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小懒
苏小懒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40,819
  • 关注人气:8,1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极秘包裹

(2014-08-23 21:26:32)
标签:

杂谈

极秘包裹

文/奈良富弥(旅日作家)

每场网拍,都是一场暗藏心机的战局!

星期假日,小君不出门,宅在家里守着拍卖网,是她最热衷的娱乐。

没什么一定要买的东西,只是随便逛逛。二手名牌、二手相机、二手玩具、二手家具……什么都能逛。看买家出价过程、加价手段,以及追逐剩余时间的高潮迭起,有时来个出其不意的大逆转,每每欲罢不能守到三更半夜,最后总是搞得比出门逛街还要累。

一如往常的星期日晚上,小君守在拍卖网,看讹虞我诈的加价时间点和金额波动,看得两眼发直、肩膀僵硬。一张刚被贴上限时专区的骨董窗边桌,引起小君全神贯注,她放大每张局部照片仔细察看,怎么看都不像仿古,尤其是原木纹路和桌脚的工法,无庸置疑是张保存完好的欧洲骨董家具,小君赞叹。

卖家没标底价,只有直购价四千元和邮资由卖家负担的说明。

小君一直想买一张窗边桌,放在靠抚远街那面窗前,宅在家就可以看着窗外,喝杯网络咖啡。只是在有限预算内,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货色。

她等不及跟着对手玩加价游戏,虽然少了心跳加速的竞标过程,等于失去网拍乐趣,但是千载难逢的好货色,怎能拱手让人!小君当机立断以直购价买下那张骨董窗边桌。并约好星期二晚上宅配到家。

小君对星期二充满幻想。下午六点一到,她迫不及待飞奔回家,迎接来自宫廷梦幻般的桌子。等到窗边桌摆好位置,宅女的生活将多一面辽阔的窗景。小君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她坐在沙发上,哼着周杰伦的公主病,等了十多分钟,电铃终于响了,她冲到门口,签了名,请宅配男帮忙一起把窗边桌包裹搬进客厅内。

送走宅配男,小君锁好门,满心期待拿着美工刀,小心翼翼拆开封胶处,打开纸箱。怪了!怎么没有桌面?只有四支用气泡垫紧紧捆了好几层的棍状物,棍状物还两大、两小!可能是卖家寄错了,小君直觉。

她马上上网找卖家和交易纪录,可是,数据已全数被删除了。

小君回到纸箱前,找到送货单上寄件人的电话号码,拨了电话过去,竟然是空号。一股被骗的火气冲进脑门,小君想起货到付款,可是宅配男竟然没跟她收钱。于是打了电话到宅配公司,宅配公司草草回答联络不到寄货人,无法退货,这样不负责任的话搪塞了事。

搞什么连环乌龙!小君口中抱怨,心中庆幸至少没付冤枉钱。

反正货也退不回去,姑且拆开来看看,小君这样想,美工刀已经划开了气泡垫。

她想象可能是骨董花瓶之类的,才会包装得如此费心。

逆着气泡垫捆绑的方向,一层层拆开,里面出现一支卷在白色毛巾内、两端较为宽大的棍状物,白色毛巾外层还紧紧捆着几十层保鲜膜。小君拆着保鲜膜,莫名其妙毛了起来,一股阴凉感窜进全身,想要停手,可是保鲜膜已经到了尽头。

一支约三十几公分的大腿骨,从毛巾里滑了出来,硬生生掉落在地板上,滚了好几圈后,停在小君眼前。小君尖叫了出来。

要不是两个月前,才到瑞芳墓地捡外公的骨,小君可能会以为眼前的大腿骨,不过是整人玩具。可是,那大腿骨的重量和颜色,还有关节部位的弧度,千真万确就是死人骨头呀!她两眼发直,想要离开现场,可是身体却动也动不了,固定在地板上。

不知过了多久,小君像是回了魂,慢慢移动僵硬的双手,用拆下来的气泡垫和保鲜膜,盖住那支大腿骨,挪动麻痹了的双脚,一跛一蹬走到电脑前,上网搜寻一连串类似那个卖家的关键词,终究都成了白费工夫。

她想起交易时,有封成交信函寄到信箱,于是打开收信匣。

「如果妳敢报警,或者告诉任何人,妳将变成另一具被分解的白骨……白骨若有任何闪失,妳也会变成另一具身首异处的白骨……」

一封没有署名的恐吓信,像一阵阴风,迎面袭击小君全身上下。

小君寒毛直竖、惊吓过度,几乎忘记要呼吸。她呆坐在电脑前,不敢回到客厅,不敢出声,不敢告诉任何人。

搞不清楚自己有没有睡着过。意识到天亮时,小君还呆坐在电脑前。

她鼓起全世界的勇气,深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客厅,抓起一叠报纸,盖在那支大腿骨上,然后将报纸和大腿骨一把抓,丢进寄来的纸箱中,连同气泡垫、保鲜膜也一起塞进纸箱里,用胶带封了起来。

报警!报警!她满脑想报警。可是不想被分解成另一具白骨。

纸箱和白骨该放哪里?是眼前最棘手的问题。眼不见为净的地方,除了阳台,没有第二选择。可是!万一被发现,匿藏尸体,就是罪证确凿的现行犯。放室内的话,纸箱太大,衣柜、书柜都塞不进去。犹豫跟着时钟一直走到该出门上班的时间点,什么决定都下不了。最后,纸箱被推到客厅墙角,上面盖上几张旧报纸。

锁上门,在公寓楼梯口、巷弄转角、公交车站牌、人挤人的公交车中、公司前的马路上……不管走到哪里,小君都感觉到一对阴森的双眼,正在某处监视着自己,只有进到办公室,才可以感觉到一点点安心。

她坐在电脑前,绞尽脑汁联想与卖家有关的关键词,继续搜寻卖家的下落。中午休息时间,找了比平常多的人一起吃饭,下班后不敢回家,在诚品闷逛到不得不回家时。

这肯定是凶手处理尸体,不!是弃尸的手段!小君愈想愈愤慨。

只是网购,怎会扯上杀人事件!她陷入一连串发散性的思考,其他的骨头,都到哪里去了?是不是也用同样的方式,分别被寄送到其他买家的家里去了?或者那个杀人卖家还在网络上,物色其他无辜的买家?不如自己也用同样的方式,把白骨寄到下一个倒霉鬼买家去?她在末班公交车上胡思乱想,想不出对策。车窗外民生社区的老树黑得如鬼影,她两眼发直叹了好长一口气。

终究回到了家,进门的瞬间,那间还要付几十年代款的中古公寓,竟然涌上一股鬼屋般的阴冷感。想想那几支身首异处的腿骨,还真可怜,小君在玄关同情起白骨来,却离得远远不敢靠近,连正眼都不敢瞧一眼。

三支未拆封,加上滚在地板上那支大腿骨,两大两小,会是同一个人的两支大腿骨?和两支小腿骨吗?或者非同一个人的骨头?这凶杀案到底卷进了多少人?小君脑袋像被下了咒,不断联想那些见鬼的问题,却想都不想去拆封比对。

「为什么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我跟你无冤无愁,为什么把我也扯进去?

给我地址,我把包裹寄回去还给你。」

小君硬着头皮,发抖的食指按下鼠标左键,回寄一封信,到恐吓信寄来的陌生网址。

她坐在电脑前,等不到对方的回应。竟然想起美国拍卖网上,网拍婴儿的加价过程,买家收到的可能是一具狗尸体,或者更惊悚的东西……她不想再联想下去,可是两天前在网络上看到的那段杀人过程全记录影片,竟然像回放一样出现在眼前。小君开始怀疑那些影片可能不是合成,网络世界里没有人会信以为真的心态,正适合用来隐藏或娱乐残暴血腥的事实。

整晚,她明显感觉到自己心律不整,直冒冷汗。跟白骨共处一室的恐惧,已经到达临界点,她准备好简单的行李,打算到同学家过游牧生活。

「我家漏水」「楼上整修,吵到睡不着」能赖多久算多久,总之那个被白骨侵占的家,能不回去就暂时先不回去。

只是白骨事件,几乎要把小君逼成了精神病患。眼前晃过的每个人,男人、女人、老人、小孩、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家里是不是也藏着其他被分尸的白骨?

不能说,不能问,不能报警,这阴魂不散的白骨事件,何时才会放过自己?小君陷入沉思的时间一天比一天长。

而那股被监视的感觉,一天比一天强烈。她经常被匆促擦身而过的人影,吓到惊声尖叫或者弹跳起来,甚至一个人走的夜路,被暗杀或绑架的妄想和恐惧,怎么自制都停不了。

轮流住了几个同学家后,她异常感觉到寂寞。她有很多素未谋面的网友和博友,却没有几个可以收留自己的好朋友。她常在交友网上搞暧昧,最无助的时候,连个可以保护自己的男朋友都没有。

不得不回家的夜晚,只好打开所有电灯,彻夜开着电视,向白骨示威。

熬到早上,昏昏沉沉地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睡着,也不确定是不是梦境曾经出现过,脑海中竟然映留着四支白骨在客厅舞动的画面。

不用别人说,小君都知道自己变得一天比一天怪异。像是被鬼附身一样,脸颊凹陷、眼框发黑、眼神僵直。以前大言不信鬼神,白骨事件求之无门后,下班偷偷摸摸站在行天宫、龙山寺,诸佛众神前口中念念有词,每个星期日早上、下午赶场到不同教堂,祈求早日解脱。没想到人生在走投无路时,唯一能投诉的竟然只剩下看不见也摸不着的众神了。

她愈想愈不甘心,几度走到警察局门口,那股被监视、被暗杀的感觉就会特别强烈,最后总是绕过警察局,构思下一次报警计划。

路经一家飘着线香的印度风家居店,竟然不由自主走了进去,不明究理挑了一条桌巾、一对烛台和一盒蜡烛。宅女的单身生活,演变成了与白骨同居的日常生活,小君回想这一个月来的人生,竟然如此戏剧性。

逃避回家又不得不踏进家门时,胸口袭上一股无法形容的沉重感,小君想象那很可能就是不爱回家的父亲一直以来的心情,她想起很多以前没有在意过的事。她的情绪起伏更是一天比一天无法控制,将白骨引狼入室的是自己,她反省自己沉迷网购是个根本的错误。进到客厅,看到墙角的白骨纸箱又发起火来,她并没有妥协于与白骨共处,且恨不得马上把它们轰出去,可是竟然把买回来的桌巾,盖在那纸箱上,摆好烛台,插上蜡烛,俨然成了供桌。

一张可以望着抚远街绿意的窗边桌,竟然演变成一箱隐藏着白骨的供桌!

这荒诞的故事没有人会相信,什么时候才要落幕?法治社会保护奉公守法的公民,我为什么要受非法之徒摆布?生活在恐惧当中?不甘心再次累积到了爆发点,小君铁了心,跨着比平常迅速的步伐,往警察局走去。

她压抑气喘如牛的呼吸声,看着警察局的灯光就在眼前,照亮着此刻过后的光明。可是,就在和警察局只隔一条小巷的无人公园路边,竟然被一部脚踏车追撞,扑倒在路边。

回过神来,脚踏车黑影已经转进深巷暗处中。

小君像逃命一样拼命往回跑,回到家后,颤抖的身子久久停不下来。

这肯定不是单纯的车祸!她直觉那个脚踏车黑影,充满警告的意味。甚至,卖家把白骨寄到家里来,不是偶发事件,是长时间观察后,伺机而动的结果。

她想不起自己曾经与谁结怨。那个开了所有灯的房间,像个暗处,恐惧无所不在。

熬过漫长的厄夜,小君赶紧出门到公司。八点不到,办公室内只有打扫阿姨和自己两个人。

「王小姐,最近都很早」

「睡不着」

「你们年轻人都爱上网,上到不睡觉,真的很伤脑筋!我那个女儿也常在网络上跟人家竞标什么东西来的,我搞不懂啦,反正就是搞到三更半夜不睡觉……」小君半晃神,半听着打扫阿姨发牢骚。

「买回来的东西,还不准我看,神秘兮兮的,就怕她被骗……新闻上有说,那种贩毒、卖假药的啦……现在年轻人真的很伤脑筋……」

小君愈来愈肯定那个寄白骨来的卖家,选定自己为目标,是一种网络脱罪手法。只要知道对方习惯上网的时间和网址,就可以伪装成陌生卖家,进行各种欺瞒交易。为数不多的朋友里,每个人都知道自己习惯在星期日守着拍卖网,网友和博友只要透过社群网站,二十四小时都可以掌握自己的上线状态,甚至连打扫阿姨都知道自己喜欢网购。

小君觉得自己像一台故障的测谎机,身边所有人都是嫌疑犯,却找不出丝毫破绽。只要一想到那个恶徒卖家,对自己的作息了如指掌,恐怖指数就直线上升,再想到下一个目标,很可能是自己,恐怖指数已经破表,她的身心完全崩溃。

「你就放了我吧!如果我们相识,何必这样折磨我!

拜托你,麻烦你,给我地址,我把包裹寄还给你。

我等你一个月,如果再没有回应,一个月后,我一定会处理掉包裹。」

有如壮士断腕的决心,非解决掉白骨不可,小君再回一封信,给那个躲在暗处监视自己,不动声色的恶徒。

一个月的每一天,都是漫长的等待。上班时,小君无心工作一再确认信箱,下班后也持续挂在网络上,等待恶徒卖家的来信。

虽然打从一开始,就抱着渺茫的机率,悲观等待回信。而奇迹终究只发生在别人身上,小君心情的弧线,一天天下滑,最后,滑到了谷底。

就在一个月过后的第三天,小君闷着绝望的心回到家。一个电视机纸箱大小的大型包裹,堂堂放在家门口。

又来了!严重包裹恐惧症的小君,后脑像被巨雷劈进一样,上万瓦的愤怒几乎要从口中嘶吼而出。她全身发抖,颜面和脑袋同时惨白。

「是不是搬不动呀?要不要帮妳搬进屋内?」隔壁老夫妇亲切的问候,小君如反射动作般挥手婉拒。

经过公寓走廊的邻居们,从亲切问候到变成异样眼光,不断飘向小君和大型包裹。小君无奈只好先把包裹推进家里去。

「再也找不到比妳家更安全的停尸间了。

剩下的部分,也麻烦妳照料了,

我会在暗处,保护你和骨公的安全。」一封打字的信,贴在包裹上方。

小君动也不动,站在两个白骨包裹中间,愤怒、发抖、不知所措。

(原文刊于《读者原创版·全世爱》8月号,总第12期)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