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安琪
诗人安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21,158
  • 关注人气:49,4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明天将出现什么样的词(词语散文节选)

(2010-04-16 11:34:08)
标签:

明天

词条

山花

星星

安琪

分类: 安琪散文诗

按:搜索到这些词条,它们大都写于1999年左右。当时我以《明天将出现什么样的词》为总题写了许多,分别刊登在《山花》(1999年第5期,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SHHZ199905016.htm)《星星》等刊物。现在看来,这些词条更像一种语言训练。我不知道那时为什么有这些令今天的自己读来都有点难为情的奇想——时至今日,我越来越喜欢朴素的叙述了。存一下吧。——安】

 

明天将出现什么样的词
 (词语散文节选)
      

                              文/安琪

  《老》

  我越来越害怕“老”。在某种程度上,老是比死亡更悲惨的一个概念。恰如一根齐刷刷折断的肋骨,“老”露出了血淋淋的一面:但却是平稳有序的。这正好是老的残酷和无奈。
  我相信每一个人在青春将逝的瞬间都会顿感生之无趣,他不可避免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步步走向晚境──老。他甚至宁愿就此死去只为挽留最美一刻,譬如月光下暗含鲜花的琥珀。很快地,他屈服了。他接受并认命,像散失自由一样散失对青春的怀想。
  我曾经在精神的低谷里被语言的剥离弄得辗转反侧,我的手一下子迟钝而麻木。我恍惚间失足掉进一片空旷的海棉地:轻浮,绝望,欲哭无声。我一下子跃过年龄的界限直接抵达生之尾部,我“老”了。如果一个人不能恢复诗想的活力,不能记起诗写的冲动,他首先就已经老得彻底!
  我行尸走肉般地过了一天又一天,内心的痛苦沿续了整整三月。尽管我不想对未来做太过乐观的瞻望,我依然肯定自己“没完”。这是一种暗示抑或支持?我让自己像一匹光滑的布等待切割。时间的刀子啊,请把我停顿三月的心放在你的利刃上。
  那把刀子叫“老”。

  《清醒》

  没有哪一种清醒比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不能”更清醒。
  这似乎有些拗口,又仿佛在做着文字游戏。但我说,我的本意只是想给感觉一个现实的说法。个我的思考是有限的,诗写也是危机重重,我们无法保证我们能用毕生的精力去穷尽自己的意图。清醒在这时就显得弥足珍贵。
  “那么,我们能否把‘能与不能’进行拆解,并由此引伸出──爱与死,生存与 绝望……”我听到有人窃窃私语。我指使语言对这一切进行解答,于是我得到一首完美的诗。我的诗写一直停留在对事物表面的遗弃和内里的关注,这使我的头脑变得复杂而兴奋。我喜欢键盘快速流过的滴哒声响,混合着就要散架的预感。键盘永远比我清醒!当我的手敲出一个错误的字码,它“都”的一叫拒绝承纳,我不得不说,清醒是多么值得宝贵啊。
  但同时我知道有一种境界为众生所求:难得糊涂。现实制造了一个个乌有的神话,死亡又把它们一一抹去。每一个人都有理由加重他的意志,每一个人又都无法完成他的意志。保持清醒至少能使我们像一根手指存在而富于联想。
  我接受清醒的迷狂,也不拒绝深度挖掘之后的空荡。事实是我在自己的身体种植阳光和阴暗,并远远地听到了灵魂自相残杀的声音……

  《怀疑》

  怀疑像一个坏孩子,体现了意识的博动和群体的失散。
  被怀疑指控,我们迂回在此岸与彼岸之间,我们的心在虚无中跳舞,狂欢却漫无目的。身后的敲门像镜中的鬼脸传递出神秘的恶作剧般的想往:我忍不住就回过头去。我被暗示在手术台上。
  “最为倾心的是你一字排开的雷霆。”诗写突然就带给我三分钟的长叹。我看到满天纷飞的手稿像死亡的碎片,感动着生者的脚步和他怀里的鹰鸟,我已隐隐地进入自戕的语境。我为着一只失败的灵感怀疑我曾有的辉煌。只有这种背叛才是真实并饱含恶意的。
  我沉默而尖利:像钉子,像死亡的蚂蚁,一次性做完全部的买卖。我的状态几乎不允许自给自足。于是我哭了,真实的谎言比比皆是,为什么我不能自我安慰?我只是怀疑着,细数伤口:“我在死”!怀疑在此已近谋杀。
  我诗写的行为暗淡而堕落,愿望已经终止,灵魂无声无光。无辜的人,也给我的飞翔插上翅膀吧,“让我把死亡救活”。我忍住三个月的心动只为了寻找一个恰切的语角,而正是寻找给我的肉身注入思想和勇气,使我得以平静并总结出来。
  “我的寻找是有效的吗?”

  《沉默》

  我的沉默有刺,语言如光。我大抵是在生存的背景上看见死亡如石凸现出来,并且吐出鲜血和诗句。
  我无法诉说这种感觉:食物在食物链中循环,没有哪一环是它所需要的,它成为我口中的一部分是因为它的可食性,食变成它的罪恶。同样,我无关痛痒的词句经由某个意念的作用而具有神性,这像是一种讽刺,文字本身是不具功利和色彩的,说出的人却试图引动。我的沉默就在这无限的放大中不知所措。
  但诗写的意志是那么强烈地倾巢而出。如果我的口不能阻止思绪的涌动,我的手又怎能全力捆绑不露破绽!我索性创造了吧,一个又一个诗语的照耀,形成一道又一道光圈,如果真的有光,它必然会带给我一个全面彻底的舒展。
  我体验到迎风的张力,死亡也要自沉默中挣扎而出。我与沉默结下善缘,我虚拟着行为的质感,猜测可知和不可知的一切,我凭借恐惧产生的催化剂使自己稳定下来。
  我的沉默更多的是语词碰撞之前的巨大灾变,有如豹子坠落,煽起血腥和元素,而一只肤浅的灰尘在我眼前轻微地划过,像物质所能有的速度。我的沉默来自无人慰安的祭品,它撕裂日常轨道,或者躲避。
  它原来也可以是世界之外的世界。

  《西藏》

  我来到了西藏。太多的人来过西藏,我只到我自己的西藏。
  我想起当下流行的一个词:空间。空间无疑有它的多维性,有如歧路亡羊,羊在天涯。天涯就是西藏。对俗世生活,西藏是一种干扰。这种干扰缘于人类的不可扼制和贪婪。甚至追求清洁的精神的行为本身也是贪婪的。西藏无所谓清洁。西藏无所谓倾诉和确认,它内心的激情自成一体并自成暴力。一切与死亡和生命相契合的刹那对西藏都是可能的。
  我愿意在自由的写作中得到升华。我的诗想究其实是一块碎玻璃找到落脚点,它渴望扎破俗世的步履,不,步履太过真实,它渴望扎破什么自己并不知道。它抵制和牺牲,它无疑是无益的。对大多数人而言。
  我看到高处的西藏。高处也是低处。西藏要蹲下身来,它要更多心灵匍匐其上,西藏本质是救赎:一种永无尽头的想望萦绕其间。西藏的存在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清明纯境”。人类是否应该在这里建立自己的意识原动力?
  我写下西藏,直至把自己全部抛弃。语言的神迹在此得到映证,也许无言也是好的。子夜时分,西藏失去价值判断,“江山一笼统,井上黑窟窿”。一场造诗运动一下子偏离准绳……

  《灯》

  我先在过道里放置一块石头,然后在石头上放置一盏灯。石头代表绝望和干扰,灯,无疑是不断的召引和暗示。
  新空气也在不断的走进中得到争取,我恍惚间是在自杀的幻象中轻盈和谐起来。“诗中的马匹拖举剖开的地狱,我在这方面无能为力”,一个人如是说。实施计划等同于终结计划,灯,在语词中开出一片空地,仿佛两面神披散的长发。灯的意志维护了诗人的诗兴。
  我清楚地进入灯中的黑暗。更多变态的事物像七个小矮人藏在灯中,灯一消逝,它们便死亡。我亲历亲为灯的闪烁不定,除了压抑,还是压抑。幻美的旅行不断印证一个人所能达到的失意,并随时准备削弱精神向度上高拔的起点。
  这就是灯。充满幻想大而无当的光明范例,我一刻也不能忍受。我先在过道里放置一块石头,然后用另一块石头狠狠地砸在灯上。接近星光也接近幻觉,但不要接近灯。灯不再有现实标准,坚持和谵妄虚掩门扉,发出“死亡死去”的呼声。我终于知道我需要灯就像诗写需要命题。
  我的需要近似于人性还是虚设,我的诗语无边无沿,看不见深深的风景。尘埃仆落,一个人被发明出来只为接受谴责……

  《椅子》

    我仿佛能在椅子上面看见时间。年代久远的椅子是时间的同谋,或者它本身就是时间气息的具体化。空着的椅子像膨胀的欲望,属于肉体和精神的叠加。椅子无法对附着在它身上的黄昏和灰尘进行驱逐,但它仍是神秘的。文明借助椅子不断演变,揭开或提示时间兴风作浪的流程。人类对椅子是不公正的,这体现在人类处理椅子的方式:仅在疲惫时才用自己的臀部去亲近它。老了的椅子最能明查秋毫,它静静地与虚幻对话,内心合拢着隐蔽的激情。有时,椅子也会调皮地做些恶作剧,譬如把猫或牙齿或慌张的意识狠狠地摔个四仰八叉。偶尔,椅子也会像窗帘一样飘起,那是它上帝般思考的结果。椅子与椅子之间是不平等的,这是它们的命。有一个夜晚,我听到椅子们在谈论关于罢工的话题,它们认为,人类只有回到茹毛饮血的时代即没有椅子的时代才能坦诚相待。历史并非如我们所愿地向前发展,对物体感应的散失,使人类的脑液在持续干掉。一个背离本质的产物被赞美为进化!椅子确确实实构成一种内在对外在的干扰、引导与没有。
    所有的椅子联合起来,足以消解世界不断升级的纷争、核武器。坐下来,让我们一切重新开始。


  《鞋子》

    我以为路不在脚下而在鞋子里。每一双鞋都藏着一条通天或入地的路。有一天我醒来,发现鞋子摆出一副与昨晚不同的姿势。我清楚地记得临睡时鞋子是同向排列的,现在,它们一南一北反向零乱地躺着,身上隐约还有一丝喘息。每一双鞋子都不会闲着,即使主人不顾或没安排到,它们也会自己出游。鞋子是特别害怕寂寞的动物。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鞋子也是特别好奇的植物。它们的出生决定了它们贮藏在皮肤里的不安分、驳杂,甚至异端倾向。没有思维的鞋子恰如没有神经的人体一样可怕可悲。我会从鞋子的一阵阵烟灰里感觉到它们的兴奋,这是一种超越自身的理想构图。鞋子比人幸运,倘若天下的鞋子都是一家,鞋子就会变得比人还强大。事实上,鞋子已经做到。因为,人类永远也无法像鞋子那样团结。即使仅仅两人相对,人类也会生出无数种纠纷。两只鞋子就不同了。鞋子好体验的天性存在于意义清晰的内涵和奇妙里。它们想象世界像一个巨大风筝的博物馆,充满颜色、活力及整个飞翔的判断和实际。鞋子叙述纯净,哪怕它们落满灰尘,它们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愿望也是令人羡慕。鞋子与大地的关系可做如下表达:大地就是万物的鞋子,鞋子则是大地肩膀上嗡嗡闹着的蜜蜂,或孩子。
    在自我实现的创意层面,鞋子以自身的语言方式解释世界。它甚至乐意把自己摆上祭祀台案,迎来死亡的那一瞬。

  《速度》

    速度在填饱我们关于光的幻想。黑暗的速度更快更猛,它窄窄地穿过时空,有如一道猝然升腾的白骨走廊,闪动幽灵灵的眼睛。我与速度的关系是年轻和衰老的关系。速度越快我将越发年轻。只有速度才能使我不停地把皱纹和对死亡的恐惧水滴一样甩开。速度是中性的,并且有强烈的自杀意识。当它感觉被闲置,它就自我正法,比一溜烟还迅猛。速度的反面就是“无”。与正常的心理符号对称,速度过滤了时间的杂质,把万物的一生真实地呈现出来。我可以忍受议论和对抗,但无法安然地在速度的暗示中入眠。速度提醒我,这是最后的一顶金色斗笠,谁都在锻炼自己的头颅。这个世界有待于增强对速度的死亡感知。我觉得速度更像一种心理需求,我维护它像维护世界和平。我不断挖掘速度的反论图腾,直到主体消失,速度自行呈现。
    速度类似一杆称,把一个人均匀地切割、分段,产生纸空气的效果。一片白花花的速度可贵地做着扩胸运动,企图以此嘲笑人类。速度仿佛多重幻象被研制成粉,记录下遗迹的新能源、果皮自给自足的对接灵魂。

                                                       1999年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