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学诚法师
学诚法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070,630
  • 关注人气:66,1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七十

(2015-11-01 21:48:19)
分类: 俗众弟子

犹如莲花不着水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七十
唐人街上的荷华禅寺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七十
一层的观音殿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七十
水坝广场上的皇宫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七十
荷兰女王莅临开光仪式

 

昨晚,我们抵达了荷兰,以盛产郁金香、风车而闻名于世的水乡之国。今天我们将参访位于阿姆斯特丹的佛光山道场荷华禅寺。这个建立在特殊区域的道场,以多年的坚持,展现出佛法不可思议的正能量。

在赶往佛光山荷华寺前,我们顺道参观了水坝广场。水坝广场建于12世纪末。阿姆斯特河曾经流经广场,河上的第一个水坝就建在这里,因此得名。广场的西面是新古典主义的王宫,这座王宫是荷兰王国的四座王宫之一。这幢王宫位于大坝上,共有13568棵树桩支撑着这座建筑,号称建筑史上的八大奇迹之一。

随后,我们步行前往荷华禅寺,也将在那里与荷兰大悲禅修中心的智友居士、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布拉克教授师徒会面。

一路走来,一片宁静祥和的气息,巷陌之间,绿树成荫,老人们安详地漫步,年轻人欢快地踏着自行车穿梭,这里的节奏舒缓和畅。

 

欢喜相逢一家人

赵导告诉我们,要到荷华禅寺,必须要经过红灯区。虽然有些吃惊,但既然无法避免,我们决定收摄身心,快步走过。阿姆斯特丹著名的老教堂也在这一区。

中午12:00,我们到达荷华禅寺。这里地处唐人街,周围商埠林立、食肆遍地。荷华禅寺的外观结合了中国传统的风格和本地的建筑样式。正中间是山门,紧邻街面,山门内即是拾级而上的大殿,由于空间的限制,传统上常见的水平方向两进的大殿,在这里被设计为垂直方向的两层,第二层后退,让出第一层的黄色琉璃的重檐屋顶,使两大层的大殿彰显出层次和气势,黄色的屋檐下是一圈红色的中国风彩饰,外墙是稍浅的黄色,两边各有一座四层的配楼,外墙是和大殿外墙一样的黄色,其临街的一面宽度狭窄,和本地的建筑式样取得一致。

山门正面,书楹联一幅,曰:“荷生莲枝万众多喜事华开结实百福纳千祥”,满是祝福;入门后反身又有一联,曰:“问一声汝将何处去,请三思何日君再来”,引人思考。一层的殿堂,供奉的是千手观音。我们进门以后,居士们立刻迎了上来,住持妙恒法师随即来到大殿迎接两位法师,并把我们引到第二层,供奉着药师如来的大殿。此时,我们也见到了来自大悲禅修中心的的智友居士、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布拉克教授一行四人。

在我们礼佛后,妙恒法师致辞说:“欢迎大家来到这里。很惭愧!没有到外面迎接大家。请二位法师见谅。悟光法师立刻含笑回应:“都是一家人。”妙恒法师说:“为了表达我们的诚意,让我们居士唱一首欢迎歌吧。”

五位穿着黄色义工马甲的居士,排队上来,热情洋溢地一边拍手一边唱:“欢迎、欢迎、欢迎光临、我们热烈欢迎您!欢喜、欢喜、欢喜、我们欢喜见到您!热烈欢迎您、欢喜见到您,You will be happy, I will be happy, 大家都欢喜!”五位居士都不太年轻了,看着他们满面笑容、如此用心、如此用力,感觉既温暖又受之有愧。

这已经是我们造访的第三座佛光山道场了。一路以来,我们充分感受到佛光山人的淳厚、体贴与善良,感受到星云大师的慈悲。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七十
黄居士为我们介绍荷花禅寺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七十
妙恒法师致欢迎辞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七十
热情的欢迎歌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七十
悟光法师介绍参访团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七十
欢喜交流


       人间佛教在荷兰

接下来,由荷华禅寺的黄居士为我们介绍荷华寺的历史和弘法的事业。这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是在荷兰本地出生长大的,亲身见证了佛光山荷兰道场的历史。

佛光山荷兰道场最早于1995年创建,但当时的地址不是在这里,这里是1998年动土,用了两年多时间建好。2000年10月开寺的时候邀请到荷兰女王亲自参加,在此之前,荷兰女王已经有三四十年没有踏入唐人街。

黄居士说:“建一所寺庙很不容易,是个大项目,政府没有一点财政支持,只有道义上的支持。政府认为在这样一个混杂的场所建立一个寺院是有益的,可以给唐人区增加特色。中国人聚居此地已经有千年了,中国人整体形象还不错,工作比较努力。我们大殿的屋顶样式及建筑颜色,和本地的风貌不太一样,这是用了很大的努力极力争取来的。”

这里的环境在常人看来很不适合一个寺庙,星云大师为这座寺庙命名为“荷华”,寄予的希望是即使生在染污的土地,坐落于最严苛的环境,依然是美丽的荷花。三十年前的时候,这一区是非常混乱、复杂的,犯罪率非常高,到处是无家可归的人。黄居士说:“小时候我妈妈常常对我说:六点以前必须回家。”从2000年后,这一区渐渐向游乐的方向转,艺术品商店越来越多,这是一个很好的制衡。

荷华禅寺在此所开展的佛教活动,主要是文化、教育、举办演讲,本地学校会主动组织孩子来这里,学习一些佛教基础知识。这里给他们讲佛陀的故事,也接待对佛教有一些兴趣的公司及员工,做一些文化的交流;接待高校的学生;基督徒们也常常对中国文化产生兴趣;一些学者也因为研究的需要来这里。

荷华禅寺也主动走出去,和本地人接触,帮助无家可归者(布施、交谈);在博物馆开展浴佛节的活动,元宵节活动吸引荷兰本地人。

之后,我们又观看了视频,看到荷华禅寺举办的一些弘法活动,如元宵节、浴佛节活动,看到他们在荷兰街头展示中国传统文化如武术表演、文艺表演等等。

贤清法师问起佛光山在欧洲道场的情况,以及荷华寺道场信众的情况,妙恒法师说:“欧洲几乎每个国家都有佛光山的道场,在英国有两座,一个在伦敦一个在曼城,比利时一座,荷兰一座,法国将会有两座,德国柏林,瑞士一个,瑞典一个,不一而足。信众方面,中国人多一点,西方人也有,每个礼拜有共修,经本有英文注解。西方人喜欢禅坐,每个礼拜举办禅坐,都是西方人,中国人比较少。禅修不是很深入,因为人不固定,所以不能形成系列,教一些基本的,没有深入的传承。”

有同学问道:“您觉得在荷兰向西方人弘法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妙恒法师道:“这边文化不同,我们办一些活动,既要考虑西方人也要考虑华人的兴趣。寺院虽然来自亚洲,如果办活动只有华人来参与,这会使我们弘法的角度没有那么广,我们希望令西方人也能认识佛教。现在也有很多荷兰人来学习佛教,但是我感觉不是很深入,他们很多都不了解佛教是说什么的,都偏禅修的方面。另外,你们在视频里也看到,我们在这边有佛教的电视台,资金方面比较困难。”

我们随后播放了视频《一个美国人眼中的龙泉寺》。看过之后,这里的法师和居士对龙泉寺很好奇,问了悟光法师很多问题。当看到片中展示的僧俗二众过堂用斋的场景时,妙恒法师感叹道:“我们这里常住出家众只有两位,义工就是大家今天看到的这些了。”听了妙恒法师的话,心里有些难过,可以感受到,作为汉传佛教在西方弘法的先行者,他们真的是很不容易,也非常了不起。而我们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七十
同根生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七十
布拉克教授与他的师父跟贤清法师一见如故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七十
荷华禅寺图书馆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七十
用斋也是法事


北京龙泉寺参访团欧洲之行系列报道之七十
智友居士数师承


愉快交流同根生

荷华禅寺为我们准备了非常丰盛的午斋,之后招待我们饮茶,他们人手这么少,招待却如此周到。

贤清法师和几位荷兰友人:大悲禅修中心的的智友居士、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布拉克教授一行四人坐在一起,他们是特地来到这里与我们会合的,贤清法师用英语和他们交流得非常愉快。

布拉克教授去年曾经访问过龙泉寺,是龙泉寺的老朋友。智友居士Ton Lathouwers是布拉克教授的师父,是荷兰大悲禅修中心的修行导师,佛法传承和龙泉寺祖庭福建莆田广化寺有甚深因缘。智友居士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这一点很令人惊讶,因为他一头黑发,长可披肩,身材又高又瘦,身穿牛仔裤与衬衫,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位时尚的年轻人。谈话当中,智友居士兴致勃勃地拿出了他特地带来的一些老照片,谈起了自己的师承。

老人把照片一张一张地摆在桌面上,如数家珍地指着照片说:“我是25年前开始带学生的,布拉克是我的学生,他的法号是我起的,叫光明。这是我的师父,这是我师父的师父,这是他的师父,这个又是他的师父。”老人用英语为在场的人讲诉他的佛法传承、历代恩师。

怕我们不明白,智友居士按照师承的顺序,把照片一张一张摆了下来,最上面是善和祖师,最下面是智友居士自己。我赶忙把这些珍贵的照片拍了下来,认真地保留这些宝贵的历史资料。

网络资料显示:“光绪十六年(1890年),善和法师住持广化寺,立志重建古刹。通过四方募化,陆续重建了大雄宝殿、客堂、禅堂、方丈、净行堂等,形成今天寺庙的格局。1910年,宣统皇帝御颁了《龙藏》7000余卷给广化寺,本如法师又在法堂之上加盖了藏经楼。”

也就是说,布拉克教授这一脉的传承祖师,应该就是资料中光绪年间重建今日之广化寺的善和法师。其中一位师长照片标注为本清老和尚,和广化寺历史上加盖藏经楼的本如法师从法号上看是同门。智友居士的师父是长期在印尼弘法的体证长老,他的弟子布拉克教授在荷兰已是遍地桃李。由此看来,广化寺的法脉已在海外开花结果。

另一边的谈话也颇为热烈,我们兴致勃勃地围坐在妙恒法师身边,听她说自己的出家因缘。法师是香港人,年轻时有一个机缘参加了佛光山的一个短期出家法会,为期一个礼拜,很有兴趣。短期出家结束的下午,有个佛光山佛学院的入学考试,法师就去参加考试,考完后被录取了,读了四年书,后来顺理成章就出家了。

同学们听了以后都很兴奋,纷纷提问:“佛光山的佛学院也接收在家居士吗?”妙恒法师答道:“是的,读完书可以在寺院做事,像你们一样,想出家也可以。”有同学问:“在佛学院学什么?”法师:“主要还是毕业以后做执事学到的东西比较多,佛学院很注重解行并重,也同时参加常住的活动,从中也学到很多。”同学问:“被派到海外是因为英语好吗?”法师:“被派出到国外,最起码会懂外语。持亚洲的护照到欧洲获得签证也不是很容易,以荷兰为例,会要求懂得荷兰语。”

妙恒法师耐心地回答每个同学的问题,也让大家每个人都说一说自己的学佛因缘。最后,我们参观了荷华禅寺的图书馆:里面收藏了乾隆大藏经以及佛光山的出版物,他们特别向我们展示荷华寺组织翻译的星云大师的书荷兰语版,妙恒法师主翻,在当地正式出版。

妙恒法师说,星云大师之所以在世界各地建立道场,源自于他的愿望——他希望有人的地方就有道场,给大家一个家,有一个地方去学佛。师父也曾经说:“我的理想,能够让越来越多的人来学佛,越来越多的人出家!我的目标,我希望在世界每个国家,每个城市,都有寺庙!”“不忍众生苦,不忍圣教衰,是故于此中,缘起大悲心”,大善知识的悲心及愿望何其相似!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