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书蠹精
书蠹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9,551
  • 关注人气:81,9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再论编目的异化

(2007-01-07 20:00:00)
分类: 编目
关于编目这个行当,确实有很多要说的。

编目员是图书馆中最循规蹈矩的人,他们对完美的追求,几乎到了病态的程度,有一点强迫症的倾向。这是我们编目员的可爱之处,有时候也是很可悲的。

有人说编目是一门艺术。如果编目员确实把编目作为艺术来看,就不会如此强迫症了。关键是,他们奉规则和标准为圣旨,但是往往不知道规则和标准是怎么出来,为什么是要这样制定的。

还是举一个责任者的例子来说。曾经有规则说,责任者超过三个,可以著录一个,其他都省略。规则之所以这样制定,是为了避免编目员的负担过重,对于一般情况如此规定的。但是,如果有四个责任者,而且这四个责任者都很重要(例如马、恩、列、斯、毛),那么我还要机械遵守编目规则吗?这就是编目员的可悲之处,他们都成了规则的奴隶了!

图书馆编目的目的是方便读者的使用,规范控制的目的是要起到参照和区分的作用。但是,任何一个规范控制的规则也没有规定,规范控制是要对每一条书目数据的标目制作规范记录(不过国家图书馆有责任制作全国的规范记录库),也没有说要对每一个标目都做区分。如果说,周树人和鲁迅的参照可以方便读者查找不同笔名的同一个著者,汪东波(1962.9-)和汪东波(1962.12-)是为了区分两个不同的个人;那么,陈红(数据库)、陈红(信息系统)、陈红(计算机)这三条规范记录,如果不说明陈红到底是谁,区分出来有什么意义呢?我曾经整理了这三条记录,它们中没有任何关于“陈红”的说明(就是说规范记录不能确切指定一个人,不知道他们的出生年、出生地、从事何种职业,光凭书名就创建一条新的规范记录),而且每一条记录实际上连接了不同的“陈红”的书目数据,而同一个“陈红”的书目数据,又被分别连接到不同的规范数据。难道规范控制就是这样的吗?我们是为了实现区分的目的去盲目区分,还是为了读者使用方便?这又回到了读者便利性的问题和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问题上来了。目的和手段被颠倒了,这也是一种异化。。当陈红(数学)、陈红(物理)、陈红(化学)、陈红(演员)、陈红(歌手)……有一百多个时,我们想象不出读者将如何利用目录,也不知道编目人员将如何进行规范控制了。

有一种观点,就是规则无论对错,只要大家一致,都错在一起,就没有关系。这样讲没有错,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大家并没有错在一起。而且,如果采用不恰当的数据制作方法,会导致人力资源的大量浪费,以后还要花费大量的人力来改正数据。所以说,要制定合理的编目规则,离不开实践、理论和管理这三个方面。但是,从事这三个方面的人往往又是脱节的。

呜呼哀哉!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