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东方
新东方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689,312
  • 关注人气:270,1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印象·周成刚

(2006-07-25 17:33:50)
分类: 【C】【众名师印象】

[来源:新东方网 作者:刘宝华]

  周成刚不知道算不算名人,如果问全国人民,知道他的肯定不多,但在一些人群中,他有着很高的知名度甚至号召力。我在这样一个名人手下工作着,但对他的了解,也仅限于印象而已。

  第一次见校长周成刚是2004年8月。那时我在太原的一个小杂志社混日子,每天冒充采访瞎溜达,不出去瞎溜达的时候就在电脑上跟人瞎聊QQ。我觉得这不是个办法。后来聊QQ碰见一个老同学,在北京混,他跟我说新东方在招人啊,要不要来啊。我想起5月份去北京玩过,郭林的卤鹅头非常好吃,我一口气吃了六个卤鹅头,于是我给新东方投了简历。

  8月25日,新东方大人要我来面试,这是我第一次见周成刚。出租车倒火车,火车倒公共汽车从太原柴市巷来到北京北四环。那天下着雨,我做了一份笔试题,内容是写一篇作文之类的,又跟几个不认识的主管主任面谈了半天,终于结束了。这时我跟面试我的人来到四楼走廊,在一个办公室门口等着,门里面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个中等个头的男人戴着黑边眼镜,看了我一眼。跟旁边的人说“这就是那个山西来的小伙子是吧”,然后又跟他们说别的事,我也没跟他打招呼。他穿一件浅色带格纹短袖衬衣,干净利落,说话走路很快,微微留着胡子茬。我当时想“这就是所谓的北京方式吧”,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周成刚。知道了以后,觉得这人有几分潇洒,几分性感,几分味道。

  说实话,到新东方之前我没有听说过他,不但他,连俞敏洪也不知道。你知道,一个对中文抱着“语不惊人死不休”态度的人是不会对英语多来电的。来了之后也时常感到纳闷——为什么讲座的时候他们看到“他们”会如此激动?

  来了以后第一次有印象的事是2004年11月份,北京新东方学校培训新老师。在晚上的联欢上,有一个游戏是把老俞、老周(我面前叫他周老师,背后叫他老周。也不是因为他老,我朋友也管我叫老刘。我估计这些“老”不是老头的“老”,是老朋友的“老”吧。)请上台来,让他们比赛把身上所有的衣服结起来,谁结得长谁就得胜。我当时还在想着“这样的游戏,让这些总裁、校长来玩,能行吗”,只见一声令下,老俞、老周三下五除二已经基本脱光——外套、毛衣、皮带都脱下来结在了一起,后来不知道谁第一个连内衣都脱了下来,于是内衣、鞋带,又是一番忙乎,两个人都光膀子了。游戏结束后忘了是老俞还是老周说的,“无论什么样的游戏,我们都要投入去玩,今天如果我们俩不投入,你们会失望。人生也是一样,如果不投入,我们自己也会失望。”

  我一直对这老俞、老周光着膀子结衣服的情景印象深刻。从这件小事上我看到了新东方的与众不同。不敢想象我以前公司的老总会玩这样的游戏,如果有员工敢设计这样的游戏,那他不是脑子出了问题就是不想混下去了。老俞、老周能够脱光膀子“与民同乐”,除了他们说的认真投入以外,我觉得是因为新东方的领导有一种少年心气和书生意气,俞徐王三驾马车是这样,周成刚也是这样,有时直得可敬,有时憨得可爱。

  新东方上下级关系模糊得令人发指。在一般公司,在厕所和领导不期而遇是最尴尬的了吧,在新东方,我跟你保证,如果在厕所遇到周成刚先生,你可以无比崇敬地问候他:“校长,上厕所这种小事您还亲自来啊?”如果你不知道他是周成刚,在众人中你也很难看出他是校长,这恐怕也是我当年没有认出他来的原因吧。不过你一般也不会想到“平易近人”之类的词,那么高高在上的词儿怎么可以用在校长身上?他只是“我们”中的一员,只不过办公室在那边罢了。

  做校长是要日理万机的。因为我在新东方的工作是写写字、拍拍照,而我碰巧也是个男的,所以我遇到周成刚先生的地点不外乎以下几个:校长办公室(通常是因为媒体采访)、校长的坐驾(通常是因为外出参加表彰会需要留影)、我的座位(通常是校长顺路或特意来看看我们,我们也不用站起来表示一下)、走廊、男厕所。所以我对周成刚的了解,也仅限于印象而已。

  身为一个前教师、记者,周成刚对文字的敏感和拿捏是常人难以企及的。他的细心和发现问题的能力也是让人头疼的,网站上、各种宣传材料上似乎总能让他发现错字、文法错误。同时,他的好脾气和和蔼也是让人难以置信的。有几次他笑呵呵地告诉我哪里哪里又有错误啦,给学员、给大家看的东西要细心细心再细心啊之类;然后又告诉我他多数情况下看到错误不会告诉我,最多让其他人转达一下赶紧改了就好。让我不要有压力,好好做,再细心点就好。

  但有一次的情况比较严重。部门做了一个宣传小册子,因为要得太紧,所有程序都是疯赶,但等出来后也还算精美,我们随手翻着都感到欣慰,总算松了口气。正在此时,校长传话让文案、设计、校对、主管、主任统统到小会议室开会。在会上,校长拿着新出笼的小册子一页一页、一行一行地为我们指出了所有在文字、文法、常识甚至电话号码方面的错误,最后统计出的数字惊人,几乎每页都有错误。我们都傻了。这一次校长没有面带微笑,而是表情严肃、语重心长,指出错误之后还跟我们讲了许多,最后告诉我们,他之所以关起门来批评我们,是不想让其他同事看到、听到,有了错误没关系,悄悄地批评;有了成绩就在大家面前表扬,希望我们能够尽快做出让他可以在大家面前表扬我们的事情。我感动得都快哭出来了,心想,都是出来混的,能遇到这样的领导容易吗?!

  身为前BBC的记者、主持人,不知道老周被中国的某些蹩脚记者们折磨的感受如何。我常常伴随他度过这样的场面,真替他着急。不知道那些记者是在老周面前显得过于稚嫩还是报社和电视台总是让那些过于稚嫩的年轻记者们来拿老周练手。反正当你看到完全不对称的两方在讨论一些深奥的问题时,总忍不住有点手痒痒。老周可能经历得多了,总是一边笑呵呵地对付着记者们千篇一律的问题,一边幽雅地摆着POSE让我尽情咔嚓、咔嚓,然后事后告诉我照得还不够好。要注意构图。

  跟老师、员工们嘻嘻哈哈的周成刚在一些应酬场合却是不甚积极的。跟随他出席过几次先进表彰之类的活动,在宴会中他总是最沉默的一个,其他学校的负责人都争相跑到市领导桌上敬酒献烟,互相之间也推杯换盏、嘘寒问暖,老周却哪也不去,只坐在座上低头吃菜。等其他学校的负责人们一个个前来递名片、报家门时才不得不站起来一一应酬,发着、发着却发现名片没有了,又被一些过于热情的同行们拉去签名、留电话。老周很无奈,总说:“要把精力放在搞好教学上嘛,这种场合再积极有什么用?都是虚的东西。”

  听说老周跟我一样,双鱼座,B型血。不知道他工作以外的时间怎么打发,我看到他的时候他都在为新东方活着。身为前记者的他也对摄影很发烧,曾送给我一本人物摄影的书,据说是他老婆在网上买的,点错了买了三本,于是送我一本。他曾说过有时间一定要指导指导我如何构图——等他有时间?这就像是听要分手的情侣跟对方说,“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跟你好。”他有一架佳能EOS1D的数码单反——天,能用那种相机,闭眼睛照都可以了,还学什么构图啊?

  学校开中年运动会的时候,休息时间周成刚先生要跟我比赛投篮,结果他打错了算盘。虽然我是踢足球出身,但那天很走运,投五中四,他投五中一,真后悔没跟他赌点什么。不过赌了也没用,因为比完以后周先生说我的命中率比较高,他的姿势比较规范漂亮,算是打平了。你应该知道,新东方人都这样。

  作为他身边的工作人员,我和周成刚先生每天在多数时间里距离不到一百米,但我对他的了解也仅仅限于印象而已。我所知道的周成刚,和你们在报纸上知道的没什么两样。

相关阅读:

  印象·周成刚
  实力超女翟梦:新东方是我最大的瘾
  王媛:新东方讲台上的新闻女主播
  强浩:用智慧照亮人生
  穿着汉服执教三尺讲台
  丁卉林:美丽名模执教新东方
  那个孩子,谢谢你
  新东方的超级“臭屁王”

相关链接:

  新东方课堂新东方播客俞敏洪文档王 强文选徐小平专栏
  众名师印象游学新东方东方大事记聚焦新东方新东方文化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