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学诚法师
学诚法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48,445
  • 关注人气:66,1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麦苗汁与“免疫力”

(2009-04-25 08:32:12)
标签:

宗教

麦苗

法师

师父

强猛

大寮

文化

分类: 僧众弟子

麦苗汁与“免疫力”

(4月24日)

麦苗汁与“免疫力”

 

    我通过师父、三宝的加持和帮助,从强猛的境界中走出来,内心感觉到无比的欢喜,当转过境后,再看问题、看同行、师长,又有了不同的感受,所有的一切都觉得很美好。

    高兴之余,找典座法师谈心得,谈如何转境,谈转境时的痛苦,及转境过程中的对自己的提升。我问法师:我最近观同行过很严重,觉得我们这批净人无论是文化程度还是道德素质,都不如前面的比丘师父那一批。法师批评我说,观过是不对的,第一损福报,第二自己受苦,第三对和合增上的团队有极大的影响。要随喜每一位同行的功德。在师父的眼中,我们都是最好的,我们要比的是师父。又给我讲“百鸟朝凤”的故事。凤凰在鸟类中是最高贵、最吉祥,而凤凰从不认为自己高贵。因为只有各种各样的鸟围绕在它周围,它才觉得吉祥,而其它的鸟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都能生存。同时其它的鸟的美丽大家都可以比较自由欣赏,而自己只能在宝地才能生存,所以大家都很难见到。众鸟们都很仰望凤凰,希望也能和凤凰一样。说到这里,法师问我,“众鸟怎么才能变成凤凰?”我说:“要发愿”。法师说,“要发愿还不行,还得行呀!就是向凤凰学习。我们要成为象师父一样的大德,就要向师父学习。”其实法师讲的还有很多内涵,但因我学识有限,只能领悟到这些。

    下午放香,我和一师兄约好去水库。在路上,一边和师兄分享法师的教导,一边欣赏周围美好的景色。到了水库,以前修水库时的那些情景都一一呈现在眼前,沥沥在目,甚至哪块石头是自己搬得都很清楚。虽然人去楼空了,但感觉不到荒凉,当时,大家发心一定要把水库修好,为把龙泉寺建设成东方的那兰陀寺奠定基础。三个水池都贮满了水,清沏见底,由衷地想到师父的功德。在师父刚来龙泉寺的时候,这里根本没有水,常常要到山下去运水,而且水很浑浊。师父立即决策要修建一个很大的水库,让大家都能喝上最好的龙泉水。于是贤甲法师发心带领义工冒着严寒开始清理淤泥,加高坎基,没日没夜地干,因此把身体都搞坏了,有时候我想为法师做点什么,可是我什么也分担不了,很惭愧。继续往前走,到了水的源头,一位师兄问我,“水在哪里呢?,怎么光听见声音而不见水呀?”我告诉他,“水就在我们的脚下,是贤甲师带领我们用了好几天的时间,做了一张水泥板把它封上了,以防止灰尘及落叶掉进去,这样水就会更清净。”看着清净的水,自己的心好像也清净了,我的内心充满了愉悦,更充满了感恩。

    心静的时候,让我回想起前些天的一些境界,为自己的习性感到惭愧。

    前些天,山上的义工供养了一些麦苗。典座法师说用麦苗榨成汁,可以增加免疫力。我立马想到了贤乙法师,他的身体一直不好,正是因为免疫力差。于是我征得典座法师的同意后,就去问贤乙法师,贤乙法师说,“先问师父,师父不用我再用。”我听完后,很是赞叹,法师能时时想到师父,而我呢?后来侍师的沙弥师父说师父不喝这个东西,我立即做好了,可是恰巧赶上贤乙法师生病不能用,我心里很难过,恨自己不能代法师受苦。榨汁时,刚好被贤丙法师遇到了,他说顺便给他也做一份,我非常欢喜的答应了。麦苗汁必须空腹喝,饭前一小时最好,我想在早殿前让法师喝,和贤乙法师说了这件事。贤乙法师很慈悲,怕我早起辛苦,拒绝了,在我的婉求下,贤乙法师才同意。新鲜的麦苗用完了,我正在惆怅,恰好有人供养了二包麦苗粉,心里非常感激,这都是三宝的功德,也是法师的福报。我把麦苗粉交给贤乙法师,对他说:“典座法师有特许,有病的法师可以优先享用。”贤乙法师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先把它送到药房,然后再领出来。”我把它送到了药房,却不敢领出来,毕竟这样做没有经过典座法师的同意。药石后,我碰到了典座法师,说到了这件事。典座法师要我赶紧把它拿回来。我以为这样可以名正言顺地给贤乙法师送过去了,没想到,法师严肃地对我说:“送你四个字“内通外奸”。”我听了后,心里承受不了,对典座法师说,“有这么严重吗?”法师没理我就走了。我心里很懊恼,为什么我要多管闲事。同时心里也在腹诽,法师太冷酷了,明知道我这几天心力很低,还这样严历地批我。又觉得自己关怀贤乙法师没有错呀,我处于极度的烦恼中,晚上的定课也没心做,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想睡觉又睡不着,心隐隐作痛。

    第二天典座法师和我们一起去海淀区宗教协会学习,我一直不敢靠近他,怕他看到我沮丧的样子心里难过,可是又怕因此疏远了法师,后来硬着头皮走到他身边,发现法师听得很投入,为什么我还这样痛苦呢?下午回来,一位台湾来的居士演讲,其中讲到了她如何调教弟子,她的调教方式很特别,没有一条我能承受得了。弟子和她之间很默契,师父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做得很欢喜。这让我很惭愧,法师待我多好,可是我老是随顺自己的习气做事,我的“依师”是如何的差。认真思维,照顾身体不好的贤乙法师,难道典座法师不能谅解吗?难道他不想做吗?法师为什么不做?我突然想到一个故事,自己从前在饭店里当厨师长时,一位配菜的员工背着我给一位服务员做吃的,被我发现后猛批了一顿。当时我很生气,如果都象他那样,那么厨房不是乱套了吗?将心比心,这不是同一个道理吗?我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第二天我在大寮同修们面前忏悔。法师说知错能改就好了,同时也提醒大家不要犯这样的错误。

    这个境界过去了,可是接着又发生了一件让我不高兴的事。在大寮里,一位师兄不按我吩咐的去做,我想纠正他,可又怕他起烦恼,我不说出来,自己心里又很难受。第二天早晨,我把菜已经备好了,这时典座法师过来说要换一个菜。当时我极不愿意,但没有表现出来。法师又说我备的量不够,我马上争辩说够了。法师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么你按你的去做吧。我进退两难了,不知道该如何做,最后还是按自己的做了,可内心的争斗一直无法平息。我遇到了班导法师,却没勇气把自己的烦恼跟他讲,掩饰自己也是多么的痛苦呀。后来顶不住了,不得不去找班导法师帮忙,让我如何不观过。法师说:“观过是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要想找苦受,最好的办法就是观过”。我的心还是转不过来,问法师有没有最快的办法,让我能马上解脱。法师说:“你只要把他们当成佛菩萨一样看,就不会观过了。我照做了,当下就解脱了”。

    为什么我老是观过呢?甚至是观师长的过。表面上自己依师还可以,对师长恭恭敬敬的,可是当我执,我慢,烦恼炽盛的时候,就把依师丢到一边去了。典座法师为了破我的这种习气,有时候很严厉的批评我,自己不知道反省,反而观过乃至腹诽,真是惭愧。我们每天都发愿“为利有情愿成佛”,可是不依止善知识怎么成佛。正如经论中讲的:“能令学者相续之中,下至发起一德,损减一过,一切善乐之根源者,厥为善知识。故于最初,依师极为重要。”《菩萨戒经》也说:“总之获得菩萨一切诸行,如是获得一切波罗密多、地忍、等持、神通、辨才、回向、愿及佛法,皆赖尊重为本,从尊重出。”依师是我当下学习的重点,典座法师一直在引导我如何去依师,经过这几次强猛的境界,自己才稍稍明白了一点,希望能与大家一起进步,我要按班导法师教导的,常常去反省自己,要以恭敬心、孝子心去承事师长。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