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残雪
作家残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2,922
  • 关注人气:3,9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正文 字体大小:

回答美国读者的问题

(2012-03-13 06:50:09)
标签:

杂谈

 

 

    
    问题:你同其他中国作家有一点很不相同,那就是你经常谈论你的小说。你曾提到你想解释你自己的作品,以便更多的人懂得你的作品。我想,这对于读者来说当然是有用的,但也是危险的。阅读是对作品中隐藏的世界的再创造,但你已经向你的读者提供了这个世界的框架,他们除了追随你之外别无选择。你对这种情况感到担忧吗?
From Xinyi Bian

谢谢你。
你的问题有不少人向我提出过。我感到,我们正处在一个思想观念上发生改变的大时代。你对文学和文学批评的看法属于经典主义(以现实主义为主流)的看法。在经典主义时代,文学的自我意识远远没有当代文学这么高。现实主义文学只不过是反对“概念先行”的创作方法而已,但大部分作家都没有做到让作品完全进入本质的层次。那个时代提倡的是一种所谓“客观描写”的方法。即作者作为局外人来讲故事,将故事交给读者来评判。这种方法从哲学上来说有点类似于康德的形式主义的方法,它依据一些关键词(例如“典型环境”,“这一个”等)来评判作品。似乎是,只要读者在批评家的引导下掌握了这些关键词,就有希望进入作品里那个深层世界。但时代已经改变了,新型的写作是真正的个性化写作,创造中的作者与作品是同一个主体。这种具有高度自我意识的创作要达到的目标是人性的真理,是本质的文学。正因为这种新写作具有高度的自我意识,所以有不少这类作家能够评论自己的作品,并且也写下了许多不朽的评论,只不过我们大多数读者还不知道那些评论似的小说就是新型的评论而已。做自我评论的这样的作家包括卡夫卡,卡尔维诺,博尔赫斯,舒尔茨,但丁等人。
作家写小说和写评论是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但如果你仔细地去体会,这两种方式其实是来自同一个思维主体,是思维的两个方面。我一贯认为在当代,只有自己也能搞文学创作的那些人才能写好文学评论。这样的评论家,他身上的感性认识能力和理性认识能力同样强大,并处于很好的抗衡之中。我还没有听说哪个读者因为喜欢读评论,就能读懂小说了的。如果他读不懂,那就是能力不够,与他读评论无关。新型的阅读确实是再创造,读者必须发动自己内部的自我意识才能进入作品,这是阅读的前提。作者对自己作品的评论,或任何人对他的作品的评论,只是提供一种借鉴的方法,而不是给读者提供作品中隐藏的世界的框架。因为那个世界就在你的心里,你必须发动你自己的灵魂战争才有可能形成这个框架。这是很难很难的,但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这种文学属于勇敢的冒险者,而不属于坐等别人来“提供一个世界的框架”的懒人。
最后我想告诉你,我是小说家也是文学评论家,我在国内出版了大量的评论著作,而且已经在日本出版。耶鲁大学出版社也将出版我的评卡夫卡的著作《灵魂的城堡》。你在网上期刊可以查到我评论卡夫卡的英文文章。

0

阅读 收藏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