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眉
画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17,672
  • 关注人气:2,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都有一颗寂寞的心

(2006-05-30 17:43:34)
分类: 风月录
都有一颗寂寞的心

品客薯片。咖啡。SK-Ⅱ面膜。几米《地下铁的二十个音乐场景》。杂志。小说。膝上的小狗花儿。
我笑起来。因为棉棉在杂志上面说:“啊呀,爱情的感觉,我不要了。只有不要,我才能始终保持微笑,我才能不寂寞,我才能成为一个神。”
花儿惊讶地抬头看我,因为有什么湿湿地淋到了她的头顶。

1.
每个人一生都要栽这么一回,我知道,所以我不是不原谅自己,我给了自己充足的时间,来学习忘记。
但是萌萌很不高兴:“我讨厌你这副不阴不阳,不死不活的鬼样子。”她拿出我半年前的相片,然后把我拉到镜子前面,“一个月,你给我恢复到相片上的样子,否则……”她看住我的眼睛,冷笑说,“你注定已经失去冯呈祥,还想再失去我吗?”
她找了一个钟点工,卡腰在一旁指挥着,把我的屋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凡是沾冯呈祥嫌疑的东西不分皂白一律丢进一个蛇皮袋。正乱着,她替我订购的新窗帘送到了。她令我连钟点工的账单一并付掉后,带我来到小区一角,把那个蛇皮袋点了。一时间狼烟四起,颇有虎门销烟之势。
“从明天早上开始,我带你晨跑。”她掏出纸巾揩揩手,宣布,“不过我过来的打车钱你付。”
跑了大半个月的步,我的腰身和钱袋一起瘪下去不少。
“子仪,”萌萌严肃地看着我说,“上个星期天,冯呈祥结婚了。”
我呆呆看着她。她拿掌在我眼前晃了三晃,急得叫起来:“喂,是哭是笑,您老给个话儿!”

2.
“说清楚了,这可是高利贷。”萌萌心如刀绞状从她的丝绒钱包往外掏钱,“下个月发薪时你得加30%的利。”
我穿着她为我挑选的蕾丝裙子,微笑。
萌萌的意思是,打蛇打七寸,因为平白被甩,目前我的自信心已经降到历史最低点,所以必须立马找个比较像样的人来爱上我——起码有泡我的意思。
“走进酒吧时要目不斜视,要瓶红酒,慢慢地喝,点支淡烟,少少地吸……”她打量了我一下,喜孜孜地说,“就凭这件蕾丝裙子,No problem。”

3.
我坐在芥末坊进门左拐第二个位子。萌萌和她的男朋友坐在距离我3.77m处。
十分钟后,有个长头发男人走到我面前。十秒钟后,他离开了。
装作去洗手间,萌萌踅过来:“别犯傻,他连皮带都是阿玛尼的。”
“但是,”我说,“他有两绺头发打结了。”
一刻钟后,有个蛮帅的大男孩走过来。五秒钟后,他走到另一位单身女士的桌前坐下。
萌萌面色阴沉地再次前往洗手间。
我很委屈:“他问我一晚可以出多少钱,我告诉他我连身上的裙子都是借钱买的……”
萌萌甩手而去。

4.
他进来的时候,整间酒吧的灯火仿佛振了一振。我忽然有点想哭——他多么像冯呈祥,而又比他清爽,挺拔。
我定定看住他,惟恐一个不小心他就不见了。我听见萌萌在后面笑,因为他正一步一步走向我。
“小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呵他的声音是那么地动听,他的笑容是那么地动人。
有什么浮上我的眼睛:“我也见过你。”
旁边一桌的人吃吃笑起来。是的,我们像两个疯子。但为什么不呢?如果一个人,和你一样喜欢《红楼梦》和《小王子》,只喝红酒,爱吃麻辣小龙虾,常常雨中散步,第一次出国去的是尼泊尔,不太泡酒吧,当戴夫·凡·蓝克“所以我们干掉这最后一杯,有一句话我们永远不说出来:谁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心,他就会晓得何时心碎……” 的唱片响起来时,我们一起叫:“啊,多么感人的《最后的召唤》。”——如果你不疯,那你一定是疯了。
一小时零三刻钟后,我们密不透风的谈话不得不暂时告一段落,因为萌萌已经第N次向我发出暗号。
“怎么样怎么样?”洗手间里,萌萌好像比我还兴奋。
“很好,”我说,“我答应了。”
“答应今晚跟他回去?”
“不,答应跟他结婚。”

5.
我架着几近昏厥的萌萌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发现有个人正架着我的未婚夫——对不起,我还没来得及问他叫什么——向门外走,我大叫一声冲上前去,萌萌应声落地。
那是一个面目清秀而憔悴的女人。“你为什么要带他走?”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因为,”她疲倦地看着我,“他有妄想症,专爱趁夜晚出门找女孩谈天说地……我是他姐姐。对不起,请让一下。”
有人架住我。我回过身,是个头顶有些斑秃的准中年男人:“要紧吗?”
酒吧一隅吵将起来,我转头看去,有个男人正与萌萌的男友撕打在一起,萌萌在一旁拉了这个又拽那个,最后干脆被不知谁的扫堂腿踹倒在地。
我抄起我的红酒瓶子,走过去,用尽力气摔在地上。

6.
“这是我欠你的裙子钱,还有30%的利息。”我将一只信封推过去。
萌萌收起来:“要不是跟男朋友分手,需要疯狂Shopping解忿,我是不会收你利息的。”
我关心地问:“你为什么一定要背着他爱别人?”
她耸耸肩:“寂寞啊。你不吗?”
我皱眉:“但现在鸡飞蛋打,你岂不是更寂寞?”
她笑:“也不一定,至少现在我可以去爱很多很多的陌生人。”
想一想,我说:“或许我可以把花儿生的小狗送你一只。”
她笑起来:“你是想为我的寂寞加上标牌?”
我忽地站起来:“有人来接我,我先走了。”
萌萌探头去看,只来得及看见一个斑秃的脑袋。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