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陶东风
陶东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64,053
  • 关注人气:28,5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如何理解纳粹集中营中的自杀?

(2023-02-13 09:08:52)

如何理解集中营中囚犯的自杀?

陶东风

 

纳粹集中营中有类特别的人,这就是特别行动队队员,他们负责把在纳粹党卫军的监视下把犹太人囚犯送进毒气室、清理尸体和衣物、掩埋骨灰等。这真实魔鬼干的活!但他们能够拒绝吗?他们拒绝这种工作的唯一方法就是“结束自己的生命”,也就是自杀。那么,他们为什么不自杀?他们应该自杀吗?如果不自杀,别人有资格有理由谴责他们吗?德国社会学家沃尔夫冈·索夫斯基对这个问题的讨论虽然是针对特别行动队队员这个特殊群体,但实际上也适用于集中营的其他囚犯,甚至对理解所有极权主义制度(集中营只是这个制度的极端化形式)下人的选择也有相当大的启示:它实际上通过集中营中特殊案例道出了极权主义条件下普遍存在的道德困境

在索夫斯基看来,道德判断不适合于集中营“特别工作队”队员,别人也不应该对他们的不自杀说三道四。索夫斯基的理由是:

“只有当人们有选择的时候,道德判断才能存在。然而,死亡(或者自杀)不是一种选择,因为它让进一步行动所需的所有条件都化为乌有。殉难并非真正的出路。自我牺牲是最高等的道德行为,而它的可能性从一开始就等于零。杀死自己并不拯救任何一条人命。”(95-96)

集中营环境下的自杀到底是不是一种选择——哪怕是一种终结任何进一步选择的选择?如果说不是,为什么?如果是集中营中的人在任何意义上(包括死亡)都没有选择,那有些人为何要自而不是随大流麻木不仁地浑浑噩噩地活着?就拒绝继续浑浑噩噩活着而言,自杀不也是一种选择吗?人死了,进一步行动所需的所有条件当然都不再存在了,但进一步堕落的所有条件也不再存在了。在这个意义上,我以为在集中营条件下的自杀,是终结了任何进一步选择可能性的选择,同时也是终结了任何进一步堕落可能性的选择。

但是我们却不能对那些不选择自杀的人进行道德指责,不能说“你为什么不自杀?”正如索夫斯基进一步指出的:对“特别工作队”的成员,进行道德审判不仅是不正当的,而且是无意义的。他的理由是:“当绝对的恶变成制度时,任何道德行为都无从谈起。”96

“当绝对的恶变成制度时,任何道德行为都无从谈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是否说:当“绝对的恶”变成了制度,任何人的选择——除了自杀——就都不可能了,因此也就不存在真正的道德行为了。而自杀即使可以理解为一种特殊的选择,这种选择的意义确实不是在利他意义上说的(“杀死自己不可能拯救别人”),而是在“自利”也就是捍卫自己的尊严的意义上说的。如果这样理解准确,那么,话也可以反过来说:当任何人都没有了除自杀外的选择自由,这个时候“绝对的恶”制度化了或变成了制度本身。这是制度化的绝对恶,也是绝对恶的制度化。在这样的制度中,所有的人都是这个制度的合作者,都是浑浑噩噩的苟活者,因此都没有指责别人的权利或道德优势——当然,或许自杀者除外,而自杀者是不可能站出来指责没自杀者的。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22年12月25日
后一篇:2023年02月13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