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画眉
画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17,133
  • 关注人气:2,0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今夜我将你遗忘

(2006-01-23 13:45:00)
分类: 猪猡纪

 今夜我将你遗忘

    遇见他的时候,布乖已经很久没有恋爱了。

或者只是相对的很久,但却已足够令一名都市女子渐渐凌厉了神色,黯淡了心肠。好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爱情,还有很多绮美,比如华衣,比如靓饰,比如好书,比如隽碟,比如……旅行。

第一次见他,想是在丽江,因为临时组建的泸沽湖旅行团是从丽江出发的,但不惯早起的布乖一上车便呼呼大睡,哪管身边即使洪水滔天,直到被一个话痨吵醒。话痨的声音不高,但极富有磁性,让人想不听都不可能。布乖有些恼怒地回过头去,只看得见被话痨逗得前仰后合的一票MM

不记得是在什么时候起,他开始越过众MM,一再地出现在布乖身边。无论是在摩梭人家围坐的火炉旁,还是星空下的烤全羊盛筵中,布乖需要拍照留念的时候,或者只是每一顿普通的会餐里,他总是“凑巧”呆在布乖身旁。奇怪的是,在布乖身边他的话很少。当然,布乖的话更少。事实上,每一位来云南的独行者,都有着各自的悲欣交集,除了默默带着它们来,尚须默默带着它们去。

没错,他很帅,不是那种眉清目秀鼻直口方的好看,而是一种坚硬的,发自心底和脚下的隐隐却无可忽视的力量。17岁的摩梭族小姑娘笑着说,如果可能,她乐意和他走婚。

布乖以为他会和她要电话。因为听见他和人说他看过的书和碟,布乖也都看过。但是他当然没有,因为他何曾知道布乖都看过。

机票是来时就定好的,布乖听见他对旁人一再提起。他就那样默默地回到了他的成都,带着他布乖以为至少已洞悉半边的悲欣交集。布乖忽然心里很空。是的,他们相处不过两天,彼此交谈绝超不过十句话,他们都不是来此寻找艳遇的,他们没有理由不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布乖可以取道昆明回京,也可以取道成都。游荡在丽江古城的青石板路上,几乎是刹那间,布乖将手伸进机票售卖处:“明天下午,成都。”那里是布乖母亲本人也没有回过的故乡。
    向团友,一个色迷迷的中年男人问他的电话,看得出对方十分不情愿,但还是给了布乖。隔一会儿他才回短信,抱歉没有及时看手机,并十分热情地向布乖推荐成都的一间酒店,因为“那里离我家比较近”。布乖失笑:莫非这就是时下男人间流行的“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布乖选了离他家较远的一家酒店。

“圣,齐天大圣的圣;天,齐天大圣的天;露,露水夫妻的露。”

听见他在电话里这么介绍他们相约见面的茶楼,布乖像旅游车上的MM们一样大笑起来。布乖有点沮丧,原来布乖并不比旁人高明。

久闻成都的日子安逸巴适,所谓少不入川,布乖已不少,却也几近乐不思归。他并非成都土著,所以不嗜辣,布乖只好忙里偷闲,一个人跑去大啖了一顿串串香,吃得满口生津玉米打腮,却遭店伙请求:“再吃两串吧小姐,我们这里最低消费10元起飒。”——TNND,干嘛还要回那甚么都贵死人的北京?

真的是忙里偷闲:泡茶馆,吃大餐,斗地主,会朋友,玩杀人,K歌,农家乐,参观杜甫草堂,去成都最贵的电影院紫荆影城看《功夫》……布乖从不知道日子可以这样过,事实上一直以来,布乖的日子就是工作+睡觉——一个人睡。当然,曾经是工作+恋爱+睡觉——一个人睡。怨不得屡爱屡败,这样毫无张致的傻呆短粗人生,多么像智障患者的脑波曲线图。

十数个白领玩杀人,这项由美国硅谷传来的斗智游戏时,他目光灼灼像个将军——他当然不是将军,他不过是个普通的外企销售经理,但至少在那一霎那,布乖以为他是。

他几乎是半强迫性地将布乖的软卧车票拿去退掉了——当然只是半强迫性,没有人缚住布乖的手脚,布乖当然可以扑过去抢下来。然而那也只能令布乖多呆了24小时。他笑起来的样子,总令布乖想起大学同学。对了,他们同一年毕业,布乖比他大10个月。布乖怎么可以找一个比自己小的男人呢?哪怕只是一天。布乖是这样地天生缺乏安全感,布乖一直在努力构建。布乖悄悄撕了递给他的名片。看来布乖还不够努力。

他买的成都特产和他的电话一路追布乖回北京。电话打过来,却也没有多话。几乎每次上QQ,他都在,好像他是长在QQ上一样,布乖来了,他就送上QQ头像中最眉花眼笑的那个笑脸。他当时辞了职,打算和一班朋友自己创业,比较有空,所以他说,要来看布乖。布乖不信,他就把机票用数码相机拍下来发给布乖。布乖看着照片上他的机打的整整齐齐的蓝色名字,忽然发现有一些什么扔在了丽江,又有一些什么从成都带回来了。

布乖拒绝了,她害怕他说的“我做的鱼很好吃”。布乖的房间一向关得很严——也许是过严?包括厨房。他笑着说,没有关系,那我去退票。

春节到了,布乖回家看妈妈。大年初几忘掉了,他飞降在妈妈在的那座城市。在咖啡馆里他写字给布乖看,他的字很漂亮。他要布乖也写,布乖写得很一般。他说写得不错,我要奖励你,然后就有一串水蓝色的,十分女性化的项链递给布乖面前。布乖一下僵住了,布乖是魔羯座女子,布乖希望凡事都按部就班,一步一步来得好。

看得出他极力在挽回什么,一直在酒店大堂陪布乖喝茶,然后很早就把布乖送回妈妈家。而在成都,他曾借酒要求与布乖深夜单独相处。是了,也许就是这个令他们,或者说布乖,即使真心希望他能够多呆一天,仍有意无意地与他保持着言语及身体,或者说心灵上的距离。

他没有多呆。那么一切都该结束了。事实上,一切在成都,火车启动的一瞬早就该结束了。但奇怪的是,他们的网聊,加偶尔的电话,居然一直持续了8个月,每一通电话和每一次聊天几乎都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他请求布乖去成都,理由是他的销售网络几乎全在成都。更奇怪的是,布乖知道自己去成都的几率很小,但布乖的拒绝却总是很婉约——是布乖如此虚弱,连一根救命稻草也不放过;还是布乖相信有一天,天聚人合,布乖会忽然发现,布乖应当卖掉房子,收拾行囊去往那相对“巴适”的所在,相与这常常令布乖笑得以为世间业已大同的男人?其间他曾两次要求来京,布乖都婉拒了。呵或者这是爱情,但一把年纪的布乖要的是婚姻;可能这是婚姻的曲径通幽处,但走得太累,已学会偷懒的布乖要的是康庄大道。

他向布乖求婚,居然。在网上,当然。一遍又一遍。说得太多了,连他自己也难免疑心不过是说滑了嘴吧?把它当个玩笑至少不会伤了布乖。

他就这样消失了。在有一天,布乖终于轻轻一抖手,删了他的电话和QQ。可能同时同刻,他也做了同样的事吧。不知道他有没有一点后悔?他是个很刚强的人,曾经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孩花落他家,因为他极度软弱,只能承受不得的痛,无以承受得而复失的痛。

布乖何以知晓?因为,她也一样。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