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冰冷雨天
冰冷雨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9,600
  • 关注人气:4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跟踪报道】“房东突然要我搬家”(四)(2007/01/12原发于牛博网)

(2007-05-15 09:13:27)
分类: 冰眼看日本
 日本现在不过阴历年。麦克阿瑟来了以后,日本就来了个彻底西化,几乎没了阴历。举个例子,它都能把七夕搬到阳历7月7日去。所以春节就没了,这样一来阳历年就和咱们的阴历年差不多了。阳历年前年后,冰太们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忙过年是一件事,为小叶四处打听行情也是一件。

 

这时候意见纷纷。有的说那条件不错,就那么办了,只是想想法子不让他们食言;也有人说这条件是不错,但买卖人不会提供免费午餐,这里面是不是有名堂,实际上他们的底价应该更高,得再看看,反正主动权在我们手里,不怕他不来谈。还有在国内有拆迁经验的人就支招,说和他泡,泡到最后肯定条件最好。

 

商量到最后,有了一个统一意见。就是还能争取的话得尽量争取,但是不能采取“泡”的方法。那法子不上路,办事情的按规矩,搬迁的又不是小叶一家,偏离了常识首先是咱们中国人的形象问题。真要惹急了他们,他晚上一把火把你店给烧了他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不能那么干。首先是要想法子弄清楚日本在处理这类事情上的秤盘子到底是多少。

 

市里有一个叫“市民商谈中心”的机构,专门为市民提供法律咨询服务。都是些打义工的律师在那里帮你免费提供咨询,真要律师服务,他们也能帮你,但那要收费。服务有一个标准,就是你还没有请律师。如果已经请了,只是去核对一下说法,那对不起,孰不接待。老冰就把冰太运到那儿去找律师打听。

 

打听下来的结果基本上和那位社长说得差不多,就是在常识范围内补足两边保证金差额,给你一个新店。这常识范围的意思就是差不多,你不能原来的店只有20平米,现在要人家给你一个200平米的。就是说那社长到目前没有欺负小叶,起码在口头上。

 

老冰提了个问题:“搬家期间店铺无法营业,或者是搬了家以后客人发生变动造成收入减少有没有可能得到补偿?”这点很重要,因为现在还不知道将来搬到什么地方去,如果有这条小叶就能安心搬家了。

 

回答是:“搬家费用和停业损失当然由房东出,至于将来的收入变化则很难说清楚,因为要证明收入减少是由于搬家引起来的不是很容易。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在搬家前大家达成协议,有房东补贴三个月营业收入的例子,再多好像就没有了。”

 

OK,秤盘子知道了。接下来就是谁去谈了。有位就推荐了他的一个朋友,是建筑师,说是看到妈妈桑的处境挺同情的,愿意自愿免费帮忙。咱们觉得不错,反正他是自由职业者,能够随叫随到,估计这种事情也不需要什么艰难的谈判,有个两三次也就行了,不会给那边添什么麻烦。身为建筑师应该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谈起来比咱们这些外行更加顺手。至于报酬嘛,事情结束按实际花费时间付钱也行,要不然叫小叶请他几顿估计也就凑合了,他不都说了是免费吗?

 

这些事在年前都决定了。谁知道那位建筑师还没来,这边小叶刚开年倒闯了个祸出来。

 

一月二号,那社长到小叶店里来了一趟。算是来拜年,其实就是想问问小叶的计划,是不是都准备好了。本来小叶只要支吾一下就行了,可小叶愣要操着没人听得懂的“原创日语”和别人侃了起来。侃就侃吧,她还干脆“原创到底”了。本来小叶是想告诉那社长,她请了一个人来帮她谈,那人是个“建筑士”。可从小叶嘴里出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她说她请了个“辩护士”来帮她谈判。俄的神诶,日语中“辩护士”是“律师”的意思诶!那社长当时就虎起了脸走人了。

 

下午老冰正在睡午觉。一年忙到头,就休息日能睡睡午觉,可就这么点乐趣也让小叶给搅了。睡得正香呢,那社长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我们凭良心干事,一没有欺负妈妈桑是女人,二没有欺负妈妈桑是外国人,开出了最好的条件。怎么你们要打官司?告诉你,从现在开始大家按规矩办,我们的条件不可能再高了,你们拿去了也就是付律师费用!”

 

老冰被人骂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只好对他说:“你给点时间,现在你说的我一句都听不懂,这么着行不行?我先去问问妈妈桑到底是怎么回事再给你回音。”

 

其实老冰已经估计到了是不是小叶说错了话,但又不敢肯定。说不定有哪个糊涂旦真劝动了小叶找律师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放下这边的电话马上挂小叶的电话,问她跟社长都说什么了。小叶说什么都没说,老冰问你是不是说了你要请什么人来帮你谈判?小叶马上很爽快地承认了,还找补一句:“我告诉了他咱们请了一位正经的辩护士”。

 

老冰扶着桌子好不容易才站住,再想想和小叶去解释辩护士和建筑士的区别大概是比较困难,就交代她以后如果再和那不动产的人说了什么都得和谁说一声,要不然引起误会就麻烦了。这边再给那不动产公司的社长打了个电话,说明是我们为了交涉方便,特地请了一位日本的建筑士来帮忙,这样可以随叫随到,没准备打什么倒头官司。妈妈桑日语不行,弄不清楚建筑士和辩护士的区别这才造成了这个误会。顺便交待了那位社长一句,以后有什么话,让那位日本建筑士也行,或者告诉妈妈桑以外的随便哪位中国人都行,不要直接去和妈妈桑说,那样不但沟通不了,反而会造成误会。

 

1月9日,冰太和另一位中国人带着那个日本建筑士就去找了那家不动产。首先是确认补偿内容,那家不动产对上次说的内容都很痛快地认了帐,但在谈到要求停业补偿的时候,那家公司说了一句话把冰太们镇得当时就傻在那儿了。

 

那家不动产公司的人说的是:“按道理,对房客搬迁造成的经济损失房东要进行补偿,补偿多少可以商谈。妈妈桑的日营业额是多少,利润率是多少?”

 

看起来是很普通的一句话,实际上那边摸准了小叶的死穴。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