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叶永烈
叶永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899,599
  • 关注人气:278,1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叶永烈:双人伞

(2015-09-11 09:55:08)
标签:

育儿

叶永烈

分类: 叶永烈:散文

         叶永烈:双人伞

叶永烈:双人伞

叶永烈:双人伞

                                   
  

江南多雨。春日潇潇春雨,夏日以雷鸣夏,秋日绵绵秋雨,冬日冷雨纷飞。

每当细雨飘飘洒洒,走在街上,行人之间隔着一道雨帘,仿佛各自坐在“的士”里一般,互不相干。这时,不再是各人头上一爿天,却是每人头上一顶伞。

雨天,我和妻外出,总爱共撑一把伞。伞下的世界,成了道地道地的“两人世界”。漫步在雨中,不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总是在同一把伞下。

我们买过各种各样的伞。不论是两折的、三折的,不论是尼龙的、花布的,不论是直柄的、弯柄的,也不论是有机玻璃把手、克罗米把手,总觉得不满意。因为通常的伞,只是单人伞,在雨中两人共撑,要么妻湿了右膀,要么我湿了左臂,要么妻湿了前襟,要么我湿了后背。我曾开笑玩地对妻说,最好买一顶警察岗亭用的大伞!

有一天,我和妻逛百货店,忽地见到一种从未见过的新伞:那伞虽说也是折叠伞,却有两个顶,一撑开来,伞面是椭圆形的!这伞,比通常的伞大了约莫三分之一……

“这是双人伞,杭州生产的新产品。”看到我和妻细细地观看那新奇的伞,售货小姐就走过来介绍道。

“买一把!”我和妻异口同声道。

从此,每逢雨天,我和妻总是同撑这把双人伞外出。这把双人伞,伞面上红黑方格,典雅大方。伞下,我和妻娓娓而谈,把风雨置于度外。很多人透过雨帘投来惊诧的目光,咦,这把伞怎么格外大?怎么是椭圆的?这时,我们感到分外的自豪。我曾听说,新疆维吾尔族姑娘走在街上,朝她看的人越多,她越自豪。这时,我们也似乎有着同样的自豪感。

有一回,风雨大作,黄豆般的雨滴落在汽车顶上,溅起一层密密的乳白色的水雾。行人用双手紧握伞柄,缩着头,靠边走。我们却撑着那把结结实实的双人伞,坦坦荡荡地信步雨中,偷闲观赏着急雨中的街景,头顶上伞布的蓬蓬声和脚下流水的哗哗声汇成一支骤雨交响乐……

自从有了这把双人伞,我们在雨中拥有属于自己的一丬天。

伞随人移。不论是迅雷猛雨,不论是如丝微雨,不管我们走到哪里,在伞下,永远无雨。

这伞,是一把“保护伞”,是一把“安全伞”。

回到家中,收起双人伞,透过窗玻璃上的水幕,望着倾盆而下的滂沱大雨,我不由得记起唐朝杜牧的诗句:“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此情此景,却忽地使我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我的家,是一把永远张开的硕大无朋的双人伞!正是在这把双人伞下,任凭窗外黑云翻墨,白雨跳珠,这里却是我和妻安安静静的“两人世界”。

我和妻,成了秤秆和秤锤似的不相离。每日同进同出。就连到附近小店里买点什么,也喜欢两人同去。我原本外出时骑自行车,而妻则不会骑车。为了保持与妻“同步”,我已经很久没有骑车了……  

我和妻已经走过金婚——结婚50周年,该算是“老夫老妻”了。最初,我们建立小家庭时,是一个“两人世界”。在人生的春天,那是一个忙忙碌碌的“两人世界”,我们忙于建设小家庭。有了两个儿子之后,“两人世界”不复存在。想不到,如今我们步入人生的秋天,随着两个儿子外迁,我们在上海的家再度变成“两人世界”。这时,我们倍觉那“世界”的另一半是何等的珍贵。我和妻真可以用“相依为命”四个字来形容。

每天,当我用电脑写作时,妻一有空,就来帮我打一阵。我笑称这是“男女双打”。

每天,当我和妻结束“双打”,在夕阳下散步。形影不离的我俩,仿佛依然同撑一把无形的双人伞似的。

每当我听见“我想有个家,一个不大的地方”的歌声时,心中就有一种自豪感:因为我有一个家,一个温暖的家。

家是我心中的绿洲。伞下的世界,是春风永驻的世界。

那回,我去美国探望小儿子。自然,我和妻同行。去美国,小儿子是“有车阶级”,我们也就用不着带伞。

回国之后,妻却找不到那把双人伞了──她太珍爱那把伞,藏在壁橱深处,藏得太好了,反而找不到了!

望着妻怅然若失的神态,我说:“不要紧,再去买一把就是了。”

我和她又去那家百货商店。可是,居然连那家百货商店都无从寻觅!已经“时过境迁”,那家百货商店已经被一家台商买去,另开新店了。新店里,没有双人伞。

我想,不至于只有那家百货商店卖双人伞吧。于是,每一回当我和妻逛商场时,总去看看雨伞柜台,希冀买到一把双人伞。很遗憾,我们竟然再也买不到双人伞。

不知哪位先哲说过这么一句话:“失去了的时候,方知拥有的珍贵。”

我把这句格言用在那把双人伞上,可算得上“活学活用”了。

事情富有戏剧性:天冷了,要用电火锅了。妻在壁橱里寻找电火锅,我打着手电筒在一侧帮忙。找呀,找呀,忽地在雪亮的电筒光柱中,闪过一团红黑相间的东西。那不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的双人伞吗?真可谓“得来全不费功夫”!

于是,在阴霾清冷的冬雨中,我和妻又撑开了那把失而复得的双人伞。

雨中,我们又有了一爿属于自己的流动的“天”。伞下,是一个小小的温馨的“两人世界”……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