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冰冷雨天
冰冷雨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9,600
  • 关注人气:4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大将的枪法不太好(上)

(2006-07-05 03:48:46)
分类: 那一刹那的回锅
麦克阿瑟大帅爷命令索普准将去抓General Tojo(见《天皇的皇上有五颗星》),索普可能觉得抓一个知道了的人没意思,就叫手下的克劳斯中校去抓,自己则埋头去琢磨还要抓谁去了。

大将的枪法不太好(上)

(巢鸭战犯监狱的正门)

克劳斯中校找东条也是费尽千辛万苦,俗话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东条压根就在自己家里老老实实呆着,哪儿也没去,等人来抓呢。

和别人不一样,陆军的东条英机和海军的岛田繁太郎两人从看到波茨坦宣言的那时起就知道这“战争罪犯”指的就是他俩,没指望过天照大神能保佑他们漏网。可是东条打算怎么办呢?像陆军大臣阿南唯几,东部军管区司令官田中静壹那样自杀以谢罪,管是谢天皇还是谢百姓,又没有那个勇气。不自杀嘛,又说不过去,那个“绝不活着做俘虏而受辱”的《战阵训》就是自己制定的,让别人都自杀,就自己活着?这么说也是陆军大将,这点自尊也还是有的,就是说还得自杀。但是活得好好的,自杀可太痛苦了,又不想自杀了。

就这么翻来覆去,“to be or not to be”,死啊活啊的拿不定主意。俗话说:“拿不定主意问别人”,那天就到陆军省去和陆军大臣下村定大将去商量。

这世界上能有劝人自杀的吗?下村定当然反对啰,理由是现在是国家投降,不是你东条某人自个投降,谈不上什么耻辱。再者说了,你不出头万一这责任跑天皇哪儿去了这可怎么是好?东条这下茅塞顿开,可算有了主见,点头哈腰地就离开了陆军省。

克劳斯知道了东条没跑,可还是找不到东条的家,因为他不好出头打听。想了一个办法,找到美联社,让他们出面去采访东条将军。完了再从记者嘴里掏东条的地址,反正都是美国人,估计能守住秘密。

东条一看到穿军服的美联社记者上了门,就知道宪兵也快来了。哼哼,这手本老爷用得太多了,所谓“宪兵政治”就是本老爷的专利,现在没问你们追究“知识产权”,倒反过来用在本老爷身上了,唉,这就叫拔毛凤凰不如鸡。就通知卫兵,说从此以后来的不是宪兵就说老爷不在家。

到了1945年9月11日早上10点,几个穿军服的美国记者又到东条家门口来了。卫兵就照通条吩咐的说我家老爷不在,那几位美国记者也好脾气,说那我们就在这门口等你家老爷,等到几点算几点。

11点,索普准将正式向克劳斯中校下达了逮捕东条英机大将的命令,克劳斯中校带了两个班人马,开着吉普就要出发,索普准将又叮嘱了一句:“晚饭前能回来不?”

克劳斯想了半天,没想出来回不来的理由,就说了一句:“No problem”。跨上吉普就走了。

下午两点整,大帅爷麦克阿瑟正式发表了逮捕东条英机的命令,索普准将向记者们分发了大帅爷的书面声明,这一下各国记者就像炸了营似的四处乱跑。美联社,合众社记者是有内部消息,早就在东条家门口守株待兔了。日本记者熟门熟路,也很快就赶到了,就其他国家的记者可怜巴巴地在大热天的太阳下面乱窜,有根本就跑错了方向,流窜到滨松市去了的(其实东条家在世谷田区玉川用贺町)。

三点刚过,这东条家门口的记者越来越多,东条看着这副架势知道宪兵要来大概就是今天了。于是吩咐太太和佣人回九州老家去。干吗?他还要演一场戏呢。

他太太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要路远迢迢地回老家?还说走就走,看样子要出事,就先在外面绕了一圈然后到对面的铃木贞一家里借了顶斗笠和一把手锄,在花园里一边给花除草,一边看动静。

大将的枪法不太好(上)

(1948年11月12日战犯最后宣判之前东条夫人和三女儿幸枝在法庭外的树荫下读东条最后的信。)

这边东条穿好了全副勋章绶带的大将军服,腰上挎着军刀,进书房看了看他的准备:窗边的刀架上架着两把日本刀,桌子上放着短刀和两把手枪。一把是他自己一直带着防身的柯尔特22,还有一把是8月15日企图发动政变,夺取天皇的“玉音放松”录音盘,失败自杀了的女婿古贺秀正少佐留下来的柯尔特32。

4点02分,克劳斯中校到了。下面老冰就偷一懒,直接拷贝克劳斯的报告吧


关于逮捕东条将军的报告,合众国陆军中校波尔·克劳斯。

——到达东条宅时,将军正隔着窗子和新闻记者说话。我将部下配置于门口以后即请将军开门。

——将军问我有无逮捕令。我说没有逮捕令,但随身携带了正式拘留命令。将军要求给与确认,我说先开门,进门之后再出示(合众国际社法兰克记者的报道中说科罗斯中校的原话是:“快开门,跟我去麦克阿瑟司令部”)。

——东条将军身穿白衬衫,听完点了点头以后就关上了窗户,周围很寂静,所以能够听见插上插销的声音,但听不见向门口走来的脚步声。

——下午4点19分,突然响起了一声枪声。站在我旁边的新闻记者对我说‘您的猎物自杀了’,——我立即采取强硬措施进入宅内。(和英国《每日邮报》记者斯坦福一起去的日本《朝日新闻》记者长谷川信雄则说:“一脚就踹开了门,同时掏出手枪朝天鸣枪示警”)。

——东条将军的书房门也上了锁,我还是采用强制手段进去的。东条将军坐在椅子上,看起来是射中了左胸,大量的出血把白衬衫都染红了。看到我以后,将军还想举起右手握着的枪,在我大喊‘不许动’以后,手枪掉到地下。

——我的任务是活捉东条将军,所以我立即让东条将军的警卫找来医生,但看起来喊来的日本人医生是想让将军想武士那样死去,除了洗涤伤口之外没有进行任何抢救行为。

大将的枪法不太好(上)

(日本医生在救护东条英机时,东条英机在向《朝日新闻》记者长谷川信雄口授遗嘱)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