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学诚法师
学诚法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070,630
  • 关注人气:66,1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旧话新提”系列之八十六:不被理解带来的启示

(2012-07-01 07:36:50)
标签:

时代文化

现代弘法

佛教文化

心路历程

分类: 龙泉每日

6月30日龙泉日记

“旧话新提”系列之八十六:

不被理解带来的启示

    “诸行无常,诸法无我”的真理已经流传了两千多年,暂且不说人的生命是无限的,至少在今世的几十年中,记不清多少次经历了无常。但内心中一种说不出、道不透的力量再一次说服自己“这也许是个例外”。也许是每天看到朝阳从东方升起;也许是门前的这条路从儿时到现在都是这样;也许水龙头一打开就能看到哗哗地流水;也许周围的父母朋友从未离开过我们……也许是太多的也许,我们认为这个世界会像钟表一样周而复始地运行。

    当突然一天不再也许时,我们会痛苦无比,怎么可能是这样?我们一时无法接受眼前的突变,痛苦和焦虑便占据我们的身心。可是当也许再次重复时,我们又恢复了先前的状态,再等待下一次突变的痛苦和无奈。虽然苦,但我们未想过原因,更没有找寻解决痛苦的方法。即使找,也都是向外找,试图建立一个更坚固的“也许”。古今中外,多少人实验过,可又有几人逃脱“也许”的无奈哪?

   曾经互助的朋友,那可是艰辛岁运中的难兄难弟。当某一天,你发现他对你的了解竟是如此的陌生时,你也许会痛苦不堪。痛苦之后,我们冷静下来,尽量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审视这次痛苦的经历。这个痛苦到底是如何来的?真的是对方的原因?哪为什么如此熟悉的朋友变得如此陌生?也许开始的熟悉本身就是加引号的。这层熟悉是当时当地的熟悉。一旦离开了背景,这份熟悉还能保持吗?夏季枝繁叶茂的银杏树,等到秋季换上一身尊贵的金黄色时,天王殿前的楸树还能认出它来吗?“橘生淮南则为橘,生到淮北则为枳”同样是很好的例证。植物尚且如此,人类的巨变就更加动荡了。有的人可以共患难,但不能同富贵;有的人可以做朋友,但在一起工作就不行。但我们常常忘记,总认为天长地久,总认为固若金汤。哪里知道,只因一个小小因缘的改变,就会成为历史。所以,要时时保持一颗敏锐的心,灵敏感知周围的变化,不要用恒常不变的眼光看待事物。当然不是说面对突变,我们就无能为力,更不是阿Q似的自嘲和宽慰。至少,它让我们面对突变时有心灵的缓冲,不至于产生巨大的落差。心中没有大的落差,就易平静,心静就易发现问题,找到那些导致这般巨大的反差的因缘,条件许可下,再创造相关因缘,就可以重组当初的熟悉,至少可以规避。

    古人常说宠辱不惊,用在此处应是最贴切的了。只因我们贪恋当初的“宠”,才生起了后来的“辱”。如果当初就有一颗弘一大师“淡有淡的味道,咸有咸的味道”的心境,就不会有后面的挑剔。关键是,我们本能地希求快乐,而这种快乐常常自认为“顺我意,满我愿”的。一旦生活中觅得知音,我们就忘乎所以,“快乐”的源泉好似喷涌。分析一下此时的快乐,多是一种自认为的正确和肯定,而这种快乐究竟是不是终极的快乐?我们不得而知,至少,它加上了“我”的主观感受。一旦我们的意愿与此相违,便不在快乐。这个快乐是个集合体,集中了个人的感受和外在的认可。更深一步的探究,源于内在的个人满足,而外在只是一个缘,这个缘只不过进一步支持了我们个人的满足感而已。所以,一旦外境不能支持个人满足感,甚至“损伤”自我肯定时,“我”便失去了快乐,痛苦也随之而来。

    从小自大,不变的是自我满足感,而外境的变化却从未停止。源源不断的痛苦便接踵而至,尤其外境不再像恒温恒湿的“温室”时,难以预测的风云变幻,让我们无暇顾及脆弱的自我满足。支持我们走下的仍是这份自我满足的动力,于是试图通过某种方式改变外境,让它向自我满足的方向转变,从而达成新一轮的内外符顺。个人的力量在宇宙间是沧海一粟,虽然在一定范围内可以创造外部的改变,但更多情况下却是无能为力,但内心追求自我满足的力量并未偃旗息鼓。改变不了外境,就想回避,于是出现了隐者,这样可以主动避去外在障碍自我满足的羁绊。在个人营造的空间里,任心所欲的经营自我满足。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个人营造的自我满足氛围总有被干扰的时候。如今的时代,曾经的世外桃源早已游人如织,所以一味的躲避也究竟不是圆满的方式。改变不了外境,又躲不了外境。看来我们必须要与外境共存,当向外无法突围时,能否稍微客观一下,正视“自我满足”,是不是问题出在它的身上?

   “自我满足”真的能带来快乐吗?赞叹、肯定、追求等等都是外缘而已。我们有多少快乐?我们为什么因此快乐?为什么我们被打击,被嘲笑,被轻视,被抛弃时就会痛苦?为什么另外一个人面对同样的境界时,我们没有如同他一样的感受?甚至他的快乐引起自己的忧伤,他的失落反而让自己有一种隐隐的成就。如果他是我,我是他,就不会有这份担忧了吧?其实父母对待子女常常就会这样。此时他们的苦乐建立在另一方上,也即是,他们的自我满足投射到了另一个人身上。其实那是自我的扩张,因为对方在此时已经成为了自己。

    为什么我满足了才会快乐?我到底能不能满足?谁又能给我满足?当朝着一个方向实在探索不到时,是否可以大胆地转一下方向?如果快乐的根源在于我们认为的“我要满足”,如果“满足”的要求降低一些,既是所谓的“少欲知足”时,是不是能减少一些痛苦哪?答案是肯定的,但不是完美的结局。因为“少欲知足”本身就是一种满足。当剥掉所有的外壳,答案只能锁定到“我”了。

    为什么追求自我的满足,而不追求其他方面哪?大概是我最实在和亲切吧。我到底是谁?如同父母可以把自我投射到子女身上,我们每个人都有这种能力。所谓的“自我”也是个人意思的认定。比如,我的衣服,我的手表,我的父母……日常生活中不断加固一个“自我”。如果一开始就接受“无我”:粮食是大地母亲长养的,衣服是工人们辛勤劳动奉献的,知识是老师传授的,甚至,我们的色身都是父母给予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别人成就我们得来的。甚至遭遇坎坷,依然坚信这样的理念。我想这种“自我感”就会越来越淡,别人在我们心中的位置就会越来越凸显。试想一下,我们的思想都是从老师、父母等周围的环境中学来的,当然,还有一部分先天的东西,所谓禀赋。这些在佛门看来就是多生多世的串习。而多生多世的串习依然需要周围的传授。既然我们的一切都是外在成就的,理所当然,我们要奉献自己成就别人了。

    可是,我好像还是有些不服气。我承认外在是别人提供的。但是,也是通过我个人的努力,自食其力得来的啊?并非是不劳而获。努力虽然是个人的事,可努力需要的外缘都是别人提供的。就如同我要写这篇文章。虽然,个人要花很大的心血来构思,但用的桌子,手中的笔,用的纸,上面的电灯,这一切都是常住提供的,我个人仅仅是动动脑子。而脑子中的东西也是原来法师、老师、三藏中得到的观念,只不过在今天这个因缘下重新组合。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好比同一间房子里的灯光一样。十盏灯照亮了这个房间,这个房间的光明到底属于哪一盏?每一盏都有奉献,也既是“光光相映”大家彼此融为一体。明白了这一点,对“自我满足”就会放松一些。个人成就是大众成就的一方面,大众成就更能凸显个人成就,个人成就也能促成大众成就。如果不顾大众成就,一味追逐个人成就,只会越来越缩减个人成长的平台,到最后,个人成就也会微弱。

    当然也不能盲目地高喊“一切为别人”的空头口号,而不顾个人的提升。因为本来就一体,个人没有提升和受用,怎么可能利益到别人。所谓的利益仅仅是个口号,也长久不得。

    本来没有绝对的一刀切。只要把握好一个度,在大众中逐渐淡化自我。当自我消融的一天,也即是大我铸成的时刻。成就众生就是成就自己,满众生的愿就是满自己的愿。万物与我一体时,一切“无常”就不能再对我们造成伤害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