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冰冷雨天
冰冷雨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9,600
  • 关注人气:4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天才”还是“疯子”?(中)

(2006-06-15 11:20:13)
分类: 那一刹那的回锅
他是怎么上战场法呢?

1946年5月3日,东京国际军事法庭正式开庭。四月27日深夜,巢鸭监狱一楼的监房突然有人在大喊:“内大臣,内大臣,我要拜谒天皇!内大臣,内大臣在哪儿呢?”

是大川周明在乱喊。其实几天来大川周明一直有点奇怪,原来相当注意仪表的大川博士现在不修边幅,穿着睡衣,拖着木屐。不管白天黑夜就只管念经(他那真是在念经,不是铃木贞一似的嚷经),要不然就是打看守(有点搞不懂。是不是那时候美军还不兴虐俘什么的?),再不然就胡说八道。怎么个胡说八道法呢?没人听得懂,因为那家伙说话从不用一种语言说话。

大家有点感觉,那家伙是疯了。

甲级战犯荒木贞夫的日记里是这样写的:“可能是神经衰落的缘故吧,怎么说大川都是具有天才和狂人两面的性格异常者,就说‘5.15’事件,不是狂人不会作出那么荒唐的计划来”。

铃木贞一在日记里写道:“过去到处奔走呼号日本改革,东亚开放的论客,今天发了狂。是不是在表示过去的叫喊是由于心底里的先天不足?”

29日下午,法庭向26名甲级战犯(木村兵太郎和武藤章还在从缅甸和菲律宾解往东京的途中)送交起诉状,这位大川周明,一接到起诉状就昏倒了,被人抬了出去。

这位的辩护律师是大原信一,和他也是老搭档了,1932年的“5.15事件”时,为他辩护的就是大原律师,这次是两个老搭档,碰上个新问题:这大原信一律师怎么看怎么觉得大川周明精神有问题。第一次去巢鸭监狱的时候,说了要找大川,看守就用手指头在自己头上绕了几圈问他:“Okawa, the mad man?”,到了监房门口死活不肯靠近,说那个mad man 要打人。大原观察下来,大川周明话倒说得还流畅,也能进行逻辑思考,就不说日本话。要不然是英语,要不然是德语,要不然是德语夹英语。大原就开始考虑要不要给大川做一下精神鉴定。

5月3日正式开庭,大川周明穿着天蓝色的睡衣,米黄色的西服提在手里,拖了一双趿拉板儿就出了庭。坐在那儿不老实,双手合十像在念经,一回又转过头去要和坐他隔壁的畑俊六聊天。人家畑俊六满脑袋就是在琢磨怎么抵赖法,谁有闲空理你?这位就又开始念经了。

过了不久,人们发现这位鼻子下面在闪光,原来是流出来的清鼻涕反射的灯光。大川也不去擦,反而把睡衣的扣子解开了,露出个瘦骨嶙嶙的前胸和肚子。旁听席上的女士们发出了惊叫。这时候宪兵中校肯瓦奇只好在后面帮他扣好扣子。
“天才”还是“疯子”?(中)


扣子是扣好了,可这大川周明又有新花样了,伸出手来朝坐在他前面的东条英机头上拍了一下,这一下拍得不重,几乎可以说是摸了一下。东条回过头来,对着他苦笑。
“天才”还是“疯子”?(中)

这时候大川周明成了全法庭的焦点了,只见他拖着老长的鼻涕,一会儿解开睡衣的扣子,一会儿又扣上,再不然就是要找坐他另一边的平沼騏一郎前首相聊天,见人家不理他,就干脆转头要和肯瓦奇中校侃大山了。

到了下午3点37分,法庭里突然响起了“啪”的一声,引起了一阵哄笑。大川周明伸出手去在东条的脑瓜上结结实实地拍了一下。东条慢慢地转过头来盯着大川,这次可没笑,可能是太疼了。

大原律师坐在被告席前面,不知道身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知道肯定和那个疯子大川周明有关,回过头去,就只看到大川周明被肯瓦奇中校按在座位上在。正在不知怎么好的时候,庭长韦伯正好宣布休庭:开不下去了。

班弥塔宪兵上尉一声口令“Stand up”,全场起立。

趁机挣脱了肯瓦奇的大川却又有机会了,只听他大喊:“Indians, Kommen Sie, Sit down”。全场又是一片混乱,宪兵赶快就把他架到休息室去了。这边文字记者,摄影记者们就恨爹娘为什么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直往大川所在的218号休息室冲去。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