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武林
安武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64,736
  • 关注人气:31,9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三月三

(2021-03-03 08:32:50)
标签:

童年

故乡

山西

原创

分类: 散文

              三月三

                                    安武林

“三月三,穿衫衫,不穿衫杉是个憨憨。”

     从小,出生在山西晋南的我,就熟悉了这一句谚语。这句谚语并无他意,只是表达了一个天气的变化。意思是说,三月三,天气已经很热了,人们开始穿衬衫或者汗衫了。不过,住在乡下的时候,我们说的三月三一般指阴历,或者说是农历。而阳历,是城里人的专利。

     城乡差别,从阳历和阴历的使用上便可以区别。在我们的眼里,城里指的是县城,以及县城以上的城市。工作和生活在乡镇的公职人员使用阳历,算不得城里的人,只能是吃公家饭的。我们的意识虽然淳朴,但也有些小小的势利。俄罗斯的不少作家,把农民的天性和本性刻画的比较真实,朴实中的一点儿狡黠。

“憨憨”的意思有点复杂,痴、傻、呆似乎并不能完全表达它的内涵。有些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尤其是方言中的某些词语,找一句规范的普通话中的词语准确地涵盖方言中的内涵,似乎总觉得有些欠缺。这恐怕是方言的丰富性以及地方文化所决定的。在我的记忆中,似乎每一个村子里面都有一两个“憨憨”。这是“憨憨”典型的范本,名副其实。犹如词语中的原始意义,而其它,就属于引申义了。

我的小学中有一个女同学的哥哥,就是憨憨。细长的个子,脑袋斜着,嘴巴长流着哈喇子。阳光强烈的时候,哈喇子的细线像一根蛛丝一样,拉得长长的。眼睛像永远睁不开一样,眯成了一条缝。他走路的样子,像螃蟹一样,总是斜着走,从来不走直线。没事的时候,在街上转悠,但好像总在我们村的东头转悠。他的世界就是那么小。尤其是,他一年四季都穿着厚厚棉袄和棉裤。而衣袖上银光闪闪,是鼻涕和哈喇子留下的痕迹。我不知道他为何变成这个样子的,是天生的,还是得过脑膜炎、中风或者其它的病导致的。童年中,未解之谜太多了,憨憨的情况,便是一个。村里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他要名字恐怕也没什么用。

在三月三这天,憨憨的棉袄棉裤,只能招来怜悯和同情的目光。他的一切,都是正常的。而我穿着棉袄棉裤,就会招来大人和孩子们的讥笑。他们会觉得我是一个憨憨。他们的笑意并非是恶意的,只是觉得我好怪,或者说忘了换衣了。其实,我是有病,身体单薄,从小患有严重的支气管哮喘病。怕冷,也怕热。稍一着凉,就会咳嗽不止。

没有得过哮喘病的人,不知道咳嗽的痛苦。万一咳嗽起来,那是接连不断,眼泪,心肝肺似乎都要咳出来了一样。它不像肺结核病的咳嗽,像呻吟一般,很轻声。哮喘病的人咳嗽起来,惊天动地,要死的感觉一样。所以,尽管三月三了,爷爷还是不让我穿衬衫,怕我着凉。

我上学,刚走出胡同口,就撞上了成财叔。他瞧见我穿着袄棉裤,笑眯眯地说:“武林。你是憨憨呀,怎么还穿这么厚?”我的印象深刻极了。因为格外敏感,所以儿时的许多细节记忆深刻。我不知道别人的感受如何,我个人的疾病让我觉得好像我欠这个世界很多债一样,被人发现,就如同遇到了索债的人一样,而自己又无力偿还。成财叔是个非常善良的人,他一点恶意也没有。只是我,羞愧得无以复加,轻轻地“嗯”了一声,像兔子一样飞快地跑掉了。

刚从坡上下去,走上大路,我就看见了憨憨。我的内心一动,他和我的穿着一样。他就像散步一样,慢悠悠地走着。身子左边低,右边高。他冲我“喏”了一声,很难得地咧嘴一笑。假如他意识清醒,估计把我当成和他一样的人了吧。我快步走开了,实在不愿意有太多不美妙的联想。也许,我们说的憨憨是指生理残缺者吧。同理,是指非正常人,非正常人的举动,便可视同憨憨。

三月三,阳光普照,整个村子都亮堂堂的。马路两旁粗壮高大的白杨树,银光闪闪,很是好看。食品站在一个坡上,高大的屋檐下,几个老人眯着眼睛嗮太阳。讲究的老人,坐在马扎上。不讲究的,席地而坐。他们都穿着棉袄棉裤,有一个还脱下棉衣,裸露着身子,捉虱子。老人是一个例外的群体,他们不在大家的评点之列。没有人会说他们是憨憨。他们可以随心所欲一些,毕竟,到了这个年纪,身体也衰弱。他们懒洋洋享受阳光的样子,令人嫉妒。与世无争,什么事都可以不想。也许,可以回忆回忆往事。

年轻人,都下地忙碌农活了。孩子们,都在学校。街上行人稀少。整个村子都洋溢着一种欢快的基调。因为春光,总是希望的所在。

街上,只有憨憨一寸一寸地挪着步子。偶尔有一只小狗跑到憨憨跟前,朝着他的鞋子嗅几下,又赶快跑开了。

有一次,三三两两的同学去上学。突然,我听见几个女同学大声尖叫。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憨憨从地上捡了一块小石子,向女同学扔去。女同学吓得尖叫,躲避,四散逃开。女同学只是被惊吓,其实,憨憨的扔出去的石子不仅极小,而且没有准头,不是直飞出去的,他是斜着丢出的。憨憨开心地大笑着。这是唯一一次,我见过的憨憨的恶作剧。他的笑也是僵硬的,似乎只有嘴唇边的皮肤可以灵动地变化。

我到邻县上了职业中学以后,农历彻底在我的意识中消失了。上大学以后,我给父亲写信,信上所署的日期,都是阳历,而父亲回复我的日期,都是农历。暑假和寒假回家,总是一脸的茫然,就像从国外回来倒时差一样。三六九是村里的集日。我惊诧的时候,父亲就会皱着眉头,苦笑着数落我:“你像憨憨一样,都不知道这个,今天是三月三呀。”父亲失望的表情,我在童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爷爷就严厉多了,他厉声呵斥我:“你读书读糊涂了吧,越念越没文化,连今天是集日都不知道。”

我笑笑,但一点儿也不觉得惭愧。我笑笑,一句话也不解释。

我知道,深深的理解是一份深深的爱。深深的理解是一份深到骨子里的宽容。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鬼故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