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眉
画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17,528
  • 关注人气:2,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非典日记节选(之二)

(2006-06-02 00:22:44)
分类: 鸦片香
(谨以此文献给一同走过非典时光的人们)
(接之一)
2003年4月26日 星期六 天气晴

昨夜吃了“睡宝”才睡着。
是的,我心情很糟。虽然全国各地朋友的问候电话和短信络绎不绝,家乡一位好心的朋友还打算开车来接我回去“避难”——可我怎么能答应呢?或许我真的没事儿,但要命的是非典的潜伏期长达14天,不说别的疫区,但只北京人跑出去一小部分,局势肯定就没法控制了。再说现在各地都有隔离制度,我隔离十几天倒也算了,朋友是个大忙人,总不成连累人家吧。
只为自己“识大局顾大体的高尚情操”陶醉了一小会儿,我就重新陷入了迷茫。妈妈刚打电话过来(谢天谢地爸妈都还暂时在安全地带!),说已好几天不能安眠了,要我好歹吃点中药预防一下,可那也得药房有售啊;除了去超市购买生活用品我已完全不出门,但自从听说香港淘大花园200多人遭遇非典,是因为住宅给排水系统户户相通,我的安全感已经降到负值;另外,作为农业大国,居住条件和医疗条件均不够优良的广大农民万一受到感染,那后果……
有心不去想,可无论电视,网络,广播,电话……所有与外界的交流渠道全部的主题都是非典,非典!我还是去超市买点儿吃的吧——正如政府许诺的,超市物品跟平常一样十分丰富——顺便活动一下,睡不好再不吃不活动,不是找着得非典嘛。
我去露台取“外出服”——好几天了,每回进门第一件事都是将“外出服”脱下来晾到露台上,换上家居服后立即洗手、洗口罩。据说眼睛也是传染途径之一,因此我的装备还包括一副太阳镜,虽然知道不过掩耳盗铃——太阳镜的周边岂止是漏风!也就是给自己一点安慰罢。
当然还有口罩和帽子。就在前一周,我还是“口罩族”的嗤笑者:神经质,胆小鬼,越惜命越短命!但现在,我迫不及待一丝不苟地加入了进去。因为跑过的几个药店均已断货,我还特地托人从山东买来一些,大概为偷工减料,带子奇短,拽得我双耳支棱并生疼着。对于戴几个的问题我也颇踌躇:听说棉纱口罩要12层(一说16层)的,兼4小时一换,但这些质料可疑的该怎样呢?结果我慷慨地戴了4个——暖曛的小阳春天气,我的两颊宛处蒸笼。

4月28日 星期一 天气多云转雷雨
下雨了,气温下降了一点。也好,因为这倒霉的SARS病毒,我有好些美丽的春装和鞋子都还没来得及穿就要过季了。作为一个嗜美如命的女子,这也是我郁闷的原因之一。
西安的朋友来电话约稿,话题照例脱不掉非典:“昨天我们这儿回来了两个北京人,朋友叫了十几个人晚上去捉他们,像捉土匪一样。”他原是想逗我笑的罢?我手机短信里也储存着有关非典时期北京人的笑话:“高家庄路口出现了几辆京牌车,站岗的村童立刻放倒了消息树,村支书高老钟敲响村头的老铜钟,并高喊:北京人进村了!乡亲们戴口罩!”可当这样的事件发生在现实中时,我却只觉心痛——真的只是Sars病毒,才让我们变得如此自私和缺乏信任的吗?
从前天开始,网上每天下午5时左右都会公布全国各省市当日新增病例数。我想大多数人跟我一样,心情会随着这些貌似单调的数字起起落落:北京前天是113,昨天是126,今天是89。在这些没有生命的数字后面,掩藏着多少人、多少个家庭的痛楚啊!这场灾难,太需要我们携手共同走过。
从今天开始北京各区县也有详细的疫情通报了,看来政府的工作越做越细致。特别看了看我现在住的通州去和从前住的宣武区的,迄今为止前者一共发现126例,后者是 89例——遂又郁闷了一把:何不晚点儿搬家呢?转而一想,如果尚未搬家,恐怕房东会比我还紧张吧。我以为“转念一想”和“擅长遗忘”是人生幸福的两个秘诀,比如那个跌断了腿的小姑娘波丽安娜,躺在病床上还不忘告诉自己:我是多么幸运,只跌断了一条腿而不是两条,更不是生来就有什么治不好的遗传病!但无论“转念一想”还是“擅长遗忘”,都是需要勇气和力量的。
真想家呀!家里的饭好吃,家里的床好睡——在爸妈身边,我就不害怕的吧?

4月29日 星期二 天气晴

这是第几天了?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觉得想哭但哭不出来。是的,非典完全打乱了我的人生——本来我还想趁这个美丽的春天去香港或四川游玩呢,但现在,我跟“软禁”有什么区别?下午6时许照例上网,看到今天北京新增患者是152例,本来就岌岌可危的情绪一落千丈。是的,它会结束的,但那是哪一天呢?
幸好还有可爱的螃蟹陪着我。网上的大标题触目惊心:宠物失宠。因为据说非典病毒来自动物身上——只是据说而已,而且标准说法是“野生动物”,但这已足够成为一些主人抛弃他们曾经口口声声“小宝贝”、“小亲亲”的筹码。我看一眼在脚边打着呼噜的小花狗螃蟹——她正在梦中起劲儿地摇着尾巴,除非有一天她身染沉疴不可救药,我会请医生对她实施“安乐死”,否则无论如何我绝不会丢掉她,因为《小王子》里睿智的狐狸说过:“你不可以忘记,你必须对那些你所驯养的东西负责。”
喜欢王菲的《只爱陌生人》,因为里面有一句很可爱的歌词:“比宠物还天真。”最恨虚妄矫情,不知道自己要的究竟是什么倒也罢了,可怕的是有些人未免太知道了,所以一旦触犯他们的利益,什么深情厚谊,什么海誓山盟,统统不过是足下敝履,过眼烟云。就我个人来说,跟宠物相处比跟上述人等轻松得多,不要怪我更爱前者一些。
傍晚带螃蟹出门散步前,给她四个爪子都包上了塑料布,估计感觉不舒服,她看起来一副不大满意的样子,我只好温言相劝:“非典时期,必须学会忍耐。”路上的人们都看着她乐,因为她的走路声刷拉刷拉的。
大概世界上有挑战性的事情都像长跑一样,有个最难忍受的缺氧时段,撑过去就是胜利!
(未完待续·偶然翻出非典期间的随手记录,忽然觉得有点儿难过:不过3年,对于那段惊心的度过,我已几乎没有记忆。我们总是善于忘记不该忘的,记得不该记的,嗳——)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