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对外汉语教师
对外汉语教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37,422
  • 关注人气:4,1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语委发布两部汉字规范

(2009-04-09 23:38:19)
标签:

语言规划

教育

分类: 新闻时评
“纟”究竟叫“扭丝旁”还是“绞丝旁”?“亻”应该叫“单人”还是“立人”?“章”通常说“立早章”是对还是错?随着3月底教育部、国家语委组织研制的语言文字规范《现代常用字部件及部件名称规范》和《现代常用独体字规范》的公布,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

  乱拆字现象催生统一标准

  “实际上,‘章’从字义上来讲不应该是‘立’‘早’,而是‘音’‘十’。音就是音乐,‘十’表示多,多篇音乐就是‘章’。还比如‘兵’,上面应该是‘斤’,下面是一横,一撇一点,许多人误认为是‘丘’‘八’。乱拆汉字的问题需要解决。”国家语委副主任、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长李宇明说。

  在《现代常用字部件及部件名称规范》和《现代常用独体字规范》公布之前不久,国家语委出台了《汉字部首表》和《GB13000.1字符集汉字部首归部规范》两项标准。据记者了解,在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2009年度工作要点中还包括《汉字结构规范》、《手写行楷字形规范》等内容。

  我们每个人从小都非常熟悉的这些偏旁部首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重要起来?李宇明认为,过去部首的作用只是为了检字,现在进入信息化时代,很多信息都是靠汉字编排在一起,所以汉字编排和汉字检字实际上也是信息编排和信息检索。汉字分成多少部是一个问题,哪个字归到哪个部也是问题。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首创540部。但是汉字的发展演变就是意义和字形的矛盾运动过程,后来越来越重视形的变化,部首就有各种各样的变化了。到了明代《字汇》是214部,清代《康熙字典》也是214部。《新华字典》第9版之前是189部。这给教育、辞典编纂、信息检索都带来一些困难。所以,社会发展、文化传承,要求根据今天汉字情况来统一部首。

  现代常用汉字有441组部件和256个独体字

  《现代常用字部件及部件名称规范》对3500个现代常用汉字进行部件拆分,得出514个部件。根据不同变体、简繁对应、形近等原则对514个部件进行归组,共归为441组部件。

  部件拆分的原则是:根据字理、从形出发、尊重系统、面向应用。具体拆分规则是:1.字形结构符合字理的,按字理进行拆分。如:“分”拆分为“八、刀”,“相”拆分为“木、目”。2.无法分析字理的,或字形与字理矛盾的,依字形进行拆分。如:“朋”拆分为“月、月”,“执”拆分为“扌、丸”。3.笔画交叉重叠的,不拆分。如:“串”不拆分为“中、中”,“东”不可拆分为“七、小”。4.拆开后的各部分均为非成字部件或均不再构成其他汉字的,不拆分。如:“非”。5.因构字造成基础部件相离的,拆分后仍将相离部分合一,保留部件原形。如:“裹”拆分为“衣、果”。

  部件名称命名规则是:1.按读音命名部件。如:“口”的名称是“口(kǒu)”,“聿”的名称是“聿(yù)”或“律(lǜ)字边”。2.按笔画命名部件。如:“丨”称为“竖(shù)”,“一”称为“横(héng)”或“一(yī)”。3.按俗称命名部件。如:“辶”称为“走之”,“彳”称为“双立人”。4.按部位命名部件。如:“囗”称为“围(wéi)字框”,“巛”称为“巡(xún)字心”等。

  依据以上规则,该规范给出了《现代常用字部件表》和《常用成字主形部件表》。《常用成字主形部件表》共包括305个常用的成字主形部件。

  《现代常用独体字规范》规定了现代汉字中256个常用的独体字,给出了《现代常用独体字表》。

  独体字是由笔画组成、不能或不宜再行拆分、可以构成合体字的汉字。确定现代常用独体字的规则是:1.字形结构符合字理和独体字定义的汉字。如:“一、乙、日、火、土”等。2.符合独体字定义的草书楷化的简化字。如:“专、书、东、农”等。3.交重结构,不能拆分的汉字。如:“串、隶、事”等。

  新规范将有利于语文教学

  将于7月1日起试行的《现代常用字部件及部件名称规范》和《现代常用独体字规范》适用于汉字教育(主要包括中小学语文教学、教材编写和信息技术教育,以及民族地区的汉语教学、国际汉语教学等)、辞书编纂等方面的汉字部件分析和解说,也可供汉字信息处理等参考。

  实际上,协调汉字信息处理和汉字教育两方面对偏旁部首的不同认识正是新规范的初衷之一。

  李宇明说:“信息产品中的语言文字标准过去更强调技术性,很多字形的输入法拆字,主要是考虑技术,与教育领域相关的语言文字传承常常有差距,语文教育讲究字理,这样就出现了学校的信息化教育与语文教学之间的不协调,老师和学生用的软件和老师在课堂上讲的文字原理差别很大。怎样克服这些不协调的现象,怎么样利用信息技术促进语文教学,是值得我们今天思考的一个问题。”

  同时,李宇明强调:“我们这些规范标准都是为教师、为信息教育产品的研发人员提供知识和规范,不主张把这些东西直接教给学生,特别不主张去难学生、考学生,语文课应该教得生动一点、活泼一点。因此,这些规范只会给从事教育的人带来帮助,而不会增加教学难度。通过规范来促进中小学信息教育与汉语汉字教学保持一致,使悠久灿烂的汉字文化在信息时代能够更好地传承。”
  [1]  
【来源: 光明日报】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