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湘
彭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687
  • 关注人气:1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亲历“首届宋庄多媒体艺术展”——1

(2006-04-17 13:47:27)
分类:
  为了参加“首届宋庄多媒体艺术展”我第二次上北京。
  第一次是在两千年,那次是准备上北京成就人生的,然而半年后撤回时一无所获。
  这次上北京却有着特殊意义——第一次参与大型前沿的当代艺术展!于我这样一位在校大学生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遇和开始,我不知该如何表述我参与这次展览的心情,我只能说,我参与了一次有意思的活动!
  能参与这样一次展览实在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寒假里当我在美术同盟网的BBS上看到“首届宋庄多媒体艺术展征稿”一文时,我发了一封邮件给策展人片山先生,我只是出于好奇想问问他,在校大学生是否可以参与这样的展览。后来他回复我说可以,但要我把作品给他看看。其实当时我的作品《手》还没拍出来,收到他的回信后我才着手拍的,当时拍了两个片子。片子的构思也就是在一霎那闪现的,但我不承认那是灵感。因为我不相信这东西。我把片子剪好后就邮寄给了片山,其实寄出后我压根儿不奢望有下文的。很多天之后我开邮箱时看到了片山的回信。很短,说是《手》这个片子可以参加这次展览,希望我能和他联系,并强调最好是打电话。于是晚上给他打电话,他似乎对我的这个短片还挺欣赏,说我想法不错,但也提了些对这个片子的修改建议,希望我能再好好重新剪一次,做好后再寄过去。几分钟的通话后,我就着手修剪片子。显然,我这个作品已被入选参展了。满心欢喜!作品改好后寄出,就等着4月9日的展出了。后来在学校碰见以前上过我们油画课的老师秦剑,我和他说了我参加这个展览的事儿,他告诉我说他也有作品要参加,这倒让我吃惊不小啊,不过回头一想,他参加这个展览并不出奇,出奇的倒是我能参加这个展览。因为秦剑老师虽然在我们学校任教,但他在北京宋庄也有自己的工作室,通常学校没课了他都会去宋庄那边搞创作。知道他也参加这次展览,我心想这下可好了,到时可以去他在宋庄的工作室看看,兴许还可以让他作向导呢!
  4月6日基本没花什么心思收拾,我和另一位要去北京看画展的同学就草草地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在车上煎熬了一夜一天,在第二天晚上十一点多方才抵达北京西客站。我们步行在车站附近找了家旅馆住下,条件不好收费还挺贵!
  抵京的第二天我们早早起床就去了世纪坛,那里有文艺复兴艺术作品展,每人花了三十元看了一大堆文物。看完展览已是下午,中饭都没吃就又赶到中国美术馆去看另一些展览,重要的一个展览是“俄罗斯油画三百年”。我们一整天都在看展览,看得有点晕晕乎乎,在中国美术馆一直看到闭馆还没把那些以前传说中的俄罗斯油画看完。亲历“首届宋庄多媒体艺术展”——1
  从美术馆出来我们决定先找住的,我那同学建议去他的同学那儿住,于是我们从王府井坐地铁然后换乘公交,坐了近两小时的车才到位于房山区的北京工商大学——我同学的同学所在的学校。而此时天已全黑了,肚饿且全身累散架。在校园餐厅内吃饱后,在我同学的同学带领之下,我们一起夜游北京工商大学。
  次日,即4月9日,这天下午三点“首届宋庄多媒体艺术展”将在宋庄艺术合作社开幕,我们都起了个大早,我同学和他的同学要一起再去一次中国美术馆看展览,我则要早点去宋庄。从房山区的良乡大学城坐公车再倒地铁再坐公车到八王坟,再倒区间930到宋庄,在宋庄等了好一会儿才等到公车去关辛庄,车到关辛庄时已有十一点多了,站在这片艺术的土壤上,我心情有些激动,我现在身处的就是驰名中外的画家村——北京宋庄。
  不费功夫就找到“宋庄艺术合作社”,它没我想像中的大,照片和实物有着那么大的差异,所以告诫自己以后不要再凭借照片去发挥想像力了。宋庄艺术合作社的院里有人,可能正在做着展览开幕前的一些准备,展厅内也有一个两个三四个人正在看着墙上的作品。我是怀着很不一般的心情走入展厅的,也是怀着非同寻常的心情去看那些展厅内的作品的。我看到了我老师秦剑的作品,很有视觉冲击力的一组图片,作品名称叫“瓣开一百个人的眼睛”,在这组图片里,其中有一只眼睛是我的,我试图找到那只属于我的眼睛,但难度太大,最后找到一只很像我的眼睛,但却又不敢肯定那就是我的眼睛,只能将信将疑。展厅的两头各放着一台大彩电和一些音响设备,我想这里就是放映一份钟短片的地方了。墙上的作品都是曾经只能在网上看到的艺术家的作品。一想到自己的作品居然能和这些知名的艺术家的作品一同展出,心中就不免热血沸腾。在展厅内转了几转就出来到大路上,想吃点东西。可我走进一家饭店一问,四五元钱根本不能在它那儿解决饿的问题。只好不要脸地扭头出来,搜寻了一下路两旁,没找到可以少花钱吃饱饭的地方,只看到一家小店铺在做煎饼。没办法,我决定就吃那玩意儿了。于是叫了两个煎饼一碗现煮的鸡蛋汤,并且还奢侈地去隔壁商店买了包香烟。一边抽着烟一边嚼着煎饼喝着蛋汤,两个煎饼吃完后觉腹中仍空,于是又要了一个带馅的饼。我的中饭就是这样解决了。中饭完了我又回到宋庄艺术合作社,在里面转悠。看着这次展览的海报上我的被误写的名字,心中甚觉不快。但又一想,不过是多加了三点水而已。(未完待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