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眉
画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17,613
  • 关注人气:2,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冯唐:男性荷尔蒙所能决定的事

(2008-06-16 12:57:27)
标签:

画眉

男性荷尔蒙

眉眼

冯唐

北京

情感

分类: 八卦下

对话冯唐:男性荷尔蒙所能决定的事

——这个男人有点牛

 冯唐:男性荷尔蒙所能决定的事

 

冯唐说美——

女人的魅力武库里有三把婉转温柔的刀:第一把刀是形容,第二把刀是权势,第三把刀是态度……

 

画眉:“胸大,腰细,嘴小”是你在新作《北京北京》里一再提到的“美女”标准,在现实生活里,你心目的美女标准是什么?如果有这样一个女人在你面前,你会对她说什么?对长相不合这样标准的女人呢?

冯唐:在现实生活里,我的美女标准非常宽泛,就像我的美草、美树、美兽的标准非常宽泛一样。如果有美女在面前,前十次见面,我一定什么话都不说。如果不是美女在面前,我一定说,美女,喝点什么?

 

 

画眉:最大的优点是美丽的女人,能够吸引一个男人多久?如果书中主人公“我”,也就“秋水”,和书中的女主角,超级美女“小红”终成眷属,你觉得二人的幸福世界能走多远?

冯唐:最大的优点是美丽的女人,如果不说话,上海姑娘那样,想够吸引一个男人多久就多久。

可惜人生不存在“如果”。当时小红选择了小白,而不是秋水,看上去好像是一个冲动的决定,其实是许多因素的积累。人生的许多决定,比如选择什么样的生活,跟谁过,看上去有很大的偶然性,其实是过去多少年“不自知”选择的结果。可以说人每天都在做决定,然后点点滴滴的汇集成大的,决定性的选择。

 

画眉:除了美丽,女人最能打动男人的地方在哪里?为什么男性世界要嘲笑一切外表不够青春美丽的女人?甚至包括已经进入总统预选的希拉里?怎样的女人方在男性世界得成“正果”?

冯唐:纯从男性角度,非礼勿怪。从大处看来,女人的魅力武库里有三把婉转温柔的刀。

 

第一把刀是形容,“形容妙曼”的“形容”。比如眉眼,眉是青山聚,眼是绿水横,眉眼荡动时,青山绿水长。比如腰身,玉环胸,小蛮腰,胸涌腰摇处,奶光闪闪,回头无岸。比如肌肤,蓝田日暖,软玉生烟,抚摸过去,细腻而光滑,毫不滞手。

 

第二把刀是权势。新中国了,二十一世纪了,妇女解放了,天下二分而有一。如果姑娘说,我是东城老大,今天的麻烦事儿,我明天替你平了;如果姑娘说,我老爸是王部长,合同不用改了,就这么签了吧;如果姑娘说,我先走了,你再睡会儿,信封里有三倍的钱和我的手机号码,常给我打打电话,喜欢听你的声音;姑娘在你心目中的形象,会不会渐渐高大?

 

第三把刀是态度,“媚态入骨”的“态”,“气度销魂”的“度”。态度是性灵。我的师姐对我说,“怎么办呀,总是想你?洗了凉水澡也没用。”我们去街边的小馆喝大酒,七八瓶“普京”啤酒之后,师姐摘下眼镜,说摘下眼镜后,看我很好看,说如果把我灌醉以后,是不是可以先奸再杀,再奸再杀。态度是才情,记得我初中的同桌,在语文课上背诵《长恨歌》(背什么自己选,轮到我的时候,我背的是“窗前明月光”),字正腔圆,流风回雪。她的脸很白,静脉青蓝,在皮肤下半隐半显,背到“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眼泪顺着半隐半显的静脉流下来……多少年之后,她回来,一起喝茶,说这些年,念了牛津,信了教,如今在一个福利机构管理一个基金会。她的脸还是很白,静脉依旧青蓝,她说:“要不要再下一盘棋,中学时我跟你打过赌,无论过了多久,多少年之后,你多少个女朋友之后,我和你下棋,还是能让你两子,还是能赢你。”

 

 

画眉:这三刀,哪一刀最狠?

冯唐:既然是刀,就都能手起刀落,让你心旌动摇,梦牵魂绕,直至以身相许。但是,形容不如权势,权势不如态度。

 

形容不足持。花无千日红,时间是个不懂营私舞弊的机器,不管张三李四。眼见着,眉眼成了龙须沟,腰身成了邮政信箱。就象“以利合以利散”,看上你好颜色的,年长色衰后,又会看上其他更新鲜的颜色。形容不可信。如今这个世道,外科极度发达,没鼻子我给你雕个鼻子,没胸我给你吹个胸脯。如果你肯撒钱、肯不要脸,就算你长得像金百万,也能让你变成金喜善。

 

权势不足持。江湖风雨多,老大做不了一辈子,激流勇退不容易,全身而退更难。那个姑娘的老爸官再大,也有纪检的管他,也有退的时候。软饭吃多了,小心牙口退化,面目再也狰狞不起来。

 

落到最后,还是态度。“只缘感君一回顾,至今思君朝与暮”。老人说“尤物足以移人”,国色天香们用来移人的,不是Lancome粉底,不是CD香水,是“临去时秋波那一转”。多少年过去了,在小馆喝酒,还是想起那个扬言要把我先奸再杀的师姐。见到街头花开,还是记起“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是那些不那么漂亮的女人

 

 

 

冯唐言情——

现代女人的通病是拿不起也放不下,往往是陷于留下受不了,走了又不甘心的心理陷井。还是想要的太多,拎不清,不够狠辣……

 

 

画眉:有个流传甚广的说法:爱情,婚姻,性,根本不是一码事。你对此怎么看?你觉得一段和谐婚姻所应具备的条件?

冯唐:玫瑰,菜花,肘子是一码事儿吗?爱情,婚姻,性这三者有交集,但又不完全等同。要把这些完全分清楚,想清楚,估计离死也差不多了。一段和谐婚姻基本上需要一方是受虐狂。

 

 

画眉:在你的感受中,现代都市女性最常犯的错误是什么?“都市主夫”呢?

冯唐:现代女人的通病是拿不起也放不下,往往是陷于留下受不了,走了又不甘心的心理陷井。还是想要的太多,拎不清,不够狠辣。有时候,要对自己狠,才会置死地而后生。

男人的问题,是现世中诱惑太多,欲望太多。太容易满足吧,没劲;满足不了吧,看着别人得到也痛苦,压力大。

 

画眉:对于前段日子传的沸沸扬扬的“女主播(胡紫薇)当众揭发男主播丈夫(张斌)外遇”事件, 你怎么看?你觉得一个忽然得知“恩爱丈夫”有外遇的妻子,得体反应应该是什么?

冯唐:接着上个问题的回答,要么拿起来,要么放下。想清楚自己要什么,然后做到极致。从这个方面讲,胡也算是想清楚,不想再耗下去,手起刀落,剁了张斌的小鸡鸡。

 

 

画眉:你在小说中有一段专门提到男性的脆弱(秋水与小红的对话),你觉得男性脆弱的最好的搁置之处在哪里?

冯唐:男性脆弱,最好放在文字里,酒里,小物件里。

 

画眉:现时世界的什么会让你“肿胀”?你如何化解你的“肿胀”?

冯唐:现时世界总是想尽办法让你肿胀,这么多专门搞市场的,搞营销的,搞产品设计的,不都是白吃饭的。太多的事情让我肿胀,就像太多的病毒能让我得病,跑得没有刘翔快,挣得没有盖茨多,老婆没有杨振宁的小,名声没有李白的大。实在难受,找个医院,参观一下重症监护病房或者太平间,就不肿胀了。

 

 

画眉:你博客里有文字写到“妖精”:不到100/包括肉和206块骨头/简单的直的头发/普通的布的小褂/“你什么时候上的大学啊?”/“别算了,我今年二十四啦。” //其实你已经活了二千四百年/其实我们已经见过二百四十面/其实佛在我脑干安了三个死穴/强啡肽/不朽/你的眉眼……这样的 “妖精”出现时,男人,以及“已婚男人会该怎么办?

冯唐:妖精不常出现,如果你运气好,十来年一次吧。和妖精一起来的,往往是爱情。

 

如果上帝是个程序员,感冒和爱情应该被编在一个子程序里。感冒简单些,编程用了一百行,爱情复杂些,用了一万行。

 

感冒病毒到处存在,就像好姑娘满大街都是。人得感冒,不能怨社会,只能怨自己身体太弱,抵抗力低。人感到爱情,不能恨命薄,只能恨爹妈甩给你的基因太容易傻屄。

 

得了感冒,没有任何办法。所有感冒药只能缓解症状和/或骗你钱财,和对症治疗一点关系也没有。最好的治疗是卧床休息,让你的身体和病毒泡在一起,多喝白开水或者橙汁,七天之后,你如果不死,感冒自己就跑了。感到爱情,没有任何办法。血管里的激素嗷嗷作响,作用的受体又不在小鸡鸡,跑三千米、洗凉水澡也没用,蹭大树、喝大酒也没用,背《金刚经》、《矛盾论》也没用。

 

最好的治疗是和让你感到爱情的姑娘上床,让你的身体和她泡在一起,多谈人生或者理想,七年之后,你如果不傻掉,爱情自己就跑了。曾经让你成为非人类的姑娘,长发剪短,仙气消散,凤凰变回母鸡,玫瑰变回菜花。

 

 

画眉:在爱一个女人的时候,男人的智商与荷尔蒙发挥的作用各占多少?

冯唐:基本和智商没有关系。傻啊。

 

 

(冯唐:麦肯锡公司全球副董事合伙人;作家。协和医科大学医学博士,美国Emory大学MBA。一九七一年出生,北京土著,现定居香港,因工作需要常奔波于世界各地。已出版长篇小说《万物生长》、《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散文集《猪和蝴蝶》等。长篇小说《北京北京》为其代表作“北京青春三部曲”之终结篇。)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