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冰冷雨天
冰冷雨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9,600
  • 关注人气:4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冰眼看日本之二十四:“无根有据”的解散(1)

(2006-02-01 06:27:39)
分类: 冰眼看日本
(本文2005/08/14首发于西西河)

老冰在《冰眼看日本之十七》中侃了一下小泉扬言有可能要解散众议院以报万一参议院和他作对的仇,话音未落,还真成了事实。

好像怎么说也说不通这个理:众议院不是通过了邮政民营化法案了吗?为什么参议院没能通过反而要回过头来和已经支持了他的众议院拼命呢?你别说,这里面还真有这里面的道理。

老冰说过,日本文化是一个“见前(大道理)先行”的文化。就是这次从反对党一直到自民党内反对邮政民营化法案的“造反议员”,没有一个人敢说他反对“邮政改革”,说来说去就只是反对这个法案。反对“改革”的罪名是没有人能担戴得起的。

好吧,这就被小泉抓住了弱点:仅仅是反对法案你可以说法案本身有什么问题,提出你的改进意见,而且小泉确实在某些具体问题向已经反对派做了让步,为什么还要造反?再者,上次选举时的自民党公约里就有一条“邮政民营化”,为什么那时候不反对?那时候就可以反对这条公约,不要自民党的公认嘛!那时候要借小泉的人气当选,当选以后再过河拆桥,所以反对派也说话底气不足。

所以小泉就得理不让人:你投了反对票,我就不给你自民党公认的资格,换句话就是自民党不支持你。不但如此,小泉还干脆斩尽杀绝,采取所谓“刺客”战术,也就是送一个有名望的人到你的选举区去以自民党公认候选人的资格参选,把你那点残存的以无党派人士参选的指望也彻底打消,结了你的扎,看你怎么闹。

又回过头来了,就算小泉这次给闹成了,这也只是“净化”了众议院啊,并没有对参议院有任何动作,而且众议院本来就支持了他,闹来闹去,于事有补吗?

有。既然是议会民主制,你就不能太意气用事,得让选民看得过去,要不然你就不要在外面混了。如果这次小泉在选举中获胜,那就是说选民支持小泉改革。参议院再一次审理邮政民营化法案时,自民党内没有人敢造反了,或者说没有人能造反了:选民们刚刚表明了意见,怎么了,你和选民们就是过不去?

有点不可想象,日本本来是一个讲究和气中庸的社会,怎么会发生如此不给对方面子的事情呢?

这与小泉的个人性格有关。小泉这人气量很小,爱记仇。前几年小泉和小渊惠三,娓山静六一起竞选自民党总裁。当时大家都看好小渊,因为小渊派当时是最大派阀。可是也有人指出了一点,小渊并不是不可战胜的。如果小渊在第一轮投票中不能直接过半数的话,在第二轮投票时,第三名将票投给第二名就能够战胜小渊。在《每日新闻》的电视辩论会上当主持人提到这个问题时,娓山静六表示如果他是第三名的话,他就在第二轮选举时支持小泉。而小泉则坚决不松口,自始自终就一句话:“我不可能是最后一名”。(结果是,小渊第一轮就过了半数,而小泉恰恰就是最后一名!)

再举一个例子,小泉是离了婚的(离婚本身在日本就不多见,政治家离婚就是罕见了),老大老二跟了他,前妻带走了小三子。前不久,那小三子去找小泉想认爹,而小泉拒绝见面,说:“我讨厌你们”!

这就是小泉的为人。以他的为人来看,能轻饶了那些造反议员还真不是小泉了。但小泉人气的理由也就在此:和以往的政治家不一样,小泉敢说敢干。你别说他说的尽是废话,干的尽是傻事,但有很多日本人把现今日本社会的众多问题归结到老政治家们的窝囊劲上,现在有了一个敢公开叫板对着干的邪头,就把希望寄托到这个邪头身上去了。说废话总比不说话好,干傻事总比不干事好。

小泉的个人性格只是这次邮政解散的一方面,小泉敢这样干还有一方面就是这几年日本社会环境的变化————邪头在见多。

长野县有个知事叫田中康夫,原来是个作家,不知怎么的想起来参选知事,还选上了。打的也是改革的旗号,一上台就和县议会干上了。去年7月份,县议会通过了一个对知事的不信任决议,要赶知事下台!

当时田中知事有两种选择:其一,解散议会,大家一起完蛋。重新选举,看谁厉害。第二,不啃声,24小时后决议生效,知事自动下台,重新选知事。这位田中可称得上是一代损王,他采取了第二种方法。田中知事在办公室里坐了24小时,决议生效,知事自动下台,重新选举。这时候田中前知事宣布:他将再次参选!

这一下议会就傻了眼,田中这家伙可太会恶心人了。凭田中和传媒的关系,这件事肯定会被炒做成改革和反改革,田中再选几乎是肯定的,这一下咱们哥儿们怎么混?果然田中在随后的8月份选举中大胜,议会的自民党会派9月份宣布解散,大家只能认了田中是大哥大,从此以后由大哥带着大家混吧。

这事儿可真新鲜。议会和知事不都是选出来的吗?不都代表着“民意”吗?原来民意和民意还能比大小!不仅如此,新民意好像还比老民意吃得开。

与是大家都学开了,桥本龙太郎的弟弟桥本大二郎是高知县知事。去年10月因为金钱问题被高知地方法院宣判有罪,县议会就通过了一个决议劝他辞职。这位大二郎从田中那儿学会了恶心人,于是很痛快地就辞了职,重新参选,再次选上。看你们议会怎么收场。弄得现在议会不敢随便和地方行政首长作对,算是怕了这拨借人气来恶心人的青皮光棍。

有了这些个前例,加上强权在手,真理在握,你说小泉还怕谁?络腮胡子一天刮三遍————你不让我露脸,我就不让你露头!现在不是大家要不要一起混的问题,而是我要混但不让你混。这就是这次解散的“有据”。

但是,这次的解散,还是没有“根”的,为什么这么说?以后再接着侃。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