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1197203777
用户1197203777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4,593
  • 关注人气:1,0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被打动了吗?

(2006-10-11 10:36:21)
被打动了吗?
注:《星空下的婴儿》,长篇小说,一个生于1970年的美国人安德鲁·西恩·格利尔写的。名不见经传的一个青年作家,这是他的第二部小说。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4月版。

这小说是该书译者范佳毅寄给我的。

我并不认识范佳毅,我只知道她在上海,在一家外企工作,业余时间翻译了这本小说。她很喜欢它,希望和我分享。谢谢范佳毅,是的,我享受了。

此稿尚未在媒体上刊发。若有喜欢这稿子的编辑,请给我来邮件后取用此稿。


被打动了吗?

洁尘

秋天的雨夜,一帮老朋友坐在我家花园里喝茶。

说到最近读的书,我拿来了我正在读的《星空下的婴儿》。

我还没有读完,读了四分之三了。我已经有把握说被这部小说给打动了。我翻到第一页,开头,给大家看。那上面有我用笔划出来的开头,“我们每个人都是某人一生的至爱。……我得先把这个写下来,免得万一我露了馅写不完这本子,万一你被我的告白搞得一头雾水,在我开始对你诉说这非同寻常的爱情和谋杀之前就把它扔进火堆。……”

我的朋友们可能觉得有点好玩,“我们每个人都是某人一生的至爱”,这样的句子还是可以把你打倒?你的口味还是……还是挺唯美的哦。他们中有人说。

说实话,就这个句子本身是打不倒我的。或者这样说,这个句子很多年前是可以把我打倒的。再或者这样说,如果我现在还能被这个句子给打倒,未见得不是一种福气。我看到的这个开头,就小说技术来说,它比较抓人,它告诉读者“有具尸体要解释,一个女人被爱了三次,一个被背叛的朋友,一个被久久寻觅的男孩”,这些短语,构成小说悬疑特色的要素。而这些要素所支撑的,是一个非现实的故事,一个生下来是老人,然后倒着长,越来越年轻,最终会把生命结束在初生婴儿状态的男人,也就是一个从生命的另一头进入这个世界的男人的故事;而这个境遇凄伤的故事的根本是爱情,持续一生的悲惨的爱情。我是读到一半的时候,返回去把开头“我们每个人都是某人一生的至爱”这句话划上了笔痕。对于这部小说的叙述核心来说,这个抒情断言是恰当的,跟整部小说浓烈沉郁优美伤感的语言风格也是吻合的。

对于现在大多数小说读者来说,一开头就被抓进去是很重要;虽然开头抓人并不保证这是一部好小说;甚至,很多好小说的开头并不抓人,好些好小说进入得相当缓慢。这一说法同样可以应证到《星空下的婴儿》上。就小说来说,它的文本不算上乘之作,它失之于一种单一的价值判断,或者说,它是一部典型的抒情作品,它的视野和穿透力度,相比于一部优秀的小说来说,还有相当的距离。

但是,我被这部小说打动,就是因为它显而易见的哀伤和优美。

现在大多时候,阅读似乎很容易分成了两种情态,一种是读好书,读提升智性的书,但读的时候很难参与个人情感;一种是读动人的书,它不见得算得上某种公共标准里的好书,但它针对个人来说,就是可以打动你,它可以触碰你那些平时秘而不宣的脆弱和感动,它可以调出个人体验中的某一个瞬间或者某一个念想,它可以撼动你平时绷着那个莫名其妙的劲儿,让你觉得有点酥有点麻有点向下也有点轻快。当然,还有一种情态就是阅读的礼物了,那就是一本可以被打动的好书。既是礼物,那就是不容易得到的。

现在的人,特别是很多成年人,很怕自己被感动,即使有时被感动了也多少有点狐疑,不知这种感动从何而来。我一个老朋友说,他现在经常被好些抒情小说弄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幸亏四下无人。我呢,我也是这样。这两年,我看了很多小说。之前的好几年,我基本上杜绝了小说的阅读,现在,我重新着迷于小说的世界,虽然让我流泪的小说不多,但我很享受那种掩卷之后眼睛微微有点潮的感觉,那是一种相当寂寞的感觉。这种时候,我会挑选估计会像我一样被打动的朋友,发短信拜托他或者她去读这本书。有时候,我会选错对象,对方回复说,“咦,这本书?你喜欢?替你遗憾。”我也很遗憾,但我相信这个时候不是品位问题,而是口味问题。口味这东西是没办法的。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苗少的序
后一篇:有书在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