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闲云野鸦
闲云野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3,720
  • 关注人气:2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大人物的小人之心

(2013-12-19 19:10:32)
标签:

宋太宗

宋真宗

措大

文化

分类: 史论杂说

 大宋皇帝的小人之心

《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宋太祖乾德三年(965)正月,大将王全斌率军攻破剑门,兵围成都。正月初七日,后蜀国主孟昶上表请降,宋军平定后蜀。转年,后蜀宫中财富连同数百宫女陆续输入宫中。一日,赵匡胤在一个宫女的梳妆用具中,发现一面旧铜镜,铜镜背面铸有“乾德四年铸”字样。“乾德”是赵匡胤用的第二个年号,改元之前曾经与赵普等大臣商议过,是前代从未用过的年号。乾德三年后蜀已经灭亡,怎么后蜀宫中会出现乾德四年的铜镜呢?赵匡胤很吃惊,将铜镜拿给宰相赵普等人传看,大家都答不出所以然来。于是招翰林学士陶谷、窦仪来问,窦仪说:“这肯定是蜀国的东西。前蜀后主王衍曾经用过这个年号,这(铜镜)应该是那时铸造的”(前蜀后主王衍 918925年在位,蜀乾德七年灭国)。为此,赵匡胤深有感触地说:“宰相须用读书人!”并告诫赵普一定要多读书。

自古以来,人们往往把大宋朝看做是读书人的乐土,心向往之。那时的文人士大夫们多以天下为己任,自以为修齐治平便可以与天子共天下。哪知在天子内心看来,读书人无非是一群贪恋荣华富贵、争名趋利之徒。同是宋太祖,就曾经说过“措大眼孔小,赐与十万贯,则塞破屋子矣!”将读书人蔑称为“措大”(对读书人类似于“穷酸”的称呼),一个宰相十万贯钱就足以让他死心塌地了。

宋太宗至道元年(公元995年)四月,吏部尚书、平章事(即宰相)吕蒙正罢相担任右仆射(尚书省长官,地位略低于宰相),当时赵光义对吕蒙正说:“仆射也是百官之首,因为中书省事务繁忙,所以想给你减轻一点负担。”表面看似乎很有人情味,然而转过头来对同知枢密院事(相当于枢密使)钱若水却是另一种说辞:“吕蒙正以前是平民百姓,是我把他提拔当了宰相。现在遭贬降职,落魄郁悒,想必是望眼欲穿盼着复位吧?”钱若水对宋太宗的话颇不以为然,回答说:“吕蒙正虽然做了显贵高官,但是以他的才智、名望,绝非滥竽充数之徒。仆射是百官之首,地位尊崇,吕蒙正从来没有因为罢职而寂寞、郁悒。当今高洁之士,不贪求荣华富贵、高官厚禄的人很多。倒是像我们这类人,因为贪图高官厚禄而苟且,确实不值得令人敬重。”赵光义听了觉得很无趣,默然无语。不久,吕蒙正就出判河南府(今洛阳及周边地区),在任期间政绩颇佳。史书记载,吕蒙正“质厚宽简,有重望,以正道自持,遇事敢言。”曾经三度入相,算得上是正人君子。

   钱若水是才智之士,少时得到过华山陈抟老祖的称赞,史书赞他 “美风神,有器识,能断大事”。一日,宋太宗对他说:“读书人苦学入仕,遇到好机会做了高官,前呼后拥,整个家族都能得到赏赐。这是很值得引以为荣的,难道不应该竭尽忠诚报效国家吗?”钱若水并不顺从他的话,答曰:“高尚之人,本来就不以虚誉、官爵为荣耀。忠貞之士,也不以贫穷、闻达改变志向和节操。那些因为爵禄、恩遇而效忠皇帝的,只是一般人的所为。”宋真宗即位不久,看透官场倾轧的钱若水以母亲年迈为由自请解除机务(以钱若水的才学,入相只是时间问题),这年他还不到四十岁。真宗挽留不住,就任命他为集贤院学士,让他去做学问。后因西北边事吃紧,熟悉军务的钱若水改任军职,在陕西一带统兵抵御党项人,四十四岁便死于任所。钱若水真正是有器有识,对皇帝的嘴脸看得很清楚,《宋史》对他评价很高。

向敏中是太平兴国五年的进士,这一年的科举堪称群贤毕至,仅日后成为宰相的进士就出了四个(李沆、向敏中、王旦、寇准)。宋真宗天禧初年(1017年),已经几起几落的向敏中被任命为右仆射兼门下侍郎、监修国史(首席宰相)。下达任命这一天,宋真宗对翰林学士李宗谔说:“我即位以来,还没有任命过仆射这个职位。今天任命向敏中,可算是特殊待遇,他应该很高兴吧。”又说:“今天向敏中家里前去祝贺的客人应该很多,你去看一看,别说这是我的意思。”李宗谔到了向敏中府邸,发现向府闭门谢客,家里很安静。李宗谔与向敏中的亲随径直进入家中,对向敏中道贺说:“今日听说您升迁之事,大家无不替您感到高兴。”向敏中只是点点头,并不说话。李宗谔又说:“自从皇上即位,还没有任命过仆射这样显贵职务。如果不是功勋、品德过人,深得皇帝眷顾,哪能到这种地步呢?”向敏中又是点点头。李宗谔历数前朝担任过仆射的官员的丰功伟绩,向敏中还是点头,客客气气没说一句话。回到家中,李宗谔又派人去向敏中家向厨师打听,今天有亲戚宾客饮酒赴宴没有,回复说一个人也没有。

李宗谔是个老实人,办事很认真。他知道皇帝希望看到的,无非是这些平日里满嘴诗书礼仪的读书人得志之时踌躇满志、手舞足蹈的丑态。而向敏中久历宦海,几经起落,一个“尚书仆射”的加官似乎不足以让他受宠若惊,故只能让皇帝大人失望了。李宗谔把自己的见闻汇报给宋真宗,真宗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向敏中大耐官职”。“耐”是经得起的意思,宋真宗不得不承认,经历过多年官场历练的向敏中,已经到了宠辱不惊的境界了。向敏中卒于天禧三年,活了七十二岁,宋真宗亲临凭吊,为之废朝三日。

世人皆以为大宋朝重文抑武,其实至高无上的皇帝又何曾从心底里敬重读书人!刘邦将攻城拔寨的武将称之为“功狗”,大宋皇帝却是将他们所倚重的文臣当成猴子来耍的。想一想古往今来的皇天贵胄们,莫不持类似观点。看那些上蹿下跳的奔竞之士,获取高位便洋洋自得,丢官罢职则如丧考妣,俨然不就是一群关在笼子里的猴子吗?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