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眉
画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17,613
  • 关注人气:2,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袁咏仪:美人十年(中)

(2006-02-04 12:22:38)
分类: 八卦下

袁咏仪:美人十年(中)

 

袁咏仪:美人十年(中)

 

美人十年之四:1993

关键词:金像奖

    对于如此解释一个毫无表演经验的年轻女孩,如何可以有《新不了情》中那样细腻而轻快,踏雪无痕的表演,她眼珠一转,笑起来:“我有天才啊。”

    小时候春节家中的联欢会,她一定第一个上场表演;出门旅行,也会是旅游车上第一个大大方方扬声高歌的;或者因为“人很八卦”——基本上身边发生什么事情都会去看,什么声音都要去听,所以只要导演说一个故事,她的脑海很快就会想到一个画面,接下来她需要做的只是把它们源源本本地展现出来……连她自己也承认,她人生中的第一场浩大辉煌——第1 2届金像奖最佳新演员(1992曾志伟《亚飞与亚基》),第13届金像奖最佳女主角(1993尔东升《新不了情》),14届金像奖最佳女主角(1994陈可辛《金枝玉叶》)——泰半是老天爷赏饭吃。

    她还没有适应史上“最年轻”,“连续三届金像影后”的耀目头衔,觉得如果非要说人生有什么不一样,不过只是“袁咏仪”这个名字变得家喻户晓而已,但人人看她的钦羡眼光,走到哪里无可避免的前呼后拥,令太过年轻的她不由得也并非全无得意之情。

 

美人十年之五:1994~1995

关键词:袁一打零一

    红起来都是相似的,不红才有不红的各自不同。世人都知张曼玉曾红到身不由己地一年拍过12部电影,人称“张一打”,殊不知1994~199523岁的袁咏仪一年拍了13部,如果因此取个诨号,只得是“袁一打零一”。人人都以为她天纵英才前途如骥,只要她乐意,可谓千里平川一日还,然而她说,那是她一生中最不快乐的日子。

她发现她的“天才”不好用了。很多人都在找她演同一类型人物,既然卖座,那何必去动脑筋另辟蹊径?粗糙的故事,模式化的运作,一部电影有时候只要两个礼拜就可以完工。

    “啊不,”11年后,她的眼中犹有余悸,“那不是我想要的电影。我刚出来时市场好,一部电影至少要拍一到两个月,拍一天会休息一或两天,这还算是快的,成龙的电影都拍半年。并且我每天都在工作,那点可怜的生活经验积累在慢慢减少,我觉得自己身体里面已经没有东西了;我又没有读过什么专业学校,也没有时间去学,无法一下子把人物背景分析得那么清楚——我觉得有什么不对,我要停一下。”

 

美人十年之六:1996

关键词:低谷。

     “我要停”这3字,其实坊间人人天天在讲,但惟有袁咏仪,居然说停就真的停下来了,在故事大纲,或者说钞票堆在她眼前满坑满谷的时候。

    她给自己放假的理由是去旅行。当然,袁大小姐的旅行是不可以受一点点苦的,宽敞明亮的房间和24小时热水是基本保障。

“我也不知这种改变是好还是不好,当时只是一门心思想离开。”她的离开除了个人迫切的想要排空和重续,或者更因为香港人是很实际的,与两年前尊她如女王一样,她离开不到半年,已有记者指着鼻尖对她说,你的人气没了!

    “那一刻当然会很不舒服,但仔细想一下,我仍然知道自己是对的,我是活给自己看的,他们说他们的好了,反正说完我也没缺一块肉。”话是这么说,如果她当真不在意,也不会今天还在想,要不要去美国?明天买了机票就去了,呆一个月回来,然后在香港呆一个礼拜就又跑去英国。

    还好,这个时候,她忽然发现,自己反而多出许多真正的朋友。十几年了,性情直爽的袁咏仪仍未学会伪饰太平:“除了拍戏,我通常不跟娱乐圈的人见面的,除非觉得几个女生性格很像,可以聊得来才会联络。我的朋友都是公关,朋友的保姆等圈外人士,因为他们跟你没有冲突,不会很虚假。”

    说起那些在她意气风发时,并不曾有过什么亲密交往,现在人家说她人气低了,反而过来跟她说很多真心话的朋友,她的眼光忽然那么柔软:“朋友的支持非常重要。因为无论做错了什么事,爱人都会体谅你,连你放的臭屁都可能说是香的,但朋友就不这样,你知道,人生的重要时刻,最需要的是诤言。”

    有些朋友说她走错了路,因为这个圈很现实,你走开了,人气自然就不够;但有的朋友觉得她做得对,因为不开心的话,一直拍下去人就会钻牛角尖——结论是:要看你生命最重要的是开心还是其他什么。忆起当年朋友们为她力争的趣事,袁咏仪笑起来:“大概是人以群分,最终朋友都觉得我选的是对的。因为那时候虽然事业没有以前那么好,但我却比以前懂得满足,在最低谷时,我想到的是:如果一直低下去,我怎么生活呢?还好想通这件事比我以为的容易得多:如果收入没有那么多,就不要吃那么贵的东西;钱没有那么多,就少买新衣,不住那么豪华的酒店好了。”

 

美人十年之七:1997

关键词:重生

       1997年来到的时候,袁咏仪对着镜子笑:“你看,日子比想像得容易过,也快乐得多。”当时的经纪人跟她说:“你两个礼拜的电影不拍,1个月的电视剧也不拍,却口口声声说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事业,你到底要怎么样嘛?”

    于是,她接下了停顿一年后的第一场戏,《花木兰》。因为当时香港没有一部戏是围绕一个女人去演的,也因为那部戏不在香港拍,香港的很多话不用去听,就当成一场旅行好了。

    但刚去北京的第一个礼拜,她的心境却糟到不能再糟,“那是11月,天下着大雪,那么那么地冷,拍戏的地方又在乡下,我恨死了,什么东西都看不过眼。”她自己都知道自己的脸臭得有多么讨厌。然而过了两个礼拜,她发现工作人员都很宠她,而无论条件怎样艰苦,他们的热忱与敬业始终如一,这其中除了赚钱养家的因素,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戏拍好——她忽然觉得,自己惟一能做的事,就是去融入他们。

    “过了一个月,我已经忘记了所有讨厌的事,以前是觉得下雪脏脏的,现在是觉得下雪啦,下雪啦,好开心啊,可以去滑雪啦!” 回到香港后,所有的朋友都惊喜地发现,袁大小姐不进包厢,居然也可以开开心心吃得下饭去了。

袁咏仪:美人十年(中)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