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任程伟
任程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5,115
  • 关注人气:5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底线

(2014-12-21 13:03:01)
标签:

杂谈

        初三那年寒假,学校组织了各科补习,目的很简单,一是补习,二是把我们这些青春期的孩子们聚拢起来少惹麻烦,让忙碌的家长安心上班。物理补习老师是刚毕业没多久高大且文静的李成斌老师,我不认为我有兴趣补习但又无法摆脱,因为旷课在那时后果是可怕的。
        那天补习,一众同学打打闹闹,忍无可忍的李老师回头正看到张牙舞瓜的我,我被赶出了课堂,盛怒之下我摔门而去,门摔得很响,这一越过学生行为底线污辱性的举动触及了一个老师忍耐的底线,李老师急了,追了出来呵斥我:“你摔谁呢?!”我头都没回:“你管不着!”李老师追出来一把抓住了我,接下来的情况紧张又滑稽,我们互相抓住了对方的前襟,怒视对方,一场无法避免的师生武斗就要上演。同学们拥堵在门口看着走廊里一对剑拔弩张一动不动较着劲撕拽着的师生俩,没有一个人说话,安静得只听得到我跟李老师急躁的喘吸声,我们就这样互相怒视许久,谁也没有动手,但我相信我们闲着的那只手一定都握紧了拳头,就这样僵持着,僵持着。一个不足一米七的学生和一个一米八的老师近距离的僵持着,僵持着。我突然意识到事情可怕的后果,我要跟老师打架吗?这是一个学生该有的行为吗?我怎么会干这种混蛋的事?我的呼吸不再局促眼神瞬间温和同时又不安了。那一刻李老师眼睛里也没有了愤怒,几乎我们同时松开了对方。李老师回头对门口的同学说:“都回去坐好!”教室里偶有桌椅挪动的声响,同学们没有一个人说话安静的回到自己的桌前,大概被我们吓到了。接着李老师对我只轻轻的说:”去办公室等我!”
        一节大课上完,李老师回到办公室,见他进来我站起来,他冲我摆摆手:“坐吧。”然后洗洗手给我倒了杯水,跟我聊起了天,天南地北唯独没有提刚刚的事,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像兄弟间的交谈,没有批评与教育,融洽又轻松,因为他来这里的时间不长,还常会问我一些他不清楚的事情……最后李老师看了下表:“行了,赶紧回去吃饭吧。”起身后我并未动,羞愧道:“李老师,对不起,我错了。”李老师微顿了一下,然后拍拍我的肩笑了:“没事儿,去吧。”
        至今我仍记得清楚细节的原因是因为这是我学生时代唯一的一次几近失控的行为,更重要的是我们双方都没有在危险的边缘突破双方应守的底线滑向深渊。
我不知道现在的老师有没有那样的素质修养和耐心,我也不知道现在的学生有没有那样的反省教养与自责。师生冲突中学生的问题是主要的也是明显的,但老师的方法更为重要,学生跟老师比毕竟是个孩子,化解矛盾解决问题的能力就是一个老师教学外另一个必须,李成斌老师无疑是这方面优秀的典范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