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高燃
高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4,060
  • 关注人气:4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财富绝不是书写历史的主角

(2006-09-18 16:24:08)
         财富绝不是书写历史的那支主笔
四川新闻网-成都日报讯:

  生于80年代
  核心人物
  高燃,湖南人,1999年进入清华大学,先后就读于外语系、中文系。2003年毕业于该校新闻传播学院。大学第一年加入的社团达17个,创办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协会;曾获得清华大学皮划艇冠军、攀岩冠军称号。2003年开始担任财经记者。2004年吸收风险投资创办MYSEE直播网,任总裁。
 
  一个自大的理想
  记者(以下简称“记”):我听说你有个非常大并自认99%完成不了的理想,它是什么?
  高燃(以下简称“高”):这个理想不太好说,说出来别人会觉得我太狂,。很小的时候还是经常说,但是长大以后我就不怎么说了。
  记:这个理想很小就有了?
  高:3、4岁吧。我小时候在我们那里就很出名,3岁的时候去买肉,给卖肉的人10元钱,称了肉后他去拨算盘算账,我就告诉他该找多少钱,周围的人吓坏了。从此以后,不管我走到哪儿,别人都会考我算术,算出来就给我几粒花生吃。因为那时候家里面很穷,我就很喜欢被人考,吃了很多花生。
  记:这和理想有什么关系?
  高:这个关系就是:从小成绩好,读了很多伟人传记,就有和别人不一样的期望值,然后父母、老师、周围的人也对你有不一样的期望值,它们不断地正相关,一定会激发一个人产生很大的理想。
 
  记:我猜你的理想跟伟人有关。
  高:不好说,我希望做一个精神上的……也不一定是领袖,我想做一个思想家,或者做一个历史学家,能够书写历史。
  记:怀揣这么大一个理想,却因为家贫不能上高中、考大学,应该是个蛮大的打击吧?
  高:哭哇,在地上打滚。当时我13岁。说实话,对于农村孩子来说,成绩拔尖的都上了中专,二流的学生才读高中,那我上中专是意料中的事,考不上反倒没面子。但是,我也知道,上高中才能考大学,所以真正要上中专的时候,我还是拼命地反抗。
  记:很显然你的反抗没有成功。
  高:怎么可能成功呢?别人只会认为你不懂事。上高中和大学都要花很多钱,我还有一个弟弟也要读书,这7年时间,家里怎么过啊?
  记:但后来你居然以中专学历考上了清华大学,中间是个什么样的过程。
  高:中专毕业后我本来可以进我们当地电视台的,但每个月只能挣两三百块钱,对家里没有任何的帮助,所以我决定去沿海打工。我进了一家工厂,去的时候是1500元一个月,3个月以后我就搞成了5000元。
  记:这么有本事?
  高:没有,之前我对工作一窍不通,但我会钻研,每天加班到很晚,每天都工作,还看了很多书,自然就被提拔了。每个月发了工资后,除了留一点生活费,其它的我都寄回家去,几个月后差不多就有近3万块,可以把家里的欠债都还清了,我就决定回家补习,参加高考。
  记:为什么还要固执地去考大学?
  高:其实还是有点虚荣心。虽然我职位升迁很快,如果继续在那里呆下去,干个一年半年当个副总,每年挣一二十万没有问题,但是当时我的一些同学已经考上大学了,而读书时他们成绩都比我差,这个事情对我影响很大。我想象中大学的生活好浪漫,而且我隐约感觉到,如果我要实现我的人生目标,就一定得上大学,而且是所好的大学,比如清华。
  一个想到就去做的人
 
  记:众所周知,你考取了清华大学,难吗?
  高:本来不难,但我考失手了。高考那3个晚上,我喝了36瓶酒,没有睡一小时觉,结果最后成绩仅比清华大学录取线高了几分。
  记:干嘛那么疯狂?
  高:我到县城去考试的时候,刚好跟我们“班花”一路,她对我特别好。到了县城,要去买考试的文具,我一分钱都没有。本来妈妈给了我钱的,她到学校来送我,从兜里掏出来12块钱,想了想,说她走路回去,又把最后一块钱给了我。我心里一酸,干脆一分钱都没要。哪想到进城后还要买文具!和我们同路的另一个男生到文具店买了3份,给了他自己、“班花”和另一个女生,就是不给我。“班花”马上冲进去,又买了一份,拿出来给我。哪想这个举动差点毁了我的一生。我突然觉得这个女孩子那么地好,我对自己说:我现在就要去爱她。
  记:你是一个很冲动的人?
  高:是想到了一定要去做的人。可结果她回答我“考试后再说”。这样的回答现在看很好,但当时我以为她是拒绝我,马上就写了10000字的信交给她,她没有回复。我就特别郁闷,拉了一个男同学去喝酒,喝到第二天早上——我这个同学被我害死了,那年他没有考上,第二年补习才考上。
 
  记:和“班花”有下文吗?
  高:没有,高考完后她更加不理我了,差点把我气晕。
  记:看来你很习惯不顾一切去追人,难怪后来你会在电梯里堵杨致远递交商业计划书,站一夜的火车去追蒋锡培请他投资。
  高:也不是不顾一切,我有选择的。杨致远是传奇人物,是我心中的网络英雄,而我觉得我这样找他这件事本身就可能成为一个传奇,当时我就这么想。蒋锡培,我有一个非常长的名单,他是这里面很有可能给我钱的人之一。我找他一定是心中有谱。
  记:什么谱?
  高:我们关系好呀,这是需要准备的。为什么他老婆、儿子和我关系都非常好?还有蒋锡培的两个助手,都是清华的,也跟我关系很好。你要知道清华出来的人多着呢,为什么是我?现在投资者最重要的是投人,看你是不是可信任,是不是对自己的商业计划很自信。蒋锡培很认可我,本来准备给我投1000万,但董事会否决了,因为当时那个项目确实太大了,而且也有些问题,最后他给了我100万,后来又追加了100万。
 
  一个胃口很大的公司
  记:我不明白,一个有着书写历史理想的人怎么会对商业产生了兴趣?它是从你进清华开始的吗?
  高:不,刚进清华时我是一个狂热的民族主义者,主要兴趣在公共事务上,梦想就是成为有影响力的人,做有影响力的事。我天性大概如此,每当人多的时候我就精神亢奋,平时吃饭、喝酒都是这样,一两个人我没精打采,到8个、10个我就高兴。而且我一进校就当班长——这很罕见,之前清华的惯例是保送生当班长,而且还要经过两三周的培训——它也给我提供了机会。
  记:你凭什么可以破例?
  高:可能我在班主任和辅导员面前体现出了领导的才能,因为大学新生基本上都有爸爸妈妈送来,但我没有,而且还主动去帮辅导员的忙。
  记:你给自己赢得了一个很高的起点。
  高:对呀,大一的时候我就去竞选我们院的学生会主席,之前也没有新生做过,我差一点就把那个主席掀翻了,得票只比他少一点——可惜当时我的普通话讲得比现在还差,好多人听不懂。大一下学期的时候,我就创立了自己的协会,“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协会”,大约半年的时间就有几千个会员加入。
 
  记:那你怎么就从这些事情转到商业上去了呢?
  高:李鸿章说过一句话:“一个时代的人做一个时代的事。”那我就是一个时期做一个时期的事。上大学四年,前期我特别地狂热,后来就慢慢地冷静下来了,认识到我当时所做的一切放到社会上去不合适。我肯定要进入社会,并且还应该做主流社会的主流人群,我可以是一个改革者,而不应该是一个叛逆者,或者反对者。我不希望我一开始就是以一个牺牲者的身份出现,我应该做社会的强者。
 
  记:财富可以保证你成为一个强者?
  高:那不是全部,还有我应该承担的责任。我好不容易读了一个清华,总不能还让家里人住茅草屋吧?对我自己来说,拥有了财富,就可以相对自由,也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说起来也很简单,有了很多钱,就可以捐助更多学生,救很多病人,而你没有钱就不行。我不像洪战辉,他现在有很好的社会知名度,很多人会帮助他,不过其实他也不是以一个强者的身份出现,我不希望是这样。
  记:现在公司情况怎么样?
  高:它正处于少年期,胃口很大,吃很多饭,也吃很多钱,但不赚钱。不过我相信它一定有成长空间,因为少年都是有希望的。
  记:因为公司不赚钱,所以现在有人说高燃只会花别人的钱,不会自己赚钱。
  高:所有的创业英雄花的都是别人的钱。钱可以加快你的速度,新经济最重要的就是速度。但是现在我也没花别人的钱,我提出了在盈利之前不领工资,所以别人怎么说我都无所谓。
 
  记:你觉得有一天你会成为你理想中那个人吗?
  高:我会努力地朝那个方向前进。不过那个理想太大,我给自己准备了好几条退路——成为大学教授,著书立说,照样可以影响人;做一个电影公司或者传媒集团的老板,那样能有发言权;或者做一个专栏作家,也能影响很多人。
 
  一个称得上野心的希望
  记:自从你、李想、茅侃侃、戴志康等80后的财富新人出现后,就引发了一个争论:上大学还是不上大学?你究竟怎么看这个问题。
  高:有机会一定要上大学。我自己经历了很多曲折才上大学,但我觉得很值,大学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我现在跟李想、茅侃侃、戴志康他们在一起,觉得他们在所在的行业里面可以做得很好,但是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够思考更高层次的问题,我自己觉得我思考的东西比他们更宽泛,也更宽阔。我们可以看到,没有一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老板没有上过大学,这里面一定有某种必然联系。
 
  记:但有人认为中国大学教育里的好多知识在工作中根本用不上。
  高:这种观点根本就是错误的,大学不仅仅教你书本上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教你一种精神境界,一种学习知识的能力,还给你一个跟更优秀的人过招的平台。
  记:你劝过他们上大学吗?
  高:有什么好劝的,如果侃侃当初有机会上大学,他一定会上的,只是因为成绩不好,没办法。只是他们老是在电视里面说不上大学挺好,这样会误导别人的,很多人就不去上大学了,自己创业,创业完了就是当民工。哪有这么搞的!每次这么说,我就让摄影机停下来,说别播他们。他们根本就没有社会责任感,我跟他们在一起,最烦的就是这点。
 
  记:如果有一天你能对这个社会产生更大的影响,你希望是什么?
  高:非常积极的、主流的、正面的影响。我不喜欢颓废的东西,颓废的人我也很少跟他们交往。我看伟人传记,看自己和他们比有哪些不足,向他们学习。
  记:你觉得伟人对社会最大的贡献是什么?
  高:有人说历史是由人民创造的,有人说历史是由伟人创造的,我觉得历史很大程度上是由个人创造的,而不是所有人。既然这么多人在书写历史,我希望可以成为其中的一个,成为历史的主人。
 
 
  采访手记(9月3日北京)
  高燃笑起来居然有些顽皮,不像《对话》节目里那个西装革履、老谋深算的青年才俊。据说节目播出以后,有一半观众喜欢这个积极向上、有着宏大理想和抱负的年轻人,另一半则觉得他有些可怕,因为太不单纯了,太有野心了。这样的反应是高燃始料不及的。他有点轻微的懊恼,对我说,也许是服装影响了人们的判断。
 
  这个说法有道理。其实,野心与理想本质上并无区别,只是我们看一个朝气勃勃、神清气朗、衣着朴素的年轻人时,喜欢用“理想”来界定他的宏大叙事,但一个衣冠楚楚的成年人说同样的话,我们则认为那是“野心”。高燃上《对话》,定位为少年老成,自然就会被人看出他的“野心”。不过“野心”终归让人有负面感觉,高燃不太乐意,因为它和他的人生目标并不吻合——高燃想做一个对社会产生积极、主流、正面影响力的人,这个理想自3岁的童话开始,经过20年的努力、奋斗,到现在已经有了大致的轮廓。
 
  叙述前面20年的努力过程,高燃有些兴奋,把细节都讲得绘声绘色,颇具感染力。我有时都觉得自己是在听传奇故事。当然,传奇本身就是高燃追求的效果,之前我就知道他的两个传奇故事:一个是在电梯里堵住杨致远,递交商业计划书,可惜这个以传奇开头的故事结果很平庸:杨致远没有任何回音;另一个是爱情传奇,高燃参加舞会,突然萌生一个念头:要认识当晚最漂亮的女生。经他巧妙搭讪、死皮赖脸,外加苦肉计——当时那女生已经走到大门外了,北京的冬天,追出来的高燃只穿着一件衬衣,装着可怜,他要电话号码,不得,要Email,也不得,最后憋急了:“实在不行给个QQ,假的也行!”。女生真给了高燃一个QQ号,后来,她成为他的女朋友。
 
  这些行为在湖南叫“霸蛮”,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初生牛犊不怕虎。高燃的创业资本也是这样获得的。2004年6月,江苏远东集团董事长蒋锡培给了相识不过数月、大学毕业不到1年的高燃100万。本来口头协议要给1000万的,但董事会多数反对,蒋锡培去告诉高燃这个结果的时候,高燃的反应居然是大声地说“你害了我!”这令蒋锡培震惊,“我家里还有几个弟兄,回去怎么交代?”……“当时就有很多人要投我这个项目,就因为跟你关系好,我才过来。”现在提到这一段,高燃忍不住笑,承认那是预先设计好的说辞,“但是真话”。
 
  因为蒋锡培,赤手空拳的高燃得以去实现他财富自由的目标,可财富自由,不过是他整个人生目标的一个铺垫而已。所以和同龄的80后创业者茅侃侃、李想相比,高燃对于谈公司显得兴趣不浓,他说财富绝对不是书写历史的那支主笔,思想才是。
 
  有人说80后这代人进入主流社会,最重要的呈现是他们的价值观,而他们的价值观,必将影响中国社会未来的走向。我想这也正是高燃被关注的关键所在。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