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苏小懒
苏小懒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40,763
  • 关注人气:8,1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也许不会那么难受和难堪

(2014-08-15 19:37:08)
标签:

杂谈

那是在高一,八人间宿舍里,我因家中有事,报道晚了两天,推开门时已经拉帮结派的室友正两三个一聚,交头接耳说着悄悄话。没有人对拖着大包小包的我有任何表示,推开门的刹那,仅仅是空气停滞了几秒,她们便重新进入早已搭建好的七人世界。

一个人闷头收拾行李,挂好蚊帐铺好床单已经是晚上六点,但室友们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我只好主动出击。

“我说,咳咳,有人去食堂吃饭吗?”

这句话被淹在他们的欢谈笑语中,就在我尴尬地一个人拿好不锈钢饭盒准备出去时,睡在我斜上方的氯气突然从床上坐起来,“等下。”她说,“我去。”

我感激得不知如何是好。等她下床换了鞋子披上外套,刚出宿舍门,她快人快语:“其实我吃过了,只是觉得有个人陪着,你也许不会那么难受和难堪。”

是的,那时的我们,做什么事情,都不想一个人,或者说,不想别人看到,我是一个人——走在吃饭、上厕所,去教室、打水、放学、逛街……的路上。

格外感激,自此跟氯气渐渐熟悉起来。

氯气的真实姓名,大抵是和氯气的化学式相近,偶尔有个男生像发现新大陆般这样叫她,她倒挺高兴,像是自己有了神秘代号,于是大家便相继这样叫她。

高中女生的友谊最是脆弱、易断,班中宿舍里的女生几乎天天都在交恶,谁说谁的坏话、谁没有等谁去吃饭、谁又偷了谁的钱……吵得最凶的隔壁宿舍女生,甚至号召了男朋友的舍友把曾经最为亲密的下铺拖到男生厕所暴打了一顿。

我和氯气的友谊却日见浓厚,我的性格一直大大咧咧,氯气呢又从不拘泥于小节,生病彼此照顾,暗恋未遂抱着嚎啕大哭,考试测验不及格痛不欲生……我们分享并见证着彼此青葱岁月里所有的成长和烦恼,除了上课不坐在同一个位置,像连体人般亲密无间,形影不离。直到高考各奔东西,她去了石家庄一所师范大学,而我西去了北京。

我们很快有了各自不同的校园生活,也结交了完全迥异的朋友和同学。初入大学的紧张、兴奋、新鲜,在第一个月里几乎天天通电话之后,联系越来越少。而我俩,也渐渐习惯了彼此没有任何交集的生活。

大三那年中秋节的晚上,氯气突然打我手机,接通后便一直哭,我听了好久才知她男友劈腿,却不知如何安慰。

我想,倘若我们见面,可以帮她擦眼泪,递上一张纸巾,如果都做不了,那就给她个肩膀依靠,或听她大哭发泄所有负面情绪……但与她隔着几百公里的我只能干巴巴且无力地重复着,“我知道了,想哭就哭吧,我陪着你。”

直到半个小时后她挂了电话。

大学毕业没多久,氯气竟然来了北京,一家外贸公司去她所在的大学招聘,三试之后,她成功应聘。我请她搬来与我合租,她执意不肯,只好买了两件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提过去算是庆祝。北京城实在太大,同一座城市里,一个月竟见不上一次面。

当年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生活纯粹的我们,曾有着共同的来自各科老师布置的考试、作业,以及升学的烦恼……眼下,这烦恼,已千变万化,沉重复杂到关乎生存和前程,加班,被老板骂,公司绩效考核、人事调整……

真正让我俩友谊崩塌的,是爱情。

我属于早婚一族,毕业没多久就跟先生扯了证。而氯气情商一向低,只知玩命对人好,又是外貌协会的会员,长得帅一点的男生但凡主动些,对她好一些,性格底细全不清楚,她已深深陷进去,五年内接连交了三个男朋友,都无结婚打算,至少“十年内不打算结婚”,且摊牌的时候理直气壮,“能等就等,不然就分”。

眼见着周围的朋友们结婚生子,在氯气抱怨前男友对自己恶劣时,怒其不争的我终于忍不住对她大骂,仗着交情深,因此语气重了些,说她“被男人耍,她以为是真爱,对方却当她是床伴”之类的混帐话。

氯气气得浑身发抖,当着我的面大哭,话出口的刹那,我知道过分了。

可覆水难收,想要缓和,琢磨着如何往回凿吧的时候,氯气已经站起身,一个人离开。

我想追上去,却被她怒视的目光震慑到,想要解释的话连自己都觉得无力。

晚上收到氯气的短信:我幻想着他们还是爱我的,只不过是真的不想现在就结婚。你为什么一定要说出真相,连这一点自尊都不肯留给我?

此后,氯气再没有联系我,她换了电话,QQ、微信全被拉黑,她甚至搬了家。

是我越过了与她之间的界限,不知轻重把亲密无间当成友谊发展的最高阶段。待明白这一点时,为时已晚。

人们喜欢把友谊比作常青树,寓意繁盛、交情挚深,在本该滋养灌溉的我最为在乎和珍惜的氯气面前,我却铲到了这友谊之树的根。

我和她,就这样彻底失去了联系。

在这个见过几次面、吃过几顿饭就可以称对方为闺蜜的世俗社会里,在曾经被客户刁难,被老板责骂,被同事陷害,被编辑羞辱……无数个难受和难堪的时候,当我一个人坐地铁,乘公交车,去蛋糕店,逛街,遇到靠谱踏实的男孩子时,买到心仪的衣服,吃到绝味的美食时……

氯气,其实我只想到你。

清晰得记得那年你痛快利落的声音——

“等下。”

“我去。”

也许再不会有人像你那样,主动对我伸出友谊之手:“只是觉得有个人陪着,你也许不会那么难受和难堪。”

可是很遗憾。

在你希望有个人陪着也许不会那么难受和难堪的时候,我却给了你致命一击。

也许不会那么难受和难堪

氯气,你在哪儿?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