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陶东风
陶东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32,641
  • 关注人气:21,4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阿伦特论极权主义的组织机构

极权主义组织的四样东西给阿伦特深刻印象(大多数对她产生印象的东西来自她对于纳粹的理解)。首先,在纳粹党拥有庞大成员的时候,它也仍然充满猜疑地保持对于成员和同情者的区分,寻求保持正式成员的稳定性,同时增加同情者的数量。这样做不是因为非成员不能信任,而是相反,是为了成员可以到处发现潜在的支持者:“对于党的成员而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普遍的误解是:极权主义是冷战的产物。的确,对于某些学者和政治家,它已经被用作自由主义和民主政体的对立概念(counter concept)。但是当阿伦特195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1 15:38)
反希望的希望

美国犹太人哲学家阿维夏伊.玛格丽特(Avishai Margalit)是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The Hebrew University)哲学教授,其《记忆的伦理》 出版后,反响强烈,欧美各大媒体好评如潮。书中提出的关于道德见证者的一线希望(hope against hope,或译“反希望的希望”)的观点,对于今天我们谈论希望具有很大的启发性。现编译如下。
马格利特认为,他对于道德见证者(moral witness)的研究基于一个现象学的描述。阿赫马托娃在《安魂曲》中写道:“我,彼时彼地的幸存者,作为一个见证人与命运相同的人们站在一起。”《安魂曲》的“前言”中的一段话可视作对这几句诗的解释:“在叶佐夫恐怖时期的那些可怕日子里,整整十七个月我在列宁格勒的一个监狱外面排队。有一天,人群中的一个人认出了我。站在我后面的是一个妇女,嘴唇冻得发青。她自然从来没有听见过有人喊我的名字。现在,她突然从我们每个人共有的麻木中摆脱出来,通过耳语悄悄问我(我们这里的人都这么说话):‘你能描述这个场景么?’我说:‘我能。’于是一个类似微笑的消失已久的表情掠过她的脸庞。” 
马格利特认为,从这段话中可以发现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核心提示】我所谓“受伤的叙事”(wounded narrative),有三个含义。第一,指叙事主体(叙事者)是反“右”和“文革”时期受到过极左政治伤害的群体;第二,它所叙述的内容是主人公的受害经历或创伤记忆;第三、也是最重要的,这种叙事作为一种书写创伤记忆的形式,它本身就是受伤的,甚至是残疾的、带菌的、病态的,打上了迫害者、也就是极左政治的权力印记。也就是说,“受伤的叙事”讲述的是受极左政治伤害的知识分子的生命故事,同时,这种讲述本身又在极左意识形态逻辑的控制之下,因此极大地局限了受害者对于自己受伤经历及其原因的反思,甚至成为另一种形式的对于极左政治和意识形态的维护。极左整体与极左意识形态对于人类文化、人的精神世界的伤害,即使在后极左时代的受伤叙事中仍然体现出来,受害者即使在讲述自己的受伤害记忆的时候,仍然无法摆脱极左意识形态为它提供的逻辑和叙事方法。必须先诊疗和修治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3 10:42)
               存在(汪锋)

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
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
多少人爱着却好似分离
多少人笑着却满含泪滴
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
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物
是否找个借口继续苟活
或是展翅高飞保持愤怒
我该如何存在
多少次荣耀却感觉屈辱
多少次狂喜却倍受痛楚
多少次幸福却心如刀绞
多少次灿烂却失魂落魄
谁知道我们该梦归何处
谁明白尊严已沦为何物
是否找个理由随波逐流
或是勇敢前行挣脱牢笼
我该如何存在
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
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物
是否找个借口继续苟活
或是展翅高飞保持愤怒
谁知道我们该梦归何处
谁明白尊严已沦为何物
是否找个理由随波逐流
或是勇敢前行挣脱牢笼
我该如何存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九大报告的一个亮点,是对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重新界定,这就是:人民日益增长的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我认为,“新时代”的特点应该从上述关于新时代主要矛盾的表述中获得理解。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创伤,受害者,见证(上)  
                          陶东风  编译
  
      我想提出个体记忆和集体记忆的语法(grammar)这个概念,以进一步深化记忆理论的基础。在这个概念之下,我们需要探讨有哪些历史条件、心理机制、政治策略,包含在记忆的建构之中?
      语法学和类型学不同。类型学是一种静态、封闭的分类方法,而“语法”首先指的是语言生成意义的方法,亦即有意义的陈述得以生产的机制。作为规范话语表达的规则,语法是集体的建构,包含了心理、社会和文化等多重因素。语法作为一套规则,构成了语言交往的条件,使我们能够把握其形式性质,把握其作为交往行为的成功和失败。个体记忆和集体记忆也受一套“语法”的规范,这套规范紧密联系于叙述惯例和传播类型。探讨记忆的语法,必然涉及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在个体记忆和集体记忆中,有没有可能分辨出某些基本的、可重复的模式?当然,依据结构的可重复性来思考隐含在个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14 10:42)

怀念张伯舜先生

陶东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忆还是遗忘:处理创伤性过去的四种文化模式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