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陶东风
陶东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48,276
  • 关注人气:21,4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新媒体的冬天不可能是传统媒体的春天

广电总局责令“今日头条”永久关停“内涵段子”客户端软件及公众号,并要求其“举一反三”,“全面清理类似视听节目产品”。居然有人庆幸地说什么“传统媒体的春天要来了”。让人觉得这不像是已经转暖的春天的声音,听了脊背骨发凉。
数字媒体、网络媒体的兴起有其自身的优势,首先是它的传播自身特点带来的优势,比如快捷、公众参与程度高,其次是传统媒体的劣势“赐予”它的:因为传统媒体的婆婆妈妈太多。到目前为止,这些特点、优势并没有消失。
在“接二连三”的组合拳之下,网络媒体做出了大幅度整改动作。但这并不意味着传统媒体就复兴了。因为我们目前尚未看到传统媒体实现复兴的基因和苗头,没有看到它的各种限制放送了,婆婆妈妈减少了(要知道这才是传统媒体衰落的根本原因)。
这就好比一对父母有两个孩子,一个叫做张三,一个叫做李四。张三身体好,发展快,而李四病怏怏。父母出于各种考虑,对张三施加种种限制,不让他快速发展。但李四会因此强起来吗?不可能。因为李四的毛病还存在着,还是好不起来的。
目前简单的“施压”管理,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卡尔.马克思与西方政治思想传统(节译)

汉娜.阿伦特    著       陶东风  

【原编者按】:下面的文章选自阿伦特论马克思的手稿,系本刊最先发表。当阿伦特说到当下——比如当她说“现在”——的时候,我们必须记住她指的是1950年代早期,也就是手稿写作的时候。阿伦特的写作总是匆忙的,但最匆忙者莫过于本手稿的写作。结果,这些手稿要求大范围的“英语化”(Englishing),阿伦特把自己用英语写的无论什么东西都在出版前进行这样的处理。在本文中,“英语化”首先在于打破过长的句子,并把它们分为若干短句,并改正原先的英语语法和句法错误。但同时又要尽一切力量保持阿伦特思想的原有特质,保持其原汁原味。在阿伦特关于马克思的书写中,上述两点表现得最鲜明不过。
【译者按】:本文原为阿伦特在普林斯顿大学的讲座手稿,后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并在该图书馆的网页刊登,成为可以自由阅读、下载和翻译的公共资源。该手稿分为第一手稿和第二手稿两部分。第一手稿经整理完善后发表于美国杂志《社会研究》【social research, Vol.69,No.2(summer 200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阿伦特关于权力、暴力及其区别的思想是非常深刻的,在西方政治哲学界影响很大,对于理解今天的中国政治也颇具启发性。

传统的权力、暴力、政治观

阿伦特指出,西方政治理论界的一个普遍误解,就是把权力等同于暴力,即迫使他人服从自己的力量,认为暴力是权力的最明显表现。相应地,政治就是权力斗争,暴力在政治中不可避免。比如,在韦伯看来,权力的本质是支配,是一个人能够“不顾其他人的抗拒而行使我的意志。”[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卡诺万: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理论再评价 [1]

阿伦特的《极权主义的起源》一书初版于1951年,此书确立了阿伦特的重要政治思想家地位。此书出版半个世纪后,人们对“极权主义”概念的兴趣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阿伦特论极权主义的组织机构

极权主义组织的四样东西给阿伦特深刻印象(大多数对她产生印象的东西来自她对于纳粹的理解)。首先,在纳粹党拥有庞大成员的时候,它也仍然充满猜疑地保持对于成员和同情者的区分,寻求保持正式成员的稳定性,同时增加同情者的数量。这样做不是因为非成员不能信任,而是相反,是为了成员可以到处发现潜在的支持者:“对于党的成员而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个普遍的误解是:极权主义是冷战的产物。的确,对于某些学者和政治家,它已经被用作自由主义和民主政体的对立概念(counter concept)。但是当阿伦特195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1 15:38)
反希望的希望

美国犹太人哲学家阿维夏伊.玛格丽特(Avishai Margalit)是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The Hebrew University)哲学教授,其《记忆的伦理》 出版后,反响强烈,欧美各大媒体好评如潮。书中提出的关于道德见证者的一线希望(hope against hope,或译“反希望的希望”)的观点,对于今天我们谈论希望具有很大的启发性。现编译如下。
马格利特认为,他对于道德见证者(moral witness)的研究基于一个现象学的描述。阿赫马托娃在《安魂曲》中写道:“我,彼时彼地的幸存者,作为一个见证人与命运相同的人们站在一起。”《安魂曲》的“前言”中的一段话可视作对这几句诗的解释:“在叶佐夫恐怖时期的那些可怕日子里,整整十七个月我在列宁格勒的一个监狱外面排队。有一天,人群中的一个人认出了我。站在我后面的是一个妇女,嘴唇冻得发青。她自然从来没有听见过有人喊我的名字。现在,她突然从我们每个人共有的麻木中摆脱出来,通过耳语悄悄问我(我们这里的人都这么说话):‘你能描述这个场景么?’我说:‘我能。’于是一个类似微笑的消失已久的表情掠过她的脸庞。” 
马格利特认为,从这段话中可以发现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核心提示】我所谓“受伤的叙事”(wounded narrative),有三个含义。第一,指叙事主体(叙事者)是反“右”和“文革”时期受到过极左政治伤害的群体;第二,它所叙述的内容是主人公的受害经历或创伤记忆;第三、也是最重要的,这种叙事作为一种书写创伤记忆的形式,它本身就是受伤的,甚至是残疾的、带菌的、病态的,打上了迫害者、也就是极左政治的权力印记。也就是说,“受伤的叙事”讲述的是受极左政治伤害的知识分子的生命故事,同时,这种讲述本身又在极左意识形态逻辑的控制之下,因此极大地局限了受害者对于自己受伤经历及其原因的反思,甚至成为另一种形式的对于极左政治和意识形态的维护。极左整体与极左意识形态对于人类文化、人的精神世界的伤害,即使在后极左时代的受伤叙事中仍然体现出来,受害者即使在讲述自己的受伤害记忆的时候,仍然无法摆脱极左意识形态为它提供的逻辑和叙事方法。必须先诊疗和修治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3 10:42)
               存在(汪锋)

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
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
多少人爱着却好似分离
多少人笑着却满含泪滴
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
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物
是否找个借口继续苟活
或是展翅高飞保持愤怒
我该如何存在
多少次荣耀却感觉屈辱
多少次狂喜却倍受痛楚
多少次幸福却心如刀绞
多少次灿烂却失魂落魄
谁知道我们该梦归何处
谁明白尊严已沦为何物
是否找个理由随波逐流
或是勇敢前行挣脱牢笼
我该如何存在
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
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物
是否找个借口继续苟活
或是展翅高飞保持愤怒
谁知道我们该梦归何处
谁明白尊严已沦为何物
是否找个理由随波逐流
或是勇敢前行挣脱牢笼
我该如何存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