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洁尘
洁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4,253
  • 关注人气:1,0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震后后记

(2008-06-21 02:52:15)
标签:

杂谈

《小道可观》这本书稿出版前最后的一些案头工作是在5"12汶川震难之后的持续余震震感中进行的。

离汶川仅有92公里的成都市,在5月12日14:28开始的80秒的时间里,被里氏8"0级地震给晃得个魂飞魄散。
 
    因为没有处在断裂带上以及成都作为冲积平原比较疏松的地质结构,不幸中万幸地使得成都主城区被保住了。有外地人说,哦,虚惊一场。但我想,成都人可能不同意“虚惊”这么一个轻飘飘的词汇。
 
    毕竟,我们所经历的那一分多钟的剧烈摇晃以及其后多次全城避难的经历,是让人能够深刻感受到生死命题之冲击的。所以,对于成都人来说,“幸存”这个词可能更能贴近且更能抚慰大家饱受惊吓的心灵。

其后,至今,成都人生活在不停的余震震感中。《小道可观》的一些收尾性质的案头工作也是在每天都要晃那么几下中进行的。这是我自己的书,我在6楼书房里被晃两下没什么可说的。
    让我非常感动的是,帮我用专业扫描仪扫描图片的史琦,是在15楼上为我做这些事,而且还是震后的第二天。我的这份感动不是平常的一个谢字可以表达的。

地震没有震垮成都的房子,当然也没有震垮我的家,但在很多天内“震垮”了我的书桌。那些天里,我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百无一用是书生”这句古老慨叹的滋味。
 
    面对家乡的灾难,作为一个川人,一个文人,一个写作者,除了捐款捐物之外,我发现我之所长的这支笔,此刻是如此的苍白和无力。
    那个时候,全国各地好多媒体都来约稿,我告诉约稿编辑们,现在我不能写,作为一个个体在地震中的经历和感受,我觉得毫无意义,至少现在毫无意义;而面对曾经无比美丽无比骄傲而如今残垣断壁哀鸿遍野的巴山蜀水,我则是完全失语了。也就是那个时候,我第一次在职业身份上感到非常的虚妄和无力。
    我很想成为像我姐姐那样的医务工作者;我还非常后悔离开新闻行业,如果我还是一个记者,我可以像我昔日的同事那样进入灾区第一线从事报道工作;哪怕我不是一个记者,如果还是一个报社编辑,也可以像我先生那样去工作去做事。

那些天,内疚感混合着跑地震所造成的心神不宁生活混乱,一起折磨着我的内心。

我还是让自己回到了书桌前。从做这本书的案头工作开始,我一点点凝神聚气,重新开始写作。几天内,我写了很多文章,分别刊于《南方周末》、《三联生活周刊》、《看电影》、《瑞丽伊人》、《南方都市报》、《晶报》等全国十几家报刊。
    我在文章中写我挚爱的成都,写我挚爱的乡人,写大家面对灾难时那共同的慌乱——慌乱之后迸发的惊人的勇气和力量——勇气和力量之中聚集的万众一心全力救灾的人间大爱——大爱中那一抹动人的微笑——微笑着努力重返日常生活的那份镇定和幽默。
    就在我写这篇后记的时候,又来了一次余震,又被晃了几下,但我完全没有停顿,心无旁骛地继续写着。在经历了这么多天上万次大大小小的余震后,一般的余震我们成都人已经处变不惊了。按朋友孙山的说法是,我们现在的最低消费是里氏6.0。

很有点意味的是,《小道可观》这本书房产物,其最后成型于作者个人的灾难体验和心理困顿所导致的短暂的“书桌坍塌”。也就是这本书房产物,让我又回到书桌前,从事物性的案头做起,进而重新进入书房,进入写作之中。而在这个过程中,我再次确认,日常的生活秩序和生活方式对人心的镇定和慰籍是那么的强大、有效。

谢谢我的朋友、女诗人翟永明为我这些文字写序。在这次地震中,我和同样在成都的翟姐一起渡过了朋友们在一起相互宽慰相互鼓励的那些美好时光;而多次驾车前往重灾区发送援助物资的志愿者翟永明,更是让我们大家非常地崇敬。

最后,在这里,我要感谢在这次地震中所有急切打听我和家人的消息并问候平安的朋友们和读者们。有那么多的朋友!有那么多的读者!我内心的感动是无以言表的。谢谢大家!谢谢!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