下楼,也忘了我提议的在名流门口拍照留念。

 

这次熟识的琴师小李也在场,平时在这边都是他给我操琴,但因为这次是应马金璐先生之约,这几段都是马金璐先生的京胡。这时候上座情况好一些了,随后是一位花脸票友、一位专业演员和一位得到过李和曾先生指导的高派老票友穆先生的清唱,到4:30演出结束,皆大欢喜。虽然演唱者很少,在场的观众很满意,气氛极佳。有的观众还走到我们跟前搭讪,说唱得真好,一位当年看过多爷演出的老爷子还对怀素同学特别褒奖了一番,对我和怀素的嗓音和戏路进行了详细分析和建议,并提到张君秋、李多奎大师当年演出时的盛况,其中提到多爷晚年演唱时嗓音洪亮,功率很大,唱起来浑身哆嗦,那是真功夫,哪像现在许多演员有了麦克风哼着就唱了。我们听到这句大乐,因为上午还刚刚聊到前一天有老先生说起多爷唱戏用力到浑身哆嗦这个特征来着。当然,学李派不是要学这个哆嗦,只是为了说明多爷的演唱是真功夫,嗓子不费力,丹田乃至全身却是相当用力的。

 

广东会馆四点关门,来不及去了。本想转天陪小贾去一趟,看这天气和路况实在是不放心,辛苦没什么,要是迟到了让贾同学在冰天雪地久等就不像话了,就跟他说广东会馆离他住处不远,路况好的话转天可以自己去看看。

 

送走怀素同学与王大士,脚都冻木了,依然打不到车,天都黑了才盼来回程的863,车窗已经看不到外面的景色了,不知道到了哪一站,凭感觉坐到了终点站,下车,上楼。离开了冰天雪地,回家的感觉真好。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