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安琪
诗人安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21,158
  • 关注人气:49,4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在路上》(散文诗)

(2012-06-15 12:59:38)
标签:

安琪

散文诗

在路上

文化

分类: 安琪散文诗

《在路上》

安琪 

 

我曾经在一首诗中这样写道:超越死亡,使灵魂呈现透明和直接。但在内心深处,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善良的“非可能存在”。我无意反思死亡将带给我们什么,至少死亡使我们现世的写作变得积极而无畏!除此,我还挖掘了一座墙,看见墙下月光构造的花草依然香亮,我产生了人类所能产生的感慨:自然的伟大!当我这样感慨时,我忘记了一个事实,即人也完全是自然的一部分。那么,人是在什么时候超越自然,或自以为超越自然了呢?大概是从拥有语言、文字、思想开始的吧。

只有死亡,只有死亡一视同仁,把人和物的存在一笔勾销。死亡是可疑的上帝的恶作剧。在新概念武装起来的诗性空间中,死亡更像蒙面天使,促使一个人不断地在惊惧中奔跑,直到扑倒。我听到一个声音在发问:干嘛,干嘛?对于死亡,万事万物都只能是,且仅仅是:在路上。在这里,路的意义被阴暗定住,光明却是死亡手上的明灯,指引我们向前,向前,直到与它撞个满怀。死亡的预谋超出我们的想象!

遭遇与忍受,这就是我们的认命?无论如何必须做些什么,无论如何必须给死亡真实的一击。我这样说时,我的灵魂已在不安分地雀跃,我的手已在不安分地抖动。声音太过短暂,只有文字是恒久的!我做梦写作,妄图以此与死亡打个对手。我从一个字一个词认识世界,重新给死亡一个重创。肉体渺小,精神伟大!我感觉我的肉体被一点一点地吞噬,只有精神挺立,在肉体被吞噬的路上流连。并且留下痕迹。

我敢断言,在每一个写作者内心,都少都有对超越死亡的幻想,他借助文字实现。诗想的痛苦延续开来,像早夭的黎明和钟声。必要时候,我恳求我的文字有一滴蚊子的血,深深地扎进去,然后提取。我的诗性诗写变幻不拘,问题依然存在,我不能肯定我的文字是否就能直抵生的根部。如果不能,我又偏离什么?我突然就被自己问得体无完肤。“人——无”,“无——有”,世界的毁灭者,我不能给你更多的答案。

半个我的孤独混杂着半个我的无能,现在,现在,只有现在是我的。现在我在诗写的路上迷途,不由自主。我被自己的内心困住,他人只是我行为的某种限制,只有“我”,才是我的绳索!我看到一天低垂下来,鸟也像缕轻烟提供表象。宇宙和物和我就这样融为一体。我还看见一阵风吹走思想者的思想,或者他从来就没有思想?人是什么?思想又是什么?诗写真的存在,诗想真的必须?我再一次询问自己,感觉就好像进了地狱。

我的面前已没有任何一件参照物可供对照。我在路上,隐喻的结构,柔美的幻象,既定的死亡,这一切种种集合起来,强化了生的矛盾,和语言质变的矛盾。死亡诗性突然就合成一个词,直接地引我走入一个纯净透明的诗界。

 

                                                      1997年,漳州。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