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安琪
诗人安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21,158
  • 关注人气:49,4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整个世界都在它面前敞开大门》(散文诗)

(2012-06-12 13:33:46)
标签:

安琪

整个世界

散文诗

海峡都市报

文化

分类: 安琪散文诗

《整个世界都在它面前敞开大门》

安琪

 

1)

我看到时间就睡在清冷的柠檬树叶上,一天也不可缺少的时间就这样停顿了。我们已经长得很老了,新鲜的水分不断出现又不断折磨、枯萎。尽管在脸上它们依然放光,像空前绝后的物质失去自己的审美范畴,我还是听到内心的街道急速驶过一辆过时的马车。

和所有疾病一样,我疑心肉体的关怀会随着纸张的飘荡而渐渐褪色。天空拉开消瘦的一角,收集诗歌的人把隐在黎明的指头匆匆收回。等待或转身起立?灵魂的影子重叠着,暗示关于不安想法的秘密。我先翻开它:爱分割的部分喂养了夜晚的鱼儿和辗转反侧的叹息。然后就是碟中的哭泣。月光在拥挤中显得疲惫,每一颗星球的命运似乎赶写着焊接不了的裂缝,存在就在存在中!

 

2)

尘埃和理想主义者的精神晚餐同时飞向远方。只剩下证明,风是否留过符咒?圆砖是否连绵起伏地改变世界?我看到闸门的闭合像意志的轻便化妆适宜葡萄和感知,真实的接触是其中幻想的激情的表现形式。我看到停顿,时间不声不响,一个单纯的孩子就是石头光洁的皮肤。如同后花园里跌落在地的视线被零乱地堆积,无数双布鞋的擦痕携带着蚂蚁的叫喊高傲地和它们作伴。这是简约的微笑,忧伤的功课引领我们:越过欲望,沿着大地形状的树枝你就将获得源源不断的力量。

 

3)

一个动作就像一次出生,一个人就像一场事故。天真的玻璃总是不甘寂寞,它已为温暖预备了破碎。梦从脑子里醒来,一只辛味的小笼是它的家。我清楚结实的幽静的另一张面孔,像饥饿清楚惊恐的眼神,火焰清楚湿漉漉的谋杀。记录是没有的,爱情的事业训练我们夸张的调查,和顽强的承纳失败的经验。一切好像全都发生:钉子钉入天堂,使亲热疼得发痒;灯盏注入毒素,使赞美变成怪异。卓越的也是扭曲的,隐约合作的企图晃动着,游过细菌部落的村庄。

 

4)

时间接近潮湿的凝固,我把它比较了又比较,最后肯定“诗歌的砖瓦砌成虚弱的房间”。我走了进去,鲜血已调到可以抚摸的温度,舌头在空空的桌面上接受打理,像有助于愉快的玩耍。呼吸和橡皮泥交错着被安排了蓝色的图纹。这是思想突然澄澈的标志,一个个闷热的词为着思想工作,一个个思想的词脱下油腻的外衣,至少有五次我看到停顿。

 

5)

我看到诗歌迎着阳光和精神一起放牧到天上。天上的街市也是人间提灯行走的骨髓。清洗过的玉米像金黄的纽扣,爱情又像闻风出动的意外,我感到灰烬踩在上面的痛苦。风在计算着春天的步伐,许许多多的风需要更多假设驱赶春天到达“虚弱的房间”:是的,爱情从哪里开始?时间比喻性地化为美好的祝福。

它跳跃的瞬刻连同周围已经空掉,需要一次停顿来增加时间的重量。我看到修锁人胳膊里夹着的小蜻蜓像一把翅膀形状的钥匙,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它面前敞开大门。

 

                                                          2000年,漳州。

 

                               刊登于《海峡都市报》2001年3月6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