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歌
胡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73,398
  • 关注人气:309,0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格阮的爸爸

(2009-04-01 23:22:00)
标签:

格阮的爸爸

大爺他爸

我爸他爸

grandfather

杂谈

    很多年前,城里住着一个帅小伙儿,面如冠玉,唇红齿白,尤其是他的鼻子,又高又挺。他有个习惯,身边总备着一面镜子,时不时拿出来照照。大家一定要吐了是吧?其实这也没什么,他并不女气,也没那么自恋。那个年代,马路上没有那么多橱窗,大街上几乎见不着汽车,更没有什么车玻璃、反光镜之类的东西,他只是想时刻保持整洁,帅气而已,因为他希望“她”见到自己的时候,永远都是整洁,帅气的。
    估计是那位帅小伙儿实在长得太帅,瞄上他的“她”可不止一个,方圆十里的年轻女子都希望他是为了自己照镜子。用现在的话来说,她们都是在单相思,或者说是在暗恋,毕竟那个年代社会风气还比较保守,女方主动出击是非常少的,而且面子也是个大问题,如果被拒绝,那可是有相当大的负面影响。偏偏这些“她们”里面就有一个不怕失节、迎刃而上的,她在终身幸福的大事上一点都不含蓄,她知道,等是永远没有结果的。
    她除了有勇气,还颇有智慧,她并没有冲到那个小伙儿面前,对他说,娶我吧,我非你不嫁了。她很聪明,去跟那个小伙子借镜子,并且没有说何时归还。小伙子也不是笨蛋,要真是笨蛋也不会让那么多人朝思暮想了。你把我的镜子借走了,而且还不想还给我,那就是要告诉我以后都不用打扮了,你对我已经够满意了,实在想要打扮了,还非来找你不可,那不就是打扮给你看吗?小伙子把这些事情想清楚后,又仔细看了看眼前的这位姑娘,心里顿时浮现八个大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这回轮到他不好意思了,微微一笑,把镜子递给了她。姑娘也不言谢,转身就走了。小伙儿呆呆地目送她远去,姑娘突然回眸一笑,他也冲她笑,不过是愣头愣脑地傻笑,心里突然又多了四个字——倾国倾城。
    这下问题来了,之前不是说他照镜子是为了那个“她”吗?现在半路杀出个程咬她,那此她是彼她吗?谁知道呢?或许还真是,或许根本就不是,总之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后来他们成亲了(不成亲我铺垫那么多干嘛呀),还生了一女两男三个孩子,他们都和他一样,有一个又高又挺的鼻子。
   
    小时候我最常做的一件事情是等爷爷回家,因为只有他老人家回来了,我才能算得上是家里真正的小皇帝。奶奶虽然也宠我,但她会告状,还总是添油加醋。她经常会逼着我睡午觉,我只能服从,因为只有我服从了,她自己才会睡着。我就趁她睡着的时候悄悄溜出去玩,但每次都不能在她醒来之前回家,那倒也没什么,她也不会打我骂我,只是到了晚上一定会被老妈教训。那时候爷爷还在上班,我总指望他能比老爸老妈先回家,因为他能管住奶奶的嘴。经过长年累月的经验积累,我已经能通过脚步声来辨别来者何人,要是听见节奏快的或是脚步重的,那我晚上一定没好果子吃,要是听见脚步又轻又慢的,那就是我的大救星啦。
    除此之外,我还特别喜欢跟爷爷出门溜达,因为每次出去必有斩获,当然斩获的都是玩具。爷爷也喜欢带我出门,因为我是他唯一的孙子,他带着我总觉得特有面子(我小时候长得肥头肥脑,可爱极了——吐吧)。嘿嘿,面子可不是白拿的,要用玩具换的!不过爷爷不知是听了奶奶的话,还是受了老妈的指使,一旦我提出非分要求,就甩手走人,以把我独自留在玩具店不带我回家来威胁我。这办法头两次用的时候还是颇有效力的,因为我小时候胆儿小,爷爷一走我就哭,一哭就夺门而出,向着不远处的爷爷飞奔而去。后来我慢慢发现,哭是无能的表现,却是有效的方法,因为只要我哭,爷爷就会心软,只要我哭得够大声,持续的时间够长,玩具就能被我带回家。我要做的,就是一边哭,一边等爷爷回来付钱。
    在那个年龄还是个位数的年代,等爷爷,是我最常做,也是最愿意做的事情。

   

    “他瘦了很多,不过他还是那么帅,鼻子还是那么挺……”
    “他一直在等你回来,一直念着你的名字……”
    那年的冬天来得有些早,阴冷的空气让他很不舒服,它进入他本就虚弱的身体,带去了阵阵寒意,带走的,是他对这个世界最后的留恋。
    他,就是当年的那个帅小伙儿,我的爷爷。

 

    得知爷爷过逝,我后悔,内疚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射雕》复拍之前,父亲曾提醒过我爷爷的身体越来越差,我没有领会到他话中的深意,那段时间也的确很忙,直到进了剧组都没有去探望他。我天真地以为,等杀青了再去看他也不迟。接着就是没日没夜地拍戏,我似乎已经忘了还有一个在病痛中残喘的爷爷。直到一天晚上,我突然梦见了他,他说他要走了,却没说要去什么地方。我不停地哭,就像小时候站在玩具店里一样。从梦中醒来,我有一丝不祥的预感,想着应该给家里打个电话。可到了片场我就忘了,脑子里全是郭大侠精忠报国的台词。我肯定那天演的戏里,没有提到郭啸天和李萍(哎,算是给自己找个借口吧)。神奇的是,第二天晚上我又梦见了爷爷。在梦里,他的病完全好了,可以下床自己洗澡。我就在一边看着他,还跟他说了很多话,具体说了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记得自己很开心,他看上去和以前没什么两样。醒来之后,我在床上愣了一会儿,我不知道连续两天梦见爷爷代表什么,我尽量不让自己往坏的方面想,或许真的就像梦里那样,他的病好了。我提醒自己,今天一定要给家里打电话!结果一直到那天临睡前,我才给母亲打了电话,和她聊了快半个小时,却把爷爷的事忘了。我不知道这在医学上如何解释,是我的脑子出了问题吗?
    几个小时后,我接到了父亲的电话,他告诉我,爷爷走了。
   
    “早上他好像很不舒服,大声地喘气……喘了没几下就停了……我睡在他对面,就这么看着他走了,他瘦了很多,不过他还是那么帅,鼻子还是那么挺。”
    当年那个跟他借镜子的姑娘陪他走过了六十几个春秋,走完了他的一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她始终没有把镜子还给他,因为在她眼里,他永远都是那么完美。
    她,默默地看着他离去,没有一句话,没有拥抱,没有吻别,有的是半个多世纪的回忆和相伴一生的誓言。

 

    “浩浩(我的堂叔)来看他的时候,他很开心,因为他以为是你回来了……后来城城(我的另一个堂叔)也来了,他就说孙子一定很辛苦,怎么瘦了呀?他一直在等你回来,一直念着你的名字。”
    小时候我每次都能如愿以偿地等到爷爷,可是爷爷却没有等到他的孙子。
    没有时间了,等不及的爷爷只能去孙子的梦里见见他的宝贝。
    爷爷真的要走了,孙子你不要哭,你看爷爷的病不是好了吗?

 

    两天前去为爷爷扫墓,带着愧疚和思念……

格阮的爸爸格阮的爸爸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