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眉
画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18,081
  • 关注人气:2,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非典型性敏感

(2006-05-01 21:17:02)
分类: 猪猡纪
非典型性敏感

“不要以为皮肤过敏只是少数人的问题,和你没有什么关系——根据1995年在苏黎世举行的‘世界接触性皮炎预防研讨会’上的一份数据显示:在工业化国家,接近55%的女性和30%的男性有皮肤不适的问题并声称拥有敏感性皮肤。随着环境污染的日益严重、生活中的压力不断增加,皮肤敏感的问题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杂志上看见这则消息,布乖乐呵坏了——你知道,人人都热爱陪绑的。何况在这与时俱进的大好年代,这份来自11年前的数据没说的肯定涉嫌保守啦。

没错儿,有时候想想,布乖目前的生活基本由三部分组成:工作,恨嫁和敏感。当然,中间那项她肯定打死也不承认。大家一定不难想像她睨着眼睛、尖着嗓子叫出来的样子:“我这是不肯嫁,要嫁,怎会嫁不出去?!”

唉她还真就没嫁出去。底牌自是太过滥俗的老熟套子:高不成低不就。人性狭隘、自私、软弱、寂寞而活该的昭然例证。

“不过——”布乖的声音更尖,同时正处于敏感期的脸也更红了,“无论如何,第三项与第二项总是无关哈!”——令人本能地想起一句俗谚: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阿二不曾偷。

诚然这一回她确乎有些无辜,可惜因为上述赖账前科,连自诩她好友的画眉也不禁疑惑地睇了她一眼。好在多年交情,对于布乖历久弥坚的过敏史,画眉总算略知一二。布乖才略松了口气,旋即又有一口富含沙尘的废气兜头地噎了回去:就算有一个画眉知道,那,其余千百人呢?

画眉也差点儿被一口废气呛着,铿铿铿咳了半晌,方开口道:“也许你已经或有钱、或有名、或有色到确乎有千百人关心你了,但他们是为你煮过一粥一饭,洗过一衣一袜,还是漫漫不眠长夜陪你煲过性价比几乎为零的电话粥——”她再次咳起来,只不过音响已经变成了剧烈的锵锵锵。

多年老友,布乖知道这是画眉“怒从心头起,恨铁不成钢”的象征——自己敏感得确实有些不靠谱。不禁登时恼羞交加,然而往下捺了捺,她终于没有成怒——敏感如她,自然明白画眉是在为她好:她与生俱来、并在后天发扬光大的敏感特质,有一多半儿实在是用错了地方。

比如她的曾经让一个吃屎也要抢个屎尖儿的女孩儿看了当场气得直哆嗦的莹白皮肤,就早早栽在了敏感足下。刚开始是因为一种所谓名牌隐形眼镜药水的刺激吧,不知怎么就忽如一夜悲伤来,布乖的两个眼圈变得总是像刚哭过一样粉红绯绯,整整一个冬天时好时坏的发热、瘙痒、红肿外加脱屑,使她平生第一回领教了“敏感”的“霉力”:死罪可恕,活罪难免。而这种状况之所以拖了那么久,不得不承认与大多数“专家”的二把刀大有干系,曾有个大夫打眼一望,便低头刷刷刷写了份儿比《七品芝麻官》里的状子还要漫长的药单,要不是划价时小数点儿前4位数的药价把布乖吓着,没准儿她也就病急乱投医了。

在此布乖乐意公开她亲身屡试不爽的“过敏克星”:将药用白纱布依疮口大小叠6层,蘸3%硼酸水湿敷20分钟,冷藏效果更佳,如果情况严重可加入两支地塞米松针剂,但不可长期使用,以免肌肤对激素产生依赖性;晚间睡前以洁净排刷蘸取炉甘石洗剂涂抹患处;其间除了依云矿泉喷雾等简单保湿外,一切护肤功课暂停。如是三番,无论怎样严重的症状,也必一周内痊愈,而耗资不过数十元。

所谓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自从眼周肌肤遭罪之后,宛如残酷封建统治下的农民起义,布乖的过敏状况便隔三差五此起彼伏。还得说是性格决定命运,其中最恐怖的那次爆发的确是由于布乖的两个鲜明性格特征:不懂得拒绝艺术+贪小便宜吃大亏。那一回,是布乖的一个朋友出于好心,请她一起去做Facial,其实布乖一周前刚做过,她有些犹豫:过度保养并不是好事。但你知道,具备上述性格的人在这种事情面前注定犹豫不了多久,她乖乖地去了。当然也是因为年少无知——她怎么可以使用油性肌肤朋友的产品呢?当磨砂膏杀千刀般磨砺过她娇嫩的肌肤时,她的抗议依然微弱到当即被那可恶的二把刀美容师恩威并施地喝止。结果?结果自是惨烈到令她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即使心如刀绞,也再不敢占任何小便宜。当然,好了伤疤忘了疼是人类共性。

不难想像,随着年事的愈高、环境的愈劣、压力的愈加花样百出以及她本人的不进则退,布乖与敏感的斗争也愈发白热化。这么说吧,有时候,朋友们在上半月和下半月所见到的布乖都可能是两个人:上半月皮净肉光略具人形,下半月面红耳赤人模狗样。显然以布乖的坐井观天鼠目寸光,她不可能单为友谊而活,她还要一种看似妙趣横生、实则无聊至极的物什——爱情。按说这倒没什么可惭愧的,世界上除了正在挨饿的八亿人口,其余54亿人民都曾经、或正在、或将要历经之,然而人家是成熟大气的“我来过,我爱过”,布乖却是小家气十足地“我来过,我……我要爱到底”——啧啧,难怪脸上成天红一块紫一块。

呵提起过敏,就如花痴提起爱情,要不是画眉及时制止,布乖能说一天一夜;虽经画眉及时制止,她仍趁画眉喝口水的工夫抓紧喋喋:“要说这敏感嘛,也并非毫无裨益,起码许多上半月时看上我的男人,到了下半月便无影无踪啦;而下半月还在的呢,显然就对我有几分真心,省下我许多挑拣工夫。你知道的,我挑人的眼光一向可疑……”由茶杯口向上看住布乖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悲伤、而激动泛红的小脸儿,画眉的鼻子忽然有点儿发酸:或者迄今尚有下半月居然还在的男人……然而她又不喜欢。

是的,和他们呆久了,有时候布乖的脸竟连上半月也人模狗样起来,遂只得遁回原处一个人闷着。她的敏感状况似乎果然好了许多,然而时间稍长,却又变本加厉起来,她遂只得再次腆脸出马……周而复始。无论爱情还是脸蛋,布乖都因为日渐朝不保夕,所以越发小心翼翼。好在久病成医,她渐渐摸索到一套无论对付哪方面敏感都略具成效的招数如下:

1, 永远不要相信那些太过言之凿凿的东西。市面上那些打着“敏感肌肤专用”旗号的名牌产品,常常功效平庸以至相反;世面上那些口口声声叫嚣爱你的倜傥男人,往往于你无益以至伤人。
2, 用前一定要先当心试用。试用化妆品容易,只消每隔24小时在手臂内侧涂钱币大小的一块,看72小时内的反应;考验男人却要难一些,不过这一点对布乖来说倒便捷得很,当她晃着一张过敏得横七竖八的猪头脸笑嘻嘻地凑上去时,男人的反应基本如下:“你看看你怎么搞的——嘁!”“你看看你怎么搞的——我带你去看医生好不好?”
3, 在确定堪以长期使用前,不妨在可能承受价格范围内广泛试比相关产品。
4, 一旦确认最适合自己的那一款,则定心以求长期相伴。

当然其实更重要的是,形自于心,肌肤敏感大多源于内心敏感,不然你看,谁听说过成天曝晒在烈日下的广大农民伯伯发生敏感?太过敏感的人通常没有好下场,这根本不需赘言,前车之鉴女有林黛玉、薛宝钗,男有项羽、刘邦——同是后有追兵前有堵截之际,项羽仍不禁为虞姬之死号啕悲怆,刘邦却为减负将亲生女儿推下马车,手下人把那可怜的女孩儿救上来,他咬牙再将她推下去……鸡贼如布乖,遂连夜追忆她的“不敏感事件”——只可惜有是有的,却全是些糗事:

曾经有位老总十分欣赏她,有段时间公司每回聚餐都要将她叫到自己这一桌,频频热情挟菜给她,她却懵然无知地依旧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任思绪在古往今来的诡艳文字中神出鬼没,当她醒悟那位可爱的女老总大约是想栽培她时,人老总早就看穿了她的懵懂颟顸,将她当个傻子凑合着用了。

她一直认某人为友,殷殷为其帮了许多忙,直到很久以后,经人指点才出了一身冷汗:甭管出于啥目的,反正那人的确曾在背后对她做过不少手脚。

她的座右铭和画眉的一样,都是“傻人有傻福”。

一帮八卦女人聚在一起自然口不择言:有人会算极灵的命,有人做过特准的梦,有人的第六感百试不爽,有人干脆说自己亲眼见过鬼……每当此时只有布乖一个人呆若木鸡,因为她于此啥也没领教过,有人提醒她不能把话说得太满,她却没心没肺地嚷起来:“未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没准儿今天晚上鬼就会来找她,看她到底怕不怕……念及此,她才赶紧噤声……

因为这份不着调的敏感,布乖不得不承认:基本上她只能做一个落拓文人,也只能嫁一个平庸男人。这一点虽然令她非常伤心,却也令她忽然踏实了许多——路歹些,总好过无路可投吧?心下骤然一松间,她的猪头脸倏地收敛光滑了许多。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