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白脸-
白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52,602
  • 关注人气:4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冬储大白菜

(2006-04-13 11:43:51)

 

                                 

      说起冬储大白菜,那可是当年计划经济下北京城的一大特色。一到每年十一月一号,冬储大白菜上市的时候,你就看吧,每个菜站门口都堆着几十万斤的大白菜。后面,则是排队的长龙,多则一两千斤,少则三五百斤,反正没有不买的。现在的小孩可能不理解,都觉得大白菜没啥吃头儿,但在那会儿,冬天除了大白菜还是大白菜,你不吃就饿着吧!

       大白菜一上市,可让那些还没把媳妇娶到手的哥们儿得着了讨好未来丈母娘的机会。不是有那么一段相声吗:甲问乙星期天干嘛去了?乙说去帮对像家排队买冬储大白菜了。甲说那你们家大白菜谁买呀?乙说当然是我姐夫啦。

       当时的报纸上鼓吹大白菜如何如何有营养,说林青霞和胡慧中每年春节都要特意飞到北京吃上一顿,愣号称是白菜豆腐保平安。但是您想啊,再好吃的东西也架不住天天吃,月月吃,一吃还就是十几二十年。所以为了表示对大白菜的反感,首都人民把一些常用的贬意词都安上了菜字。比如说当年打住不叫打住,叫歇菜;我晕不叫我晕,叫晕菜;没戏不叫没戏,叫完菜。可是贬归贬,吃还是得吃。好在北京人开动智慧,因陋就简,把个大白菜居然也吃出了许多花样来。像我们家吧,大年三十儿就摆了一桌:凉菜是糖拌白菜心;热菜是醋溜白菜帮、五花肉粉条炖白菜;汤是白菜豆腐氽丸子。等十二点放完爆仗端上来一盆饺子,咬一口——还是猪肉大白菜馅的。

      十几岁那年母亲过世了,家里只剩下我自己。我心想以后一人儿也就不用囤那么多大白菜了,想吃就跟邻居要一棵,一吃能吃好几顿。有一次哥几个来我家打麻将,半夜都饿了,说要吃夜宵。我说家里除了米可什么都没有。邻居巴一老爷说这还不简单,出去搬几棵大白菜不就全齐了。我说要拿也别拿邻居的,总共就挣那俩钱儿,都不容易。我们一商量:去菜站。到了菜站看着成山的大白菜同志们乐了,我说搬两棵就够。巴一说拿还不多拿点儿,说着指挥大家一人搬两棵。我们这儿正搬着呢,就听卖菜的柜台底下有人开腔了:“嘿,哥几个,搬两棵够吃就得嘞!”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文身
后一篇:爆  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