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冰冷雨天
冰冷雨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9,600
  • 关注人气:4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冰眼看日本之二十五:“无根有据”的解散(2)

(2006-02-07 06:37:45)
分类: 冰眼看日本
(本文2005/08/18首发于西西河)

老冰说这次小泉解散众议院是“有据可依”的,有权力依据,有法律依据,有环境依据。但是这次解散是“非传统”的解散,也就是说,没有“根”。众议院从来就没有这样解散法的。

所谓解散众议院,说俗了就是指众议员就任期满以前全体被炒了鱿鱼。那么,研究一下由谁来炒这些鱿鱼也是挺有意思的。日本宪法上并没有明确的相关规定,只是提了一句“解散众议院是天皇的国事行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并不是指天皇有权解散议会,而是指议会解散由于天皇诏书而正式生效。

那么由谁来解散议会呢?从一般宪法学者的观点和惯例来看都是由内阁来解散议会。召开内阁会议来讨论,全体内阁大臣在阁议书上签名同意。往天皇那儿一送,天皇下一张解散诏书,这议会就算解散了。那么如果有内阁大臣不同意呢?那好办,首相把他的职撤了就行了,换一个人签一下名就行,嫌麻烦的话干脆首相自己兼任一下就更简单了。所以说极端了的话,只要首相一个人说要解散议会,就能把议会给解散了!

那么是不是首相看议会不舒服了就把它给解散了?也不是,首相是议会选出来的,议会解散了,内阁,首相也就没有了(到下届内阁产生以前只是看守内阁)。由重选出来的下届议会再次选举首相。然后由新首相再任命新内阁。所以并不是说解散众议院就是首相炒全体议员鱿鱼,而是大家“卷堂大散”:干不下去了,大家一起死。不到万不得已,没人解散议会。

战后日本众议院的中途解散包括这次一共有21次,其中有四次是内阁不信任案被通过了而解散。下面就是这四次解散。

1.“发疯”解散;1948年4月23日,吉田茂的执政党民主自由党是少数党执政,因为谁有权解散议会和在野党掐了起来。执政党主张权力在内阁,在野党主张权力在国会。话说不到一块,野党就通过了一个内阁不信任案。好吧,一解散重选,民主自由党成了多数党了,理由太正常了:野党你不是老想着解散解散的,是不是不愿干了?那就别干得了。可见不能老想干不该干的事情,尤其是对自己不利的事情。

2.“八格野郎解散”;1953年8月23日,当时的吉田茂首相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接受右派社会党的西村荣一议员关于“首相在施政方针演说里对国际形势是不是太乐观了?”的质问时回答说“不只是我一个人这么认为滴,英国首相,艾森豪威尔总统也都是这么认为滴。他们这样说了,我也是这样认为滴。”

这位西村议员也不含糊:“我是在问日本国总理对国际形势的看法,没有要日本国总理翻译英国总理,美国总统的话。”

太也不给面子了,吉田可真火了。一不小心从嘴里咕哝出了一句“八格野郎”。这下给安上了个“蔑视议会罪”,先是通过了一个对吉田茂的惩罚动议,再接着来一个内阁不信任议案。吉田茂只好解散议会,重新选举。可见首相还是应该做到“五讲四美”,起码要“语言美”。不能骂街,尤其不能公开骂街,更不能公开骂大街。

3.“碰巧了(happening)解散”;1986年5月16日,由于自民党浜田幸一议员在美国拉斯韦加斯赌博的丑闻被人发现,在野的社会党,公明党,民社党提出了大平正芳内阁不信任案。其实野党自己也知道提出这个不信任案有点胡闹:肯定会被票数多的自民党否决,徒增笑柄。但是俗话说得好:“就怕你碰巧了”。正好当时自民党自己在内讧,议案表决时福田派,三木派,再加上中曾根派里面的中川组造反不参加表决。这个胡闹的内阁不信任案居然有了个谁都没想到的结果:通过了。这可真叫做“碰巧了”。遇上大平正芳首相还像三国里面那周瑜郎君,好生气。一气之下进了医院,没撑过一个月,选举前的6月12日就含怨而死。可见首相还是要肚子里能撑船,不能太会生气,尤其不能被气死,更不能被活活气死。

说句题外话,接下来的6月22日选举时。自民党把老大被活活气死的悲痛化作了力量,各派摒弃前线,玩命上阵,居然大获全胜。看起来老大也不是白死,为党的利益而死,他的死是死得其所滴。

4.“说谎解散”;1993年6月18 日,当时的宫泽喜一内阁宣布把预定在本届国会内进行的政治改革推迟到下届临时国会进行,引起在野党抗议。社会党提出内阁不信任案,由于自民党内大量造反议员出现(总共55人),议案得到通过。解散众议院重选,自民党惨败,1955年后第一次尝到了在野党的味道。宫泽喜一事后有过一句名言:“本来不是有意说谎的”。更让人觉得可乐,可见首相还是不能说谎,尤其不能公开说谎,更不能记得自己曾经公开说过慌。

可以说到现在为此凡是任期未满的解散都是不得已的,都是被在野党逼出来的。但这次小泉的邮政解散和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小泉这次是主动出击,先把解散的底牌亮出来以后再行动(将邮政民营化法案送交参议院表决)的。如果小泉是象以往的自民党总裁那样把解散众议院看作自己政治生命的终结的话,在参议院表决以前他有的是办法可以争取时间,可是小泉和自民党上层并没有尽力,或者是看上去没有尽力。所以这次解散在前一段时间被叫做“やぶれかぶれ解散”,意思是“自暴自弃解散”。可现在没有人这么说了,为什么?到现在大家才发现小泉没有自暴自弃。甚至都觉得是不是小泉其实早就在盼着他的法案被参议院否决?这样才可以名正言顺地解散众议院:早就说过了要解散的,你们还是不给面子,我没有搞突然袭击,是你们自找的。

自民党内的反对派也没有看清楚形势。说实话,领头的几位都太老了,他们的思想还停留在了起码十年以前。对现在日本社会和自民党内的政治动力学的感觉太迟钝了。因此就注定了要被淘汰。

为什么这样说呢?这是因为现在的自民党和过去的自民党不一样了。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