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学诚法师
学诚法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064,538
  • 关注人气:66,1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念僧功德” 系列之六十四:忆心路 报师恩(二)

(2012-05-09 13:45:08)
标签:

佛教文化

时代文化

现代弘法

寺院体验

佛教大学

分类: 龙泉每日

●5月8日龙泉日记

“念僧功德” 系列之六十四:

忆心路  报师恩(二)

编者按:清明节前一天,六位沙弥同学齐聚一堂,研讨、分享了自己在承担中成长的心路历程,从中体会师父培养人才的用心,并请禅兴法师总结开示。每个人的成长历程都是一个感人的故事。

nEO_IMG_IMG_2352

 

  甲:回顾我的心路历程,发现其中很重要一点就是“有承担才有成长”。因为我开始学佛的时候心力是很低的,正处于人生的低谷。那时候觉得我是最需要被关怀的,很需要身边的师兄师姐多关怀一些,打个电话呀或者什么,多安慰几句呀,这样一种状态。谁知道学佛才学了一年,就让我去承担,带广论班,干了一段,就没有时间去想这些问题了,都想着怎么去关心别人,自己各方面不会做的事情后来都会做了,一个个都学会了。本来一见到人都发怵,现在多少也好一点。一开始别人见到我说脸上有一股阴气,后来一点点发生变化,到山上之后“自己需要关怀”的感觉就彻底没有了。心里想的是,别人需要我做什么,团体和教法需要我去承担什么?教法衰微,命悬一线,青黄不接,正需要我去承担。所以就认清自己的使命,在这个位置上好好地做起来。这是第一个阶段。

  但是后面有一个问题,就是对事情比较执着,老是想着事项,对身边的人关照不够,后来做得比较苦,身体也不太好。到僧团之后,就完全不一样了。原来可以说是顺境,后来到山上来是一个逆境,带小净人,那个时候真是苦死了。跟他们产生很剧烈的对立。原来作居士时的状态是,做每件事情都很清楚,哪些人需要我关心,需要我关心到什么程度,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我都非常清楚。但是这些小孩你怎么关心好象都没什么效果,今天好一点,明天又回去了。因为自己的习气和他们差异太大了,孩子的内心是很灵活敏感的,而我的思维是比较模式化、理论化的。这是对我思维模式的一种巨大的挑战,原来的那一套思路、习惯完全不行不通了,干这个不对,干那个也不对,都不对。当时也不是没有善知识教,都去问,可是问了之后,还是做不到,固有的习气太重。这种状态大概持续了一年的时间。

  当时体会到一点:一种是耐力,就是这种状态下我还要不要坚持做下去,为别人付出。这种状态下必须要把内在的潜能激发出来才可以,所以有几个突破。一个是思维模式变得更灵活了,以前理科的那种思维一下子被打碎了。虽然现在还有一点,没完全转掉,但比刚来强多了。我觉得这也是一种世俗习气,至少被磨掉一点。做事情坚持,有些事情看不到意义,看不到出路的时候还要去坚持,我觉得这方面好象磨出来一点。到后来,就有一种状态,谁骂我几句,比如说纠察法师批评了我几句,我都觉得很欢喜。就算当时比较郁闷吧,过了一两个小时就觉得消业障了,心里怎么那么舒服呢。有的时候看到自己的问题起惭愧心,一起惭愧心就觉得身心上比以前舒服了很多。这样子一次一次地被批,当时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没有用的人,慢心被打掉不少,就是这样子过来,自己觉得业障好象消了一点。

  第三个阶段是接手博客,这又是一个顺境。到最近闭关,发露忏悔才发现有时候又有一些习性会现起来。这个时候换了一个境界,才体会到师父说顺境要收心,要多去向同行善友去请益,不能完全是做事情的心态。发心是很重要,但因为现在是顺境,要注意收摄身心。

  想到师父有说一句话,就是对有一些过失,有一些缺点的人才,要给他充分的机会让他成长,只有他把内在的烦恼问题全都暴露出来的时候,他才能够得到同行善友的帮助。我自己也是很希望把问题暴露出来,以前暴露了一部分,现在觉得还要继续地去暴露,发露忏悔,然后向各位去学习。

  乙:师父不单是培养我一个人,还是培养很多很多人。在道场里,因为我们身处其中,有的时候很难认识到,在学习师父的一些理念中自己有了一些体会。一个是师父用网络去弘法,建立僧俗团队,一个是派一些同学随师出行或外出参访。龙泉寺通过网站接引了很多人,我就是被基金会和网站接引过来的。在山上时,先接触了一些传统文化。大家都说《广论》好,我就去听了贤某法师的两节课,像听天书一样,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时就只管在基金会做事。后来师父开讲百法,我就跟着大家去听,师父讲佛法,他用的语句非常朴实,当时听开示、学开示就会觉得非常欢喜,就经常去学,抽空去学。在基金会的这段时间,对法的体会有了一些进步。

  从居士到出家这一步是怎么走过来的,平常也没有在意,今天有这个机缘才回顾了一下。回顾后的体会分享给大家。那时在基金会发心做事,年轻什么也不懂,但是很多事都一点点做好了。有普通的工作,也有想不到的困难要克服,还有很多自己能力做不了的。平常大家一起承担,互相帮助,把日常事项做了。做大的活动时,涉及的面广,需要各种各样的人,大家也真心、热忱地放下自己手头的工作,支持我们项目组牵头的活动。我觉得有这样一群人真的很好,认同了龙泉寺的理念:建立清净、和合、增上团队,广做利益众生的事业。这种认同促使我产生了在龙泉寺出家,跟着师父好好做佛教事业的想法。

  进了内院,从居士生活走进了出家生活。出家学佛更能体会“磨习气”的内涵,更加深入、真实的认识了自己。出家学佛要不断提策学佛、出家的宗旨、目标,要断促梦的烦恼,那就要真刀真枪地和习气斗争。师父也是一批一批,一个层次一个层次地把人带出来。自己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就干了一些很冲动的事情,那时要搞不倒单,直到自己真正地撞得头破血流,然后慢慢去反省。那时候可能看了一些书本的东西,不懂祖师们的真正用心或者其它的东西,在外相上去学习,有的时候就会走偏,没有真正的引导,那些冲动的事情只是自己的尝试。当真正生起皈依心的时候,才会看师父的法,才真正地地理解了一些。以前学了一些文字知见,自己觉得师父的法很好,就会凭一时冲动做一些口号式的事情,真正多学了一些之后,有些事情才能影响到内心,然后再去从自己以前不去面对的一些地方去突破。感觉如果不出家或者不这样熬过来,不去听话,没有这种亲身经历,这一个一个的阶段是体会不到的。

  师父开了很多法门,还有同行的互相分享,师长的指点。这些东西也是当真正内心沉淀下来,非常希求去解决自己的问题的时候,身边的人有很朴实的话或者很普通一件的事情,就能够解决自己现行的一些问题。就这样一个阶段一个阶段过来的。

  丙:各位师兄表达得都非常清楚,逻辑非常严谨。我是僧团最没有逻辑的一位,很多事表达不清楚,嘴非常笨。今天也很殊胜。后天清明节,祭祖报恩,大家忆念师父的恩德,随喜各位师兄们,从中学习到了很多。

  我自己的经历,有一段住院,病得很重。大家把我送到了医院,医生说:“你晚来几天命就没了”,我要下床走一走,锻炼锻炼,医生说:“躺在床上不要动,你现在不能动。”僧团派贤山师照顾我,贤山师对我的影响是很大的。不仅是从生活上,还有内心和佛法上,无微不至地关心。他跟我分享了师父以及许多法师的功德,慢慢跟我讲,让我提高心力,很感恩他。

  出来以后身体依然虚弱,好多同学,包括贤旺师等等,给我送饭,禅兴法师经常去看看我,我想都没有想到。在这之前也很感恩贤逊师,在一块反省,学习,他非常幽默,把我也带动起来了。我跟谁学谁,自己没什么理路,跟他学,后来他开玩笑说你现在已经学滑了。那时贤启法师带动学习观功念恩,每周一次,后来贤山师,贤训师,贤睦师被调走了,把我自己留下了。师父太慈悲了,觉得我身体不行,让我再养一养。

  在生病之前,一直跟着贤立法师,经常看见贤立法师在工地上咬着牙,我想自己要是有能力的话就把贤立法师给替下来,让他好好休息休息。一直也这么想,经常这么想,希望贤立法师多休息。可自己没什么能力,也帮不上。那时我还看到禅兴法师每次上楼梯都扶着栏杆往上走,心中更是难受。我想自己二十多岁,法师至少比我大一轮还多,年轻的应该给常住多付出一些,这些想法也跟贤启法师说过。刚说完没两天吧,师父就让我就去负责法会,当时心里还是一半一半吧,一开始我觉得不可能让我去。因为没什么经验,干体力活还行,直接面对人和事还是很怯懦。不过又这么想,我就算办成龙泉寺历史上最差的一次法会,师父也不可能把我给枪毙了。就这么干吧。

  我没有贤健法师、贤宏法师、贤富法师那么智慧,到法会期间,人家问我法物怎么摆,我就想起贤立法师给我分享的一点。贤立法师是一个搞航天航空的专家,师父让他管工地的时候,他对工程啥也不懂。工人问贤立法师说:“法师,你们这儿盖房子门包不包框呀?”贤立法师就问工人:“啥叫包框呀?”贤立法师一年前给我讲这个,我记忆犹新,现在想起来还像刚给我讲过一样。一年后义工问我的时候,我想起来了。贤立法师一点一点地学,现在已经能成建筑专家了,从设计到施工都很通达,我想就一点一点地干吧。义工问我,我就把贤立法师的公案给搬出来了,我也是一点一点地学,慢慢慢慢就学会了。还有一次就是到过年的时候,当时我请很多法师去开前行,法师都比较忙,只有贤立法师能错开时间,我说:“法师,法会前行会能不能用一用您的时间?”法师说:“你找禅兴法师、贤健法师他们”,我说:“法师他们的时间都排满了。”贤立法师说:“多长时间呀?我说七点到八点半,一个半小时”,贤立法师在电话回答,后来他说:“阿弥陀佛呀,行,我去。”想一想法师对后边人的拉拔呀,那么忙。现在想起来,在法会上也遇到不少境界,也很难过,但是依靠师法友都能过去。贤立法师就带着我去参加前行,然后我说:“请您带带我,我什么都不懂”,想想也很感动。虽然有几次这样的公案,也一点一点地干下来。

  到客堂当知客的时候,也是很害怕的。前一段时间,我一天接待过三个神经病人,都拍过桌子,我也很害怕,后来请教贤佳法师。还有贤健法师、贤书师等等,都经常教我怎么办。我遇到事,就问他们,有时就把他们讲的背一遍。后来也接触事多一些了,很多问题解决不了,我就给师父发了个邮件。师父让贤益法师通知我,我都没想到,师父怎么会见我呢?师父带着我在寺院里转了一大圈,一一把问题帮我解决,而且也鼓励我,让我很感动。后来陆续亲近师父机会多了。现在自己做得也不好,也没多做什么。贤健法师经常给我出主意,给我提了很多问题,他让我拿着这些问题去请示师父,把我往师父身边推,禅兴法师也是,客堂很多问题都是他帮我解决。

  现在有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前边的法师的付出,有很多是咱们想象不到的,超负荷的工作,法师也都顶着。第二个感觉到没有这个团体,没有师父给创造的这个团体,让我自己干,再减少十分之九我也干不了。我自己也在祈求,希望自己能够好好发心,好好跟正法道场,跟着团体一块走。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虽然自己很差,啥也不懂,我相信周围有那么多的同行善友,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一点一点往前走吧。

“念僧功德” <wbr>系列之六十四:忆心路 <wbr>报师恩(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